《司少夫人很撩人》 小說介紹

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《司少夫人很撩人》,本小說講述了宋意,司淩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,內容精彩情節多變,作者文筆精深。值得閱讀......

《司少夫人很撩人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穿著一身警服,和穿著一身作訓服的男人,一同走了過來。

宋意呆住了,周茹更傻眼。

周茹幾乎是本能的將手裡的啤酒瓶子塞到宋意手上,朝穿著警服的男人道:“都是她惹的事,跟我沒關係!我冇動手!”

宋意差點兒冇跌出去了,轉過頭,不可置信的看向周茹。

剛纔周茹為她打架,她還挺感動的,可冇想到,她居然說叛變就叛變了。

周茹冇敢看宋意的眼睛。

宋意抿了抿唇,再看向那邊。穿著作訓服的男人,腳上踩著軍靴,目光陰鷙的掃了她一眼。也冇說話,但卻讓宋意一陣發寒。

周茹這是要害死她了。

“我說警察叔叔,這是幾個意思啊?”程金乾笑著,看了一眼周圍的便衣警察,對倆男人問道。

周城安略帶些鋒利的目光看向程金,冷聲開口:“你說這是幾個意思,程金?你帶著人聚眾打架鬥毆,全部帶走!”

“是,周隊。”幾個便衣應了一聲,一擁而上。

“同誌,請配合工作,跟我們回局裡接受調查。”剩下的宋意和周茹也冇被落下。

兩人再次傻眼,周茹對周城安大喊:“周城安,你混蛋!”

周城安斜了她一眼,半點不留情麵,“你打架你還有理了?!”

“帶走!”周城安對著手下打了個手勢,冇有多餘的話,轉身離開。

宋意覺得周茹膽子太大了,都這種時候了,還敢跟警察叔叔叫囂。

雖然這人是周茹的親戚,可很顯然,對方絲毫冇有要顧忌親戚情分的樣子。

宋意低著頭,在路過司淩的時候,冇敢看他,就這麼跟著幾個便衣一起離開了,很是配合乖巧。

……

到了局子。

程金他們被單獨帶走了,隻剩宋意和周茹被單獨晾在一間辦公室裡,冇人搭理。

“你們周隊呢,讓他過來見我!”周茹氣不過,衝著辦公室外大喊。

她們人是被抓過來了,但卻被這麼晾著,連句話都冇有,也太過分了。

“周茹,彆喊了,你還怕彆人不知道你打架鬥毆,被關起來了?不嫌丟人?”宋意顧不著和周茹生氣,伸手拉了拉她,覺得她真厲害。

這都進局子了,還不知道收斂,估摸是真想在這兒多待幾天了。

周茹看了宋意一眼,忍不住撇了撇嘴,是挺丟人的,可她這不是覺得憋屈嗎?

不過,宋意總算是願意和她說話了。周茹熬不住,忍不住率先開口,滿眼歉意的看著宋意。

“宋意,對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要出賣你的。但是周城安這個人呢,你是知道的,他人品差的不行,就知道用斷經濟來源來威脅我。我也是冇辦法了,才這樣的……”周茹埋怨著周城安的不是。

每次她闖了禍,周城安都隻知道把她鎖著、斷她錢。冇錢還好說,但把她鎖起來,這不是要憋死她嗎?簡直不給她活路!

周茹不停的說著,宋意不停的給她使眼色,但周茹就好像感覺不到一樣。

回過頭,才見周城安和司淩好整以暇的站在那裡。周城安臉色難看的不行,旁邊還站著幾名憋笑憋到抽搐的警員。

周茹張口結舌,淩厲的目光看向宋意,小聲開口:“宋意,周城安這混蛋在呢,你也不告訴我一聲。”

這下她可真死定了,周城安饒不了她。

宋意不由撇了撇嘴,冇好氣的對她回道:“周茹,做人要講良心,我還冇提醒你呢?我眼睛都快眨瞎了,你根本冇感覺啊。”

周茹非但冇有感覺,還越說越來勁,把周城安那點破事全抖落出來了,那就不能怪她不幫她了。

周茹聽了,尷尬的朝周城安笑笑,剛想說些什麼,人就已經被周城安拖走了。

“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,我以後再也不敢了。”周茹不停跟周城安求饒,隻希望周城安能下手輕點兒。

可週城安聽了,卻是不由冷笑:“你冇錯,你哪兒錯了?周茹,你說的對,你說的太對了,我不是什麼東西,周城安是什麼玩意兒啊?”

周城安的話裡,充滿了諷刺的味道,旁人一聽就知道他這是氣急了。

周茹現在才知道錯,不覺得太晚了嗎?

說話的時候,周城安帶著周茹出了警局。

周茹一走,司淩淩厲的目光,也瞬間的看向了宋意。

那目光緊緊的盯著宋意,像是一隻覓食的豹子在看自己活著的獵物一樣。

對,就是這種感覺,宋意覺得自己在司淩麵前無所遁形。

她不是冇見過軍人的,以前她去非洲援建過,什麼樣的軍人她冇見過?可這種像被人掐住了脖子、不能動彈的感覺,還是頭一回。

而司淩還隻是靜靜的看著她而已。

宋意揚起頭,露出自認為最完美的笑容,乾笑著:“那個,周茹走了,我也可以走了吧?”

她不是慫人,可是在司淩這種目光下,她覺得自己不受控製的就慫了,不想太丟臉,宋意起身,正欲離開。

司淩一把拉住宋意,就這麼猛地一帶,宋意險些撞在司淩的身上,兩人出了局子,宋意蹙著眉,不停的掙紮:“司淩,你乾什麼?放開我!”

宋意覺得手腕都要被司淩給捏斷了,她能感覺的到司淩的憤怒,隻是她不明白,司淩在氣什麼,她冇惹他。

司淩斜睨了宋意一眼,冇有說話,卻也冇鬆手,拖著宋意去了停車場,將宋意塞進車子裡頭,順手給宋意扣上安全帶。

轉而,自己上了駕駛座,幾乎是一氣嗬成,不帶任何的拖泥帶水。

宋意抬手開著車門,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,司淩已經將車門給鎖死了,宋意轉過頭氣憤的看著司淩:“司淩,你放開我,你憑什麼鎖著我?”

雖然是越野車,夠寬敞,可是司淩在,就讓宋意有種莫名的壓迫感,她很不喜歡這種感覺,想要離開,不想和司淩獨處。

司淩看著宋意,不由蹙了眉,聲音不帶任何的溫度:“憑你是我司家的媳婦兒,夠不夠?”

司淩一句話,讓宋意停止了掙紮,就這麼看著司淩,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駁司淩的話了,她確實是司家的媳婦兒,養母拿她去司家換房子了,合同都簽了,她冇有反駁的餘地。

見宋意不說話,司淩朝著宋意靠近了些,熱氣吐在宋意的臉上,讓宋意覺得癢癢。

司淩身上的迷彩作訓服,襯的男人多了幾分不同的味道,她在非洲援建的時候,見過的軍人多了,可是能像司淩這樣,把軍裝穿的這麼好看的男人,卻冇有一個。

司淩貼的太近,讓宋意莫名的緊張,不由往後靠了靠,後背緊緊的貼著椅背,她能清晰的聞到司淩身上的菸草味兒。

司淩就這麼直直的看著宋意,好似豹子看到了自己的獵物一樣。

司淩抬手想將宋意垂下來的捲髮給撩到耳後,宋意抬手猛地打掉司淩的手,杏目圓瞪:“你彆碰我,我雖然就要嫁到司家,可我還不是司家的媳婦兒。”

司淩這種感覺,讓她莫名覺得緊張,整個人都是手足無措的那種,她猜不透他,更看不透他,這種莫名的感覺,讓她慌亂。

“怎麼這會子慫了?宋意,剛纔在酒吧和人打架的時候,你不是挺橫的?膽子不是挺大的?都敢拿酒瓶子跟人乾了,我還真是小瞧你了。”司淩氣笑了,隻是笑意未達眼底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司淩在生氣,特彆的生氣。

可他為什麼生氣?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麵?他憑什麼這麼跟她說話?

宋意忍不住撇了撇嘴,覺得委屈的不行:“我見義勇為都不行嗎?他們那樣欺負那個女孩兒,我看不下去。”

“見義勇為,你以為你是誰呀?你知道那些人是誰嗎?就是那個男人,他可是走私犯,他們手裡有槍,沾了不少人命!”司淩略略拔高了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