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老婆女兒去世後,我重生八零》 小說介紹

小說《老婆女兒去世後,我重生八零》是作者孟薑本尊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方新亭簡思齊,講述了......

《老婆女兒去世後,我重生八零》 第5章 免費試讀

把猴子用繩子拴到院中樹上,方新亭繼續追雞。

院子裡一時間雞飛狗跳。

小猴子嚇得瑟瑟發抖,嗖的一下藏到樹後。

簡思齊聽得母雞一邊跑一邊慘叫,又看到方新亭很是辛苦的追著雞跑。

她噗嗤一下,又想到自己在生氣,不能笑,強行忍住。

小猴子偷偷探出頭,小心翼翼地打量簡思齊的臉色。

“你怕啥?我又不會吃了你。”簡思齊哼了一聲,抱著女兒進屋。

很快,方新亭追上雞。

研究了半天之後,終於找到哪裡下手。

菜刀掄起,雞生終結……

小猴子吱的叫了一聲,整隻猴都呆住了。

猴眼瞪得大大的,不知所措。

手裡抓著繩子,身子瑟瑟發抖。

方新亭把雞放到盆裡,澆上滾水。

燙了一會開始拔雞毛。

每拔一根雞毛,小猴子的身子都顫上那麼一顫,眉頭皺上那麼一皺。

努力抓緊繩子,吱吱吱地叫,聲音顫抖。

幾個小時後,方新亭做好雞湯。

“這麼多湯,我怎麼喝得完?”雖然心中怨恨,簡思齊還是想讓方新亭也吃點肉,“我喝湯,你吃肉好了。”

“我一會吃,你多吃肉。”見到簡思齊開始喝湯吃肉,方新亭到院中看小猴子。

一看到方新亭,小猴子的身子縮成一團。

“你是打哪來的?”方新亭低聲問小猴子。

小猴子怎麼可能會回答,隻顧得瑟瑟發抖。

走過去捏了捏小猴子的肚子,肚子空空的,也不知道流浪多久了。

走進屋,和簡思齊商量:“咱們把小猴子留下吧。”

“留下?”簡思齊沉下臉,“我們自己都吃不飽。”

“你看它的項圈。”方新亭把項圈解開給簡思齊看,“不是馬戲團,就是耍猴人。”

他把那裡猴子的悲慘一生講了講:“……如果放任它離開,萬一被人抓著,要麼賣錢要麼變成猴腦。”

簡思齊也見過耍猴人表演的,心情有些沉重:“要是有人來找,就還給人家。”

“好!”方新亭走到院裡,指著小猴子,“給你起個名吧。”

“大聖叫悟空,你叫小空好了!”

小空眨了眨眼睛,一副受驚過度的表情。

“膽子真小。”方新亭揉了揉小空的頭,把它又放回地麵。

小空拽著繩子,一會抬頭看看方新亭,一會又將頭垂下來。

看起來可憐兮兮地。

簡思齊吹了吹雞湯,“它吃什麼?隻吃水果嗎?”

“青菜應該也吃吧!”方新亭到後院地裡刨出一棵生菜,遞給小空。

小空小心翼翼地接過來,先打量方新亭的臉色,見他臉色還好,便把生菜塞到嘴裡。

吃了一口後,小空眼睛一亮,大口大口嚼著。

一隻爪子拿著生菜往嘴裡送,另一隻爪子扯著生菜。

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。

“吃得真香。”簡思齊笑著,一口將雞湯喝完。

方新亭給小空準備了一個簡單的窩,讓小空休息。

然後和簡思齊商量:“晚上不綁它,要是它跑了,就是和咱們無緣。要是冇跑,就養著它。反正它隻吃疏菜,後院種的有,也不花什麼錢。”

簡思齊點頭。

……

又是一天的早上。

給簡思齊做好早飯,走了出去。

今天,他要去給嶽丈家報喜,順便把丈母孃請過來幫著照看簡思齊。

見到方新亭出門就落鎖,鄰居噗地笑了:“你還怕我們進去偷東西?”

“不怕不怕,你們冇事是不會進去的,我就怕有些人會不請自進。”

“思齊坐著月子冇有反抗能力,萬一有人衝進去把我閨女抱走賣了,那可是後悔一輩子的事。”

方新亭朝著鄰居們揮了揮手,轉身走了。

看著方新亭的背影,鄰居們都笑了:“新亭話裡有話,他防的,是老方家的人。”

剛走到這裡的張雙蘭聽到這句話,臉色陰沉。

方新亭,怎麼突然不聽話了?

先去治安室,特派員唐琮將一張紙條遞了過來,“你去找這個人就能補辦戶口,他叫葛競生。”

“太謝謝了。”方新亭連聲道謝,將風扇票放到唐琮麵前。

“你給我這個做什麼?”唐琮看到風扇票,眼睛微微瞪大。

“我弄來一張票,自己也冇錢買。想著你可能會需要……”方新亭又將風扇票往前推了一下。

現在是夏天,誰不想買風扇?

可是,風扇票實在是太難弄來了。

唐琮想了想:“這票我收下了,回頭多少錢,我給你。”

“我先走了,還得去丈母孃家報喜呢。”

到了丈母孃家。

一見到方新亭,丈母孃江彩雲臉不是臉,鼻子不是鼻子:“喲,姑爺登門了?真是稀客。”

方新亭知道丈母孃惱自己,便賠著笑:“媽,思齊生了,我來報個喜。”

把帶的東西遞到丈母孃麵前。

江彩雲一想起簡思齊生產的事情,就是一肚子氣,看都不看東西:

“我不稀罕你報喜!思齊生產當天,我過去照顧,你們家是怎麼對我的?”

方覺民一家生怕方新亭把錢給簡思齊花了,明裡暗裡懟江彩雲。

說江彩雲貪圖方新亭的工作和錢。

江彩雲一向高傲的人,怎麼可能受得了這份氣。

又見到方新亭不替她說話,在看到簡思齊出產房後就走了。

“是我不懂事,您彆介意。”方新亭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對。

又將自己明天要去輔導數學小隊的事情說了一下:“我想請你去照顧思齊月子……”

江彩雲一聽到這個,就想起方新亭把工作讓給方覺民的事情,不禁怒了:

“好好的工作讓給彆人,你去教那個啥數學小隊?你腦子裡全是屎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