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拒不複婚:前妻她身家千億》 小說介紹

《拒不複婚:前妻她身家千億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簡南卿陸經年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...

《拒不複婚:前妻她身家千億》 第7章 免費試讀

第7章

打電話不接,發簡訊不回。

從上次見到陸經年已經整整過去了十五個小時。

這讓盼著快點離婚的簡南卿感到非常的煩躁。

雖然醫生讓她好好臥床休息,但她已經徹底失去了耐性。

簡南卿乾脆拿了一遝列印好的離婚協議書,直接打了一輛車的去陸經年的公司堵人。

簡南卿知道陸經年是個工作狂,這三年來,不管颳風下雨,陸經年從來都冇有遲到早退過一天。

然而今天,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,簡南卿依舊冇有看到陸經年的影子。

『小歐,陸經年去找季雨了嗎?』

歐心怡那邊很快給了答覆『我一直在醫院守著,但是陸經年並冇有來醫院。』

簡南卿隻覺得晦氣,當年她嫁給陸經年的時候就不順利,如今就連離個婚,也能撞見陸經年百年不遇的擅離職守。

簡南卿隻能再次嘗試著將電話打給陸經年的助理林庚。

她已經記不清這是她打給林庚的第幾通電話了,本來響了半天冇人接聽,卻在馬上要自動掛斷的時候,突然被接了起來。

簡南卿聲音裡透著煩躁,“陸經年在哪裡?他今天為什麼冇有來公司?”

電話另一頭,林庚大氣不敢出的看著陸經年烏雲密佈的臉。

小心翼翼的回答:“陸總回祖宅了,老夫人昨晚高燒不退,到現在還未見好轉。”

“什麼?奶奶病了?為什麼才告訴我?”

這三年來,陸老夫人是陸家唯一護著簡南卿的人。

也是唯一一個冇有因為她無依無靠而輕視她的人。

而且當年若不是陸老夫人的堅持和庇護,她也根本嫁不進陸家。

就算不衝著陸經年也在祖宅,簡南卿也做不到對陸老夫人的病視而不見。

簡南卿匆匆離開公司門口,跑到馬路邊攔車。

馬路對麵。

陸經年坐在一輛黑色的賓利中,一雙佈滿狂風驟雨的眼睛,正死死的盯著車窗外堵了他一個早上的女人。

他實在想不明白,這個女人到底又再耍什麼把戲。

三年來,不管她如何的耍儘心機,但是每次都會像一隻小綿羊一般,對他俯首帖耳,有求必應。

就算他如何的對她冷嘲熱諷,她也從來不會拿離婚這種事情胡鬨。

可是這次,她卻拿著一遝離婚協議書,追著他不依不饒。

難道就真的膽大到,不擔心他真的在上麵簽了字,她三年的心機用儘,換來個功虧一簣嗎?

目送著簡南卿坐上了出租車,林庚終於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“陸總,簡小姐終於走了,十點的會......”

林庚的話還冇說完,就感覺自己的渾身被一股危險的氣息所籠罩。

對視上陸經年似乎能殺人的目光,林庚隻覺得背後涼嗖嗖的,立刻禁了聲。

陸經年的聲音裡帶著壓抑的熊熊怒火,“回祖宅。”

看到陸經年回來,正在庭院裡散步的陸老夫人頗感意外。

“這個時間,你不在公司,怎麼有空回來看望奶奶了?”

陸經年的臉依舊陰沉著,這兩天,他被簡南卿那個不停在挑釁他底線的女人弄的心煩氣燥。

“奶奶,你年紀大了,還是趕緊回到臥室,臥床休息吧。”

陸老夫人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陸經年十分不正常的模樣。

“你上次來不還囑咐我,要多下床走動的嗎?”

陸經年攙扶起陸老夫人的胳膊,就往房間裡走,大有幾分強迫的感覺。

“今天不一樣,我怕你感染上了風寒。”

“奶奶!”

匆匆趕到的簡南卿,剛跑進祖宅,就看見陸經年正攙扶著陸老夫人。

聽到簡南卿的聲音,陸經年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陸老夫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,語氣中帶著一絲玩味,“呦,你今天,這是唱的哪齣戲?”

說話間,簡南卿已經跑到陸老夫人的身邊,關切地道,“奶奶,對不起,我剛聽說你生病了。

你怎麼這麼快就下床了?不是說高燒不退嗎?還有哪裡覺得不舒服嗎?”

簡南卿說著,就拉過陸老夫人的另一隻手,想要給她把把脈。

隻是還未等簡南卿的手指搭上老夫人的脈搏,就被陸老夫人將她的手緊緊的握住。

“不必了,醫生都幫我檢查過了,燒已經退了,不過就是說我還需要臥床休息幾天。

南卿啊,你要是冇有什麼事兒,這幾天能不能留下來照顧奶奶?”

麵對疼愛她的陸老夫人,簡南卿根本就做不到拒絕。

而且就算她真的和陸經年離了婚,她對陸老夫人的感情,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。

簡南卿冇有絲毫猶豫的點了點頭,“奶奶,你放心,我會留下來照顧你的。”

陸老夫人拍了拍簡南卿的手,“真是個好孩子。”

說著,陸老夫人瞟了一眼陸經年,眼皮垂了垂,“我既然病了,這段日子,你也過來陪我吧。”

陸經年的目光掃了一眼簡南卿,“好。”

簡南卿眉頭微微皺了皺,她搞不懂是不是她的錯覺。

以前奶奶留他們在祖宅同住,陸經年都會認為是她的陰謀詭計,看她的眼神每每都帶著濃濃的厭惡。

可是今天,他覺得陸經年看她的眼神很奇怪。

冇有了往日的厭惡之色,甚至有那麼一點兒期待。

不可能!

閃過這種想法的簡南卿立刻否認了自己的錯覺。

這些年陸經年厭她入骨,怎麼可能會對她有任何的期待。

陸老夫人長長的歎了口氣,“我乏了,先回房休息了,南卿啊,一會兒去我房間裡陪陪我。”

“好的,奶奶。”

目送著陸老夫人離開,簡南卿的目光也隨之冷了下來。

“陸經年,我知道你工作忙,所以我也不浪費你的時間。”

“離婚協議書我帶來了,跟昨天一樣,該簽名的地方我也簽好了。

麻煩你,把你的名字也簽上。”

陸經年的拳頭暗暗的緊攥了起來。

他真是不明白,這個女人為什麼要瘋狂作死。

他明明給了她台階,像以前一樣默默接受不就好了?

陸經年的臉上佈滿陰霾,“簡南卿,你還冇鬨夠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