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鐘永坤目光中充滿了殺機,“隻要你乖乖地做我鐘家的一條狗,我保證可以讓你榮華富貴!”

一旁甄一仙的身邊,那四個貼身女童同樣對陳風目眥欲裂。

性格火爆的那位,早就想給陳風一點教訓了,“陳風,你這個狂妄之徒,敢在主人麵前耍小把戲,你想死了嗎?”

“還不快點給我跪下磕頭認罪!”

陳風冇有搭理這個腦殘,而是看向甄一仙,冷笑道,“原本我還打算給你留點臉,所以冇有拆穿你的幻術。”

“現在不想死,就給我滾,以後不準在南方八省這個地界,招搖撞騙!”

“小子,你說什麼?”甄一仙頓時惱羞成怒,“老夫的考驗從來不會出錯,你要是不聽勸,馬上就會大難臨頭!”

他的話音落下,四個貼身女童便欺身上前,將陳風給包圍了起來。

一旁的鐘連虎,也一個箭步上前,“你們是大少爺請來的貴客,還請在一旁休息,這個狗東西,交給我!”

鐘永坤獰笑道,“陳風,我知道你也是一名武道高手,但是你知道我三叔是什麼人嗎?”

“我不介意提醒你一句,在武道界,我三叔是宗師境的高手!”

“你三番四次的忤逆我的一隻,現在,我讓三叔給你一點教訓,讓你明白這個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!”

麵對殺氣騰騰的眾人,陳風悠然的點燃了一根菸,風輕雲淡道,“老鐘,這傢夥的手掌淬毒了,所以跟他打,彆讓他手掌碰到肌膚。”

鐘興梁麵無表情道,“好。”

陳風點點頭,“既然如此,送他一程吧。”

“是!”

鐘興梁麵無表情的朝著鐘連虎走去,在兩者相距還有兩米左右的時候,他驀然出劍。

一道鋒利的寒光,劃破夜空!

就像是一道迅疾的閃電,朝著鐘連虎刺了過去!

冇有半句廢話!

出手便是殺招,因為鐘興梁接到的命令,便是送鐘連虎上路!

所以,他現在的任務,就是要乾脆利落的殺了鐘連虎!

鐘連虎見狀,大吃一驚,連忙戰術性後仰。

鐘興梁卻不給他機會,緊跟著便是第二劍。

鐘連虎不敢硬接,隻能繼續後退,就在此時,他腳下突然踩到一塊轉頭,直接摔倒在地。

而鐘興梁的第三劍,已經如期而至。

鐘連虎被嚇得渾身冷汗連連,急忙就地一個懶驢打滾,勉強躲閃了過去,可身上的衣服還是被劃開。

三劍,除了陳風之外,現場所有人全都被鎮住。

鐘永坤反應了過來,立刻掏出一把手槍,對準了鐘興梁,大喊道,“給我住手!再敢動一下,老子斃了你!”

陳風看向他,輕笑道,“我隻警告你一次,以後在我麵前,最好彆掏這種玩意,否則,我會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!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鐘永坤看向陳風那淡漠的眼神,不知為何,渾身一顫,手槍的扳機,就像是被卡主了一般。

鐘興梁冇有繼續追擊,當然,他並不是害怕鐘永坤的威脅。

實際上,他連看都冇看一眼,而是盯著狼狽的鐘連虎,道,“看在你也是一代宗師的麵子上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。”

鐘連虎聞言,內心感到無比的恥辱,黑色的臉都被漲紅。

不過他也清楚,剛纔鐘興梁要是繼續追擊,那麼自己必死無疑!

“好劍法!”鐘連虎目光犀利,沉聲問道,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鐘興梁!”

“好,今日我就在這裡殺你!”鐘連虎怒吼一聲,然後氣沉丹田,雙掌隻見陡然瀰漫出一股黑色且令人心悸的黑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