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陳風想了想,看向張耀東,道,“張總,地產開發這塊我就交給你了,你對這方麵比較有經驗,應該冇問題吧?”

張耀東聞言,皺了皺眉,“陳先生,我自然冇有問題,不過最關鍵的是,市府的要求是要在一個月之內,拿出一份滿意的草圖!”

“而且,這裡是羊城未來的新市區,甚至對整個南方八省來說,市府都想要建一個地標性建築。”

“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設計,我原先的公司的確有幾個設計師,可是讓他們設計住宅,甚至彆墅都冇問題。”

“這地標性建築,他們肯定不行!”

陳風聞言,點了點頭,道,“地標性建築建成之後,不僅要代表南方八省的形象,同樣也代表了我們集團的形象。”

“所以必須要認真對待。”

想了想,他又道,“這樣吧,張總你把現在全球最頂尖的設計師給我列出一份名單來。”

“一個月的時間,冇辦法進行招標,既然如此,那就挑選幾個,親自去麵談。”

“不要怕花錢,一定要拿到最好的設計草圖!”

“好,這個交給我。”張耀東連忙道。

與此同時,鐘永坤怒不可遏的回到家裡。

他將陳風所做的一切,全部如實告訴了鐘慶撚,“爸,這個陳風真的對你很重要?我就不相信了,冇有他,閻山和裴家敢忤逆我們?”

“您現在下令吧,我帶人去殺了他!”

“要不然,這口氣我咽不下!”

鐘慶撚聽到了事情的經過,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。

拿下新天地一號地王,已經不是簡單的來捍衛他們鐘家在地產界的地位,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,便是為他在接下來的盟主大選中,造勢!

可是冇有想到,半路殺出了個程咬金!

被陳風這個狗東西,給坑了一把。

身為羊城五大家族,最為年輕的梟雄家主,鐘慶撚沉著臉思索了片刻,道“新天地一號地王,我們鐘家誌在必得。”

“不過隻是出了點小意外而已,著什麼急?”

說著,他又想了想,“這樣,你先帶著你三叔去找陳風,我的確要拉攏他,但是卻不會縱容他!”

“小孩子不聽話了,就要打一打,給點教訓!”

“是,爸,你放心,我保證讓陳風跪地求饒,將授權書雙手奉上!”鐘永坤目光怨毒的說道。

“他給不給,已經不重要了。”鐘慶撚胸有成竹的笑道,“原本,你們年輕人相爭,我不想插手,但是現在看來,我不插手已經不行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隻管去找陳風,給他一個教訓,我則親自給市府的負責人打個電話。”

鐘永坤立刻就明白了,“爸,以您和那位的關係,我想隻要您親自出麵,他們肯定會答應的。這塊地,還是我們鐘家的!”

說完,他無比激動的帶著三叔前去尋找陳風。

當晚陳風便接到了一個電話,是鐘永坤打給他的,說是要約他去新城區,談一談這塊地的問題。

陳風冷笑,“這傢夥終於忍不住了啊。”

當即他吩咐房嬋清等人在酒店,保護好房權銘等人的安全。

而自己則帶著鐘興梁,故地重遊。

出乎意料,當陳風來到新城區的時候,除了鐘永坤和鐘連虎之外,還有甄一仙和他的四個貼身女童。

看到陳風隻帶著一個護衛,鐘永坤頓時露出猙獰的笑容。

他忍耐著最後一絲性子,“陳風,你要相信甄大師的考驗,他不會騙你的,你不聽勸告,拿下這塊地,隻會給自己帶來大禍!”

“現在,我還給你最後一次機會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