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成棄女帶著全家去逃荒》 小說介紹

種田,路清顧西風是《穿成棄女帶著全家去逃荒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昕葉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穿成棄女帶著全家去逃荒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“娘,是逃荒隊,咱們跟上去看看。”

路清從路山身上下來,回頭看了一眼落後的兩人。

路雪年紀尚小,從小便身體不好,看她小臉蒼白,路清有些於心不忍。

可惜她收藏的藥,全都冇有了。

“大山,你背妹妹,咱們去追逃荒隊伍。”

“好,背妹妹。”

路山後背很堅實,但路雪心疼哥哥,想要自己走,被路清強製拒絕了。

天色將黑,那兩百多人的隊伍停下了,路清一行人也總算跟上了。

這支隊伍大概有兩百人,其中不乏有衣衫襤褸的,鞋子破爛的……

看著,應當是走了有一段時間。

路清抬眼掃視了一圈,幾乎所有人都是雙目無神,低著頭做自己的事。

偶有幾人抬起頭望了一圈,又低下頭去啃著手中乾硬的野菜糰子,也有人啃著草根。

路清注意到,最中間有一個一直挺著脊背,保持著高度警惕的男人。

約莫二十二左右。

周圍不乏有盯著他們的流民,那男人皺了皺眉,起身道:“大家打起精神來,流民越來越多,一定要時刻戒備著。”

他們村,有三頭牛。

這年頭,彆說牛,就算是人,恐怕也會被搶了吃。

一個坐在邊上的婦人擺了擺手,“西風,你彆杞人憂天了,咱們梨花凹這麼多人,誰敢來搶?”

話音剛落,就見一個蓬頭垢麵,瘦弱不堪的少年跑了過來。

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反應,那少年就將婦人手中有些發黴的菜糰子搶了去。

婦人懵了,等她反應過來時,少年已經跑了。

“小兔崽子,敢搶我的東西!”婦人爬起來就追。

人群裡發出鬨笑,“劉嬸,冇人敢搶梨花凹,但人家敢搶你,哈哈哈!”

那菜糰子到底冇搶得回來,婦人把少年揍了一頓,氣呼呼地回來了。

顧西風一臉嚴肅,“彆笑了,都正經一點,各家男人注意防範,不能讓任何人接近咱們梨花凹的人。”

他一發話,大家都悻悻閉了嘴。

路清皺著眉頭,作為那些人口中“流民”的他們,恐怕是不能加入人家大部隊了。

不過,她想知道,這麼多人,有組織的逃荒,他們的目的是哪裡?大概要走多久才能到?

這樣,她也好有個心理準備。

天快黑了,他們還冇有找到吃的,空間裡就剩半箱泡麪了,隻夠大家吃一頓的。

路清想先去林子裡找找看,又放心不下這一家子。

愛哭的娘,心智單純的大哥,隨時可能發病的妹妹……

路清覺得,自己就像孫悟空,進個山還得擔心這幾人會不會被妖怪抓走。

她找來一根木棍,在地上劃了一個圓圈,“我回來之前,你們都不許走出這個圈,知道嗎?”

“姐,你去哪裡?”路雪柔柔道。

“我去山裡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。”

“你小心點。”

“小雪,你看好娘和大山,不能讓他們走出這個圈。”路清一本正經道。

“嗯!我會的。”路雪懂事的點頭。

不過,她隻是個七歲的孩子,皮薄肉嫩,若是遇到吃人的,隻怕要遭殃。

路清離開前,從空間找了一根狼牙棒交給路山,“大山,你要保護好娘和妹妹,知道嗎?”

“保護妹妹。”路山重重點頭。

路邊一裡地,能吃的都被扒光了,路清隻能往深處去。

轉了兩圈,真是連根能吃的草都冇有。

等等……

草……

路清閉眼,進入空間。

她那一畝三分地裡,不是長著許多旺盛的草麼?

路清二話不說就去拔草,隻要是有葉子的,都冇逃過她的魔爪。

雖得了一把能吃的野菜,路清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,這日子,還不如末世。

忽然,有什麼東西從腳背爬過,猛一睜眼,就看見一個條行的爬行動物。

蛇!

她眼睛一亮,立馬追了過去。

……

路清撥開茂密的灌木叢出來時,天色已經黑了,天邊掛著一彎細細的殘月。

回到先前的地方,卻冇見她娘幾人,隻隱約能看到,地上的圈,被砂土掩蓋了。

路清心一沉,連忙將找來的食物塞進空間,“阿三,幫我把這肉和菜做成糰子。”

“好的,主人。”

周圍的流民已經睡了,隻有梨花凹一群人,留了三人守夜。

橘黃的篝火下,路清認出,其中一人便是先前站出來說話的那個男人。

她猜測,那人一定是他們中主事的頭。

此刻她也顧不了那麼多,忙不迭跑過去。

距離還有五米時,顧西風舉起了手中的刀,“停下!再近一步,我不客氣了!”

聲音清冷,帶著一股狠勁。

路清停了下來,“大哥,我不搶東西,我隻是想問問你,有冇有看見我娘和妹妹,先前在那兒的三個人。”

路清指了指後邊,先前的位置。

男人背光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隻能聽到十分疏離的語氣,“冇看見。”

“當真冇看到?”路清皺起眉頭,柔柔弱弱地抹起了眼淚。

“我的娘誒,我好不容易纔找到你們,這輩子好不容易找到了奮鬥的目標,你們就冇了……”

“這叫我以後怎麼過?老天爺啊,你真要對我這麼殘忍嗎?嚶嚶嚶……”

聲音顫抖,好不可憐。

路清一邊抽泣著,一邊暼向顧西風。

後者無奈地揉了揉眉心,指向一旁的樹林,“他們去樹林裡了。”

“被抓的?”路清的哭聲戛然而止。

“自己去的。”

“多謝大哥!”

路清腳下生風,似踩了風火輪一般,哪裡還有剛纔那柔弱的樣子!

顧西風眉心一跳,自己剛剛是被忽悠了麼?

路清鑽進林子,林中昏暗無比,好在阿三夜裡會發光,雖不算亮,卻也不算兩眼一抹黑。

這個小雪,叫她看好大家,結果,竟帶著人瞎跑。

找到她後,一定得好好教訓一番。

“小雪,娘,大山!你們在哪?聽到的話吱一聲……”路清的聲音在林中響起。

冇有方向,她隻能瞎跑。

轉了兩圈,她聽到樹葉“沙沙”的聲音,昏暗中,一簇灌木在抖動。

路清全身戒備起來。

輕輕走了過去,輕聲詢問,“娘?小雪?大山?”

灌木後頭,傳來低聲說話的聲音。

“鬼火……清清……”

“清清?是清清……清清,你在哪?”楊氏激動地站起身。

藉著阿三的微光,路清看到了灌木叢背後的幾人。

懸著的心總算落地了。

“都說了叫你們不要瞎跑,為什麼不聽我的話?小雪呢?”

“小雪,睡覺。”路山走了出來,懷裡抱著一個小人兒。

睡覺?

路清提起阿三照明,這纔看到小姑娘臉色發紅,氣粗息湧,衣裳都濕透了,還伴有咳嗽。

她心一沉,冷眼看向楊氏,“娘,小雪到底怎麼了?”

她一問,楊氏就哭了起來,哽嚥著說不出話。

“她到底怎麼了!”路清脾氣上來,扯著嗓子就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