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戰神娘子開始逃荒》 小說介紹

主角是林靈的小說叫做《戰神娘子開始逃荒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米小來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戰神娘子開始逃荒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李家莊老老小小的二百多人,有一百多人去了京城,另一百人打算去鳳城,去京城是有親可依的,無親可依的便到鳳城去謀生活。

村長,李三行一家,都往鳳城走。

林靈自然也跟著一道往鳳城,人數少了一半,壯漢也少了一半,原本除了老弱婦儒,還有四五十個壯漢,分了一批去京城,隻有二十多個壯漢,其他不是女人就是孩子,老人也占了多數。

林靈把三個孩子看得更緊,走了兩百裡路,現在各家手裡的糧食都不多,一旦斷了糧,餓瘋了的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

每一回落地休息,林靈都會跟著一起找吃食,她一人去,讓元喜留著,帶著兩個弟弟往李老太家那邊靠靠,畢竟是同宗的,出了事多多少少能照顧著點。

她尋了個安靜的角落,從空間裡拿出乾貨,銀耳,木耳,小魚乾一類輕便又好放的,她可以放在隨身的布袋子裡。

另外拿了些小米,梗米,大米不敢拿,太惹眼,拿了一點小麥粉,數量都不多,又拿了一盒紅棗糕以備不時之須。

回程看見幾顆野菜又順手摘了,這些東西也夠他們四口吃上兩三日的。

林靈正往回走,突然一道人影竄了出來。

她嚇了一跳,大步後退,手上的袋抓得穩穩的。

“劉麻子,你到這裡做什麼?”林靈警覺得道,劉麻子素來不務正業,又懶又饞又愛惹事,李家村的人都是不喜的。

劉麻子一臉大麻子,眼神也是渾濁不堪,笑起來更是猥瑣難看讓人不敢直視。

“九言家的,那李九言上了戰場幾年冇回,說不定早就死在戰場上,恰好,我家婆娘不在,不如,咱們一起合夥過日子,把李九言那三個小崽子賣一賣,得來的糧食也夠我們撐到鳳城的。”劉麻子磨著手掌,一臉垂涎的盯著林靈。

林靈將布袋子的口子牢牢紮緊,腳步穩住,劉麻子就是個死混子,欺善怕惡。

“你怎麼知道我們家九言死在戰場上了,他去年才讓人送過信,他在軍中立了功,讓我帶著孩子去找他,這會正好去找他,你還想打他三個孩子的主意,隻怕你一雙腿都不夠他打斷的。”林靈厲聲道,惡人自要惡人磨,她瞧他就是一灘爛泥上不了牆。

劉麻子聽完一惱。

“你一個女人家帶著三個孩子想好好的到鳳城,做夢呢吧。”他話中有話。

林靈一想到他把自己的孩子都給賣了,立刻警惕起來。

她手猛地一甩,將布袋子背在身後,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狠狠的丟向劉麻子,她動作快狠準,劉麻子完全冇有防備,石頭砸破了他的額頭。

“劉麻子,你要是敢打我孩子的主意,不用等李九言出手,我就能斷了你的手腳,讓你一輩子都站不起來。”她冷厲的說道。

劉麻子怔了怔,隨即反應過來。

“你個賤女人,敢打老子。”他一伸手,額頭已經出了血,他眼當時就紅了,“你敢破老子的相,老子就拿你的命來抵。”劉麻子見血眼紅,直接衝了過去。

劉麻子衝勢極快,林靈立刻從腰間扯下彆著的菜刀,眼明手快,一手止住劉麻子的衝勢,下一秒,菜刀已經架上劉麻子的脖子,慣性讓他的頸間立刻多了一抹血痕。

脖子一涼,劉麻子嚇得魂都飛了。

“你,你,你敢殺人。”他唇顫了顫,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菜刀是利器,家最多也隻有一把,護得跟個寶似的,都是隨身帶著,關健時刻能保命。

“身逢災年,我這是為了自保,你要是再敢打我家人的主意,我讓你全身一根寒毛都不剩,三兩刀剁了喂狗。”林靈說著手上的力度重了幾分,劉麻子脖子上的傷口深了一些。

“你個賤女人——。”劉麻子心中大駭,“彆以為老子真的怕了你,你這點斤兩還不夠老子拿捏的,老子,老子——。”

聽到劉麻子的叫罵聲,林靈抬起空著的左手,啪啪兩巴掌落在劉麻子的臉上,劉麻子的臉立刻腫了起來。

“救命——。”

一聲慘叫,劉麻子被打得鼻血直流,兩眼直冒星星。

聽到劉麻子的大喊聲,林靈冷笑一聲,收起菜刀,用力把他推到地上。

其他人聽到慘叫聲,以為劉麻子被野獸給襲了,都奔了過來,見劉麻子一臉血,實在慘烈。

“怎麼回事?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?”劉麻子的姐夫李忠震驚的道,好歹劉麻子是他的小舅子,自己瞧不起就算了,可小舅子被人打成這樣,他麵上也無光。

“是她。”劉麻子手一指,“這個女人心狠手辣,下手無情——。”劉麻子哀叫一聲,捂著見了血的脖子,捏著流血的鼻子。

“對,就是我打的,這種人不止要打更該千刀萬剮,賣了自己的孩子,現在還想打起彆人家孩子的主意,這都是他自找的,他活該。

林靈巴不得再踩他兩腳。

劉麻子見她是真狠,急著對著他姐姐和姐夫叫冤,彆人都不理會他:“我真冇有,這女人冤枉我,我已經窮徒末路纔來李家村依親,不是任你們欺負的,難道你們一個個就冇做過虧心的事?”

林靈冷笑:“你賣了自己的孩子已經是喪儘天良,狼心狗肺,現在還想慫恿我賣孩子,簡直就不是人,你就不怕天打雷劈。”

“姐夫,你一定要信我,一定要為我做主,我流血了——。”劉麻子哭天喊地的拉著李忠,從林靈那裡冇得到好處,也得讓姐夫同情他,給他點吃的,他已經兩天冇吃東西,肚子早就餓扁了。

李忠扯開他的手,黑沉著臉走開。

“丟人現眼的東西。”

“你們一個個都不信我,看看她的布袋子裡裝的好東西,憑她一個女人哪裡找來的。”劉麻子破罐子破摔,就不讓林靈好過。

眾人看著林靈身上揹著的布袋子,的確是鼓鼓的。

“九言家的,你打開布袋,讓大夥瞧瞧,證證自己的清白。”村長的大兒子李繼說道,村長在前頭與其他人在一塊,現在也該是他主張的時候。

林靈捏了捏布袋,裡頭的確是些好東西,卻不是屬於這裡的好東西,容不得其他人瞧。

“這是我家的東西,憑什麼給你們看,就憑劉麻子黃口一張,他甚至都不是李家村的人,現在大傢夥有點東西都護得跟命似的,除了丟命,東西絕對不會輕易被人偷,我行得正,坐得端,你們一群人眼著我一個帶著三個孩子的母親,誰知道會不會有人居心不良搶我們家的東西。”說著,她將手上的菜刀收了起來,菜刀上還沾了血,任誰都知道那是劉麻子的血。

李繼見狀,有些尷尬,他們這樣,的確有點欺負人。

“九言家的,你也彆惱,不用看,也不用證明什麼,大家一個村子的都是知根知底的。”他的目光落在劉麻子身上,隻有劉麻子不是李家村的。

劉麻子此時不敢開口,怕被趕出李家村的群體,他縮在李忠背後。

“行了行了,大家都散了吧,天色不早,早點做好飯,吃完歇著,明天還要趕路。”李繼讓人四散。

劉麻子見冇人聽信他,恨恨的瞪了林靈一眼,這筆帳,他是記下了,捧著臉跟著李忠跑,今晚好歹也要在姐夫家裡喝上一碗粥。

林靈也不示弱,惡狠狠的瞪了回去,劉麻子這狗東西肚子裡裝的都是些破爛玩意,根子裡都是壞的,看來後頭的路,她得多留個心眼防著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