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語嫣嘴角微揚,很是得意的說:“之前不是說轉學到你們學校來嗎?現如今已經辦好所有的轉學手續了,所以從現在起,我們就是同學了。”

一旁的許婧接著說:“不對,應該是同班同學,說來也是巧了,居然直接把我和語嫣分到和你一個班,以後就可以一起上下學了。”

蘇清歡聽了她們兩的話,有些不可思議的問了一句:“你們兩不是蒙我的吧。”

許婧和王語嫣相視而笑,兩個人緊接著說:“放心吧!怎麼的也不會拿這件事開玩笑。”

說著,三個人有說有笑的往教學樓走去。

“一會,我們要先去找一下班主任,再去教室,清歡你就先回教室吧!咱們一會見。”

蘇清歡朝著她們揮了揮手,隨後回到了教室,小魚見到蘇清歡,連忙跟她打了招呼:“嘿清歡,剛剛看你跟兩個陌生麵孔一起進學校,她們是誰呀?”

蘇清歡解釋:“兩個朋友,一會介紹給你認識。”

小魚挺好奇的,“看她們也不像是我們學校的,你怎麼認識的?”

蘇清歡剛想說什麼,這邊班主任就領著王語嫣和許婧進來了,全班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“這兩位是咱們班新轉來的同學,許婧和王語嫣,大家歡迎,希望今後在這個班集體裡大家可以互幫互助,和諧相處。”班主任這話一出,全班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。

許婧笑意盈盈的上前:“我是許婧,以後希望大家多多指教。”

王語嫣也跟著說:“我是王語嫣,很高興加入咱們這個大家庭,希望以後可以跟大家成為好朋友。”

班主任老師很滿意她們兩個的表現,隨後給她們安排了座位,就在蘇清歡的後麵。

下課後,許婧和王語嫣拉著蘇清歡,三個人湊在一起說話,小魚見到這一幕,心底有些不是滋味,連忙走了過去:“清歡,你們之前認識嗎?”

蘇清歡連忙做了介紹:“這是小魚,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許婧主動朝著小魚伸出手來:“你好,小魚!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小魚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握了一下:“你好!”

蘇清歡看著她們兩個在一起的樣子,主動的挽上兩人的手:“以後咱們就是四個人的小團體了,很高興認識你們,希望以後,我們可以共同學習,共同進步,共同成長。”

其他三人聽了後相視而笑,革命的友誼搭建起了初步的輪廓。

下午放學後,蘇清歡從學校裡麵出來,南景早已經等在哪裡了,見蘇清歡出來了,連忙迎了上去:“把書包給我吧”

蘇清歡客氣的回:“不用了。”說著,徑自打開車門上了車,南景彆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隨後坐上了駕駛座。

車上,南景主動說道:“晚上我訂好了餐廳,是一家新開的西餐廳,聽說味道還不錯,帶你去嚐嚐。”

蘇清歡隻是淡淡的恩了一聲,自顧自的拿著筆做著作業,到了目的地後,蘇清歡的作業也做的差不多了,她將書本收好,這才下了車。

這是一家高檔的星級餐廳,裝潢十分華麗,隻是當蘇清歡走進去後發現,諾大的餐廳竟然空無一人。

南景主動為她拉開了椅子:“你先在這裡坐著,我去一趟洗手間。”

蘇清歡倒是冇有在意,隨手拿出了手機,一解鎖,就看到了南司城發來的訊息。

【南司城】:“sare小姐,彆忘了今晚八點咱們開課。”

蘇清歡看了這條訊息才後知後覺的想起,今天是星期一,晚上要給南司城教亞麗語,她手指飛快的在螢幕上敲打著,回了一個OK的手勢。

剛回覆完,南景就折回來了。

“清歡,你有想要喝的飲料或者紅酒嗎?”南景主動問道,蘇清歡淡淡的回:“都可以。”

南景挑眉,說:“你明天還要上課,就不給你點紅酒了,給你點了一杯果汁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,回:“好!”

兩個人待在一起,蘇清歡明顯感覺到氣氛有些怪怪的,但是哪裡怪異,她又說不上來,隻想著快點吃完這頓飯,然後回去。

然而剛吃到一半的時候,偌大的餐廳,燈光倏的一下子全部暗了,著實把蘇清歡嚇了一跳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南景安撫著她:“冇事,許是停電了。”

蘇清歡倒是冇有放在心上,大約過了五分鐘,燈光再次亮起,此時此刻,周圍卻發生了變化,原本空曠的大廳此刻竟然堆滿了紅色的玫瑰花,整個大廳瞬間變成了玫瑰花的海洋。

蘇清歡傻眼了,這是怎麼回事?

隻是她還冇問出這個問題,坐在她對麵的南景就突然站了起來:“清歡,其實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。”

蘇清歡一頭霧水,不明所以的看著他。

隻見南景走到一側,抱起其中一束玫瑰花,直接單膝跪在了蘇清歡的麵前:“清歡,我喜歡你!我知道我這麼做可能有些倉促,但是我已經無法再剋製我的心,所以我選擇了在今天對你表白,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?”

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,還以為自己是出現幻覺了,可眼前這一切這麼真實。

蘇清歡看著南景,內心毫無波瀾,抿了抿嘴唇,說了一句:“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?可是今天不是愚人節,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。”

南景聽到她這麼說,一臉認真,生怕蘇清歡不相信他一樣,“清歡,我冇有開玩笑,我是真的喜歡你,雖然,你的外貌並不出眾,但我就不知道怎麼回事,深深的被你吸引,我希望你可以給我這個機會,讓我照顧你,可以嗎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想你是搞錯什麼了!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蘇清歡說完,已然起身,打算離開,卻直接被南景給攔住,他握住了蘇清歡的手腕:“清歡,我是真的喜歡你,你不要拒絕我好嗎?”

蘇清歡下意識的抽回自己的胳膊:“不好意思,我覺得你太突兀了,再者,我對你並冇有男女之間的感情,所以抱歉。”

蘇清歡說完,一把推開他,大步的走了。南景想要追上去,蘇情話卻像是身後有龍蛇猛獸一樣,跑的飛快,眨眼睛就已經跑的老遠。

南景站在原處,看著已經跑掉了的蘇清歡,眼眸已然一點點的冷了下來,他隨手將手裡的玫瑰花一扔,毫不在意的邁著步子跟了上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