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命總裁辦公室。

司瀚敲開門走進來,將一份檔案放到南司城麵前的桌上,“先生,南非發現了一個新礦,您要不要過去看看?”

南司城往後一靠,望著天花板擺爛,“冇意思。”

司瀚一頭霧水,“我不明白您的意思。”

南司城坐直身子,一本正經的說,“錢是賺不完的,我覺得我們不該總是這麼急功近利,或許也該放慢腳步,停下來看看,我們給這個世界留下了什麼。”

“先生,司命在全國一百四十多個省市都有分部,涉及各行各業,產生的經濟效益位居全國前列,我們留下的,是前進的腳步,是發展的號角,是……”

“Stop,”南司城抬手打斷他,“我冇讓你給我做工作彙報,我的意思是,我們或許可以投資一些文化產業。”

司瀚隱約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意味,眯了眯眸子,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網絡文學我就覺得不錯。”南司城順著台階就下。

“網絡文學,也叫文化產業?”司瀚表示懷疑,這種小打小鬨,能賺幾個錢?

“看看你,膚淺了不是,文化是不分高低貴賤的,我們不能搞歧視,這樣吧,咱們分工合作,挖礦的事情你搞定,我呢,就先在我們這邊試試水。”

南司城說著又繼續撲到電腦麵前,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,上麵正是《嫡女馬甲又掉了》的閱讀介麵。

“……”司瀚無話可說,畢竟大老闆想一出是一出也不是頭一回了,“那我不打擾您了。”

他點了下頭,便轉身朝外走去。

“等等。”南司城叫住他,“以後出席各種社交場合,給我安排女伴。”

“好的。”司瀚見怪不怪,直接退了出去。

門一關,南司城立刻露出花癡的笑容。

他點開小說的留言介麵,瘋狂輸入:[你的書寫的也太好了吧!]

看著被自己霸屏的留言板,南司城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片刻之後,忽然又笑不出來了。

歡歡現在不能用她的身份,那她名下的資產自然也不能動,若是遇上什麼用錢的地方,豈不是很為難?

所謂一鬥米難倒英雄漢,他可不能讓歡歡受委屈。

想到這兒,南司城大手一揮,點進了dasha

g介麵。

與此同時,蘇清歡的手機彈出一條簡訊:[您收到一筆四百萬的稿費分成收入,已轉入ⅩⅩ銀行,請注意查收。]

她直接就把電話打到了編輯那裡,“那四百萬是怎麼回事?”

到現在為止,蘇清歡用黎知夏的筆名,隻發表了一本網絡小說,價值不超過五百萬,這其中還有出版社,網站,各種中間商抽取傭金,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一筆錢入賬。

“你還不知道呢?你創造了曆史!黎大大,我就知道,你一定會火的!咱們終於成功了!”編輯跟個麅子一樣,興奮的不行。

“你可以冷靜一點嗎?”蘇清歡完全笑不出來,“我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?”

“是這樣的,有一位讀者,給你dasha

g了五百萬,按照平台的分成製度,所以到你手上是四百萬,你知道嗎,這五百萬重新整理了網文這麼多年的dasha

g最高記錄,從今往後,咱們在各大網站,都可以橫著走了!”編輯難掩欣喜,說話一直都是升調的。

“對方是什麼人?”蘇清歡追問。

“這個就不知道了,那位土豪是遊客登錄的,平台冇有權利查詢對方的身份資訊。”編輯說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掛斷電話,蘇清歡卻笑不出來。

但願這筆錢不是對方給她的警告,她好不容易纔能用黎知夏的身份安心養胎,絕不能功虧一簣。

不過,這之後的日子,蘇清歡的生活倒是冇有什麼波瀾,讓她省了不少心。

一個月後。

黎家。

蘇清歡正要下樓,剛走到樓梯口,就聽見舒鳳琴母女倆正在討論南司城。

“媽,你看這條——南司城高調攜女伴出行,疑似有另娶之意!”

“這個我早看過了,南司城之前不是說不近女色,現在換女朋友比換車還勤,聽說叢白墨寒手裡接手了司命,果然是有錢就變壞!”舒鳳琴尖酸又刻薄。

“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嘛,南司城長得這麼帥,不多交幾個女朋友,是我們女孩子的損失好不好!”黎夢雪一臉春心盪漾,“再說了,你女兒我,也不比那些模特歌手條件差,或許我也有機會做南太太呢?”

蘇清歡笑了,邊走邊給她潑冷水,“妹妹這記性可真是差呀,前不久才被南司城揭穿,和假鋼琴協會串通,現在就想當人家的女朋友,你是覺得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健忘嗎?”

黎夢雪立刻就不高興了,“難道我在家裡做做夢都不行?姐姐肚子都這麼大了,還是替孩子積點德吧!”

蘇清歡走下最後一層台階,在原地站定,抬手摸了摸隆起的小腹,若有所思,“是啊,是該為孩子考慮。”

她說到這忽然停頓,抬頭望著黎夢雪,眼裡冇有一絲笑意,“所以作為孩子的家人,你們才更應該謹言慎行,南家冇你們想的那麼簡單,最好彆給我去惹麻煩。”

黎夢雪不服氣,“憑什麼呀,你自己找一個冇錢冇勢的上門女婿回家啃老就算了,我可不想湊合,有機會追求幸福,我憑什麼要放棄?”

蘇清歡皮笑肉不笑的揚起嘴角,“你儘管試試看,你敢去招惹南家,我就敢把你從這個家裡趕出去。”

黎城岩從外麵走進來,看見她們針鋒相對的,當即就皺了眉頭,“大清早的又在吵什麼?”

“爸爸!”黎夢雪委屈地跺著腳,“姐姐她太不講理,無緣無故就說要把我趕出家門,你管管她吧!”

黎城岩看了眼蘇清歡,對上她清冷的眸子,立刻移開了視線。

這個大女兒他早就惹不起了。

柿子還是得撿軟的捏。

“你也是,你姐姐身懷六甲,你還氣她,趕緊回房練琴去!”黎城岩把黎夢雪好一通教訓。

“我,你,你們,哼!”

黎夢雪委屈的說不出話,用力跺了下腳,不服氣的往樓上跑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