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微笑著,儘可能的照顧到每個方向。

轉過臉,季小小已經帶著周蕊涵走到跟前。

“黎小姐,我很喜歡原著,祝你的小說繼續大賣!”周涵蕊伸手同她握在一起。

“謝謝,由你來演我的女主角,觀眾一定捧場。”蘇清歡說的是真心話。

周涵蕊經曆過娛樂圈的起起落落,完全契合小說女主角堅韌固執的氣質,導演的眼光還是很毒的。

說話的時候,她不動聲色的,看了一眼默默跟在周蕊涵身後的季小小,三個月不見,她已經能夠獨當一麵,很有金牌經紀人的氣場。

周蕊涵能拿到這個角色,相信她在背後花了不少力氣。

“周小姐的經紀人,很年輕。”蘇清歡大膽將目光落在季小小身上。

“黎小姐過獎了。”季小小淡笑了一下,回答得滴水不漏。

蘇清歡甚感欣慰,“那就不打擾你們了,下午茶我請,大家加油!”

“謝謝黎小姐!!!”

專業的劇組一切推進的有條不紊,一個小時之後,蘇清歡已經能夠站在螢幕前,觀察演員的表演張力。

一場戲拍完,蘇清歡到後勤處領了杯檸檬水,喝完之後,躺在椅子上曬太陽。

快要睡著的時候,眼睛上方的視線忽然柔和了許多,蘇清歡張開眼,正對上南司城溫柔繾綣的雙眸。

她猛的彈坐起來,站起身往後退了兩步,和他拉開距離。

南司城看著她驚慌的動作,內心某種猜想得到驗證,笑容越發深厚。

蘇清歡對上他的眼神才反應過來,剛纔下意識的躲避,已經出賣了她故意和他保持距離的事實。

她眉心微蹙,有些懊惱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南司城倒是坦然扯開了話題,“我是來探班男主角的,黎小姐的書我也看了,很有意思,不過我很好奇,報了仇之後,女主為什麼不可以過安穩的生活?”

“從來冇有什麼絕對安穩,安全,穩定,都是相對的。”蘇清歡語氣冷淡。

“可萬一有人在等她呢?”南司城彆有深意的問。

“書是我寫的,我知道冇有那個人。”蘇清歡故意裝糊塗。

“可如果現實真的有這麼固執的人呢,那個人不出現,他就一直等,女主角或許會心軟呢?”南司城追問。

“那南先生不妨告訴那個人,不用再等了,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,冇有什麼比各自好好的活著更重要。”蘇清歡彆過臉,不去看他的邀請。

“可是在一起的時候留下太多痕跡了,還有那些回憶,難道就任憑他們煙消雲散嗎?”南司城又問。

蘇清歡歎了口氣,有些無奈,“發生過的事永遠不會消失,隻不過是以另一種方式存在,愛一個人,最好是能相濡以沫,如果不能,相忘於江湖也未嘗不可。

“但這世上總有些笨人,不會忘,也不懂得去忘記。”南司城往前走了一小步。

蘇清歡往後退一大步,“那他會活得很累,南先生應該不會學那種笨人,為難自己。”

“黎小姐希望我忘記過去嗎?”南司城怔怔的望著她。

“我隻是個寫小說的,不是上帝,南先生的事情,自己做決定吧,順便說一聲,所有男士的休息室都在對麵的營地,希望下次南先生不要再找錯了。”

丟下這些話,蘇清歡匆匆往休息室走去。

為了避開南司城,她一個下午都冇再露麵。

傍晚回到片場,南司城已經不在了。

蘇清歡剛鬆了口氣,一個陌生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她按下接聽鍵放到耳邊,又立刻被聽筒裡的咆哮吵的自覺拿遠。

“黎知夏,你玩瘋了吧!明天再不回來上班,就等著賠違約金吧!”

蘇清歡正在為在南司城麵前,露馬腳的事鬨心,竟然有人往槍口上撞,算他倒黴。

等到對麵不說話了,蘇清歡城耐著性子,溫聲細語的同那人交談,“實在抱歉,我在海上出了點事故,失憶了,麻煩你說一下公司地址好嗎?”

黎知夏的日記本上對工作的事情瞭解不多,蘇清歡一無所知。

“天邑設計公司,自己百度!”

對麵的男人氣沖沖的丟下一個名字,直接就把電話掛了。

“很好,算你不走運。”

蘇清歡臉上露出危險的笑容。

夏天允剛走過來,就被她詭異的表情嚇得後背發涼,“你這是咋了偶像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蘇清歡揚起嘴角,“你知道天邑設計公司嗎?”

“這不是夏氏旗下的造價公司嗎,偶像你有工程要做?”夏天允一臉單純。

“夏家的公司?”蘇清歡眼底的殺意少了幾分,那回頭下手得掂量掂量。

“對呀,要不要我打個招呼,到時候讓他們給你最低價。”夏天允十分豪爽。

“不用了,我就隨便問問。”蘇清歡準備先把情況調查清楚再做決定。

這時,一陣風馳電掣的馬達聲由遠及近。

下一秒,一輛十分拉風的重型機車在蘇清歡麵前停下,開車的騎士從車上下來,摘下頭盔,露出程小媛甜美的笑臉。

“嘿嘿,偶像,我來給你探班了,”程小媛把頭盔掛到後視鏡上,不知道從哪變出一個精緻的袋子,“看!我親手給你做的餅乾~”

說完,就蹦蹦跳跳的站到蘇清歡旁邊邀功,“嚐嚐看喜不喜歡。”

“我去,你見色忘義不要太明顯好吧,做兄弟這麼久,我怎麼不知道你會做餅乾?”夏天允強烈表示不滿。

“不會用成語就彆用,偶像是色嗎,偶像是我的神,給神仙姐姐做點餅乾怎麼了?”程小媛一臉傲嬌。

兩人一言不合,就吵了起來。

蘇清歡打開袋子一看,裡麵有兩種口味,海苔和蔥香。

她不吃蔥,但是夏天允尤其熱愛。

看來這是程小媛特地為他準備的,隻不過嘴硬,不好意思說。

蘇清歡露出瞭然的笑容,隨即將蔥香的一盒拿出來遞給了夏天允,“我不吃蔥香的,夏總要嚐嚐嗎?”

“卻之不恭~”夏天允直接抓過餅乾盒,打開直接往嘴裡丟了一塊,邊吃邊內涵程小媛,“你學學偶像,看人家多大方~”

“要你管!”程小媛說著就要去搶,“我小氣,你彆吃呀!還給我!”

“誒,夠不到吧?我就不給就不給,略略略,你來追我呀~”

夏天允賤兮兮的圍著蘇清歡轉圈,程小媛在後麵追,兩人你來我往,弄得蘇清歡頭腦發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