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經過他這麼一提醒,蘇清歡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自己有些餓了。

於是主動說道:“我知道這邊有美食街,帶你過去轉轉。”

南司城摁了一聲,跟著蘇清歡去了亞麗的美食街,不過二十來分鐘的車程,就到了亞麗的地標性商業街。

這裡集美食購物於一體,適合人逛街購物享受美食。

“你想要吃什麼?”蘇清歡問道,又推薦了幾款當地的特色小吃,“水晶蝦餃,串串,火鍋,烤肉都還不錯,你要不嚐嚐?”

南司城說道:“去吃火鍋吧。”

蘇清歡卻是猶豫了:“亞麗的火鍋以麻辣為名,您吃的了辣嗎?”

“可以,去嚐嚐吧。”

蘇清歡拿著手機,找了最近的一家火鍋店,和南司城一同走了進去,當地的亞麗人十分的熱情,主動領著他們上了二樓的包間。

“你喜歡吃什麼?”蘇清歡拿著菜單詢問

蘇清歡:“毛肚,蝦滑,鴨腸,金針菇……”

南司城:“毛肚,蝦滑,鴨腸,金針菇……”

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開口,卻是異口同聲的說了四道一模一樣的菜,蘇清歡抬眸看向了南司城,後者卻是有些意外的說:“冇想到,我和sare小姐的喜好竟然一般無二。”

蘇清歡汗,也說了一句:“是啊!還真是太巧了。”

於是,他們兩個人剛剛點的四道菜每一樣都上了兩份,蘇清歡很喜歡吃火鍋,打小就是火鍋的真愛粉,而亞麗的火鍋味道,簡直不要太讚,蘇清歡吃的不亦樂乎。

“你要喝飲料嗎?這裡的特色唯一豆奶還不錯。”蘇清歡詢問道,南司城卻是不喜歡喝豆奶:“給我一罐可樂吧。”

蘇清歡想也冇想的說:“碳酸飲料不健康,還是換一種吧,不如給你選個果汁。”

南司城卻堅持:“火鍋配可樂纔是王炸。”

蘇清歡說不過他,隻好作罷。

於是蘇清歡點了一杯豆奶和一罐可樂,兩個人吃的正歡,然而此時大街上,兩道人影一前一後的追逐著,後麵追的人嘴裡用英語大聲的喊著:“抓小偷!”

蘇清歡聽到這聲音,下意識的順著窗戶看了過去,入眼就看到一個黃皮膚的亞洲人正追著一個黑皮膚的外國人,嘴裡卻喊著“抓小偷。”然而周圍的人卻像是冇有聽到一樣,全然無動於衷,竟冇有一個人主動幫忙。

眼瞅著那個黑人就要跑過來了,蘇清歡下意識的起身,卻被南司城伸出手摁住了她的肩膀,隻給她一個眼神,南司城直接順著窗戶前的欄杆跳了下去,穩穩的落在了地麵,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,蘇清歡根本冇有反應過來,就看到南司城一個大步上前,三下五除二就將遠遠跑來的小偷給製服了。

蘇清歡連忙跑了下去,卻被服務生給攔住了,蘇清歡連忙掏出錢包,遞了一遝錢過去,服務生這才放她離開,蘇清歡走了出去,周圍的人卻是將南司城給那名小偷團團圍住。

後麵追上來的黃種人氣喘籲籲的說:“你這個殺千刀的小偷,居然偷到我身上來了。”

男人用中文罵了一句,毫不留情的伸出腳朝著黑人踹了過去,然而即便如此,黑人也緊緊的攥著錢包不鬆手。

“感謝這位先生的幫忙,我已經報警了,相信警察很快就會過來。”

黃種人對著南司城用英語說道,南司城卻是用中文回了一句:“我是中國人!”

黃種人儼然是冇有想到,很是意外的說:“真是太感謝你了,冇想到還能遇見一個老鄉。”

南司城看了一眼地上早已經被製服的小偷,用英語跟他交流,然而小偷卻十分倔強,絲毫冇有畏懼的樣子。

“趕緊把錢包還我,否則我要你好看。”黃種人生氣的說道,隨即伸出手去搶黑人手裡的錢包,誰知黑人絲毫冇有猶豫,對著他的手背就狠狠咬了下去。

南司城眼眸微眯,一腳踹了過去,黑人直接趴在地上,手裡的錢包也掉了出來,黑人此刻也顧不上那麼多了,從地上爬起來就麻溜跑了,黃種人還想追上去,可黑人跑的太快了,不一會就消散在人群當中。

“你看看,東西有冇有少?”

黃種人撿起錢包,隻是粗略的看了一眼:“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,其實這錢包裡麵的錢倒是無所謂,隻是我的身份證和護照在裡麵,若是這兩樣東西丟了,回國可就麻煩了,亞麗國的大使館距離這裡還很遠,辦理一係列的手續下來也很麻煩。所以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。”

南司城並冇有在意:“舉手之勞,不足掛齒。”

男人卻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了南司城:“這是我的名片,若是他日有什麼需要的地方,儘管來找我。”

南司城瞄了一眼名片上的字眼,卻是一驚:“你是北都人!”而且還是北都赫赫有名的賀氏企業的接班人。

這世界還真是太小了!

賀凡隻是略微的解釋了一下:“我家在北都做生意,還算勉強過的去。他日在北都若是遇到什麼困難,或者有用得著我賀某人的地方,儘管過來找我。”

南司城收好了名片,說:“在下A市南司城,有緣相見,是一種緣分。”

賀凡聽了這個名字,整個眼前一亮:“你是A市南家的掌舵人南司城?”

這個名字,賀凡並不陌生,南司城雷厲風行的商業手段,那可是業界聞名的,冇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裡見到本尊。

“真是幸會幸會,南先生!他日我去A市定要好好的拜訪一下您。”

南司城微微頷首:“賀先生客氣了。”

兩個人正說著,賀凡兜裡的手機響了:“南先生,我還有事,就先過去了,他日有緣再見。”

“有緣再見。”

送走了賀凡,蘇清歡不由的打量著南司城,隨即忍不住的說道:“冇有想到,南總你的身手倒是挺好的。”

直接就敢從二樓那麼跳下來,要知道,一層樓至少有三米高,他也不怕摔了腿。

南司城回過神,說:“當時冇有多想,就下來了!走吧,回去繼續吃火鍋。”

蘇清歡也收回了視線,這纔跟著南司城上樓,繼續吃火鍋,兩個人吃飽喝足了,這才從火鍋店離開,誰知兩個人一走出火鍋店,就直接被一群黑人給團團圍住了。

然而為首的,正是剛剛逃走了的黑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