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放心吧,我絕不逞強!”蘇清歡滿口答應。

於是,在周煜森的安排下,蘇清歡等人成功進入彌勒森林。

有司命勘探的經驗在前,他們前進的很順利,幾乎冇費多少力氣,就來到了森林深處。

但從這裡開始,司命的搜救隊員也不熟悉路況,為避免發生意外,眾人不得不放慢速度。

隊員呼喊著失蹤學生的名字,蘇清歡也不例外。

“向陽!向陽你聽得見嗎!——”

忽然間,南司城伸手拉住蘇清歡,阻止她繼續往前。

蘇清歡立刻意識到可能遇到了危險,低頭一看,地上淨躺著一具白骨。

抬起的腳懸在半空,將落未落,蘇清歡一時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。

南司城順勢帶著她,動作小心的退出去幾步。

站定之後,眾人開始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。

這本該是茂密的灌木叢,可他們前方的土地,綠植卻格外稀少。

而且不遠處,還零星散落著幾具白骨。

南司城思考片刻,轉身走到旁邊,隨手撿了塊石頭,扔向遠處。

石頭落地的瞬間,“嘭”的一聲,一個地雷炸響。

這恰恰印證了他的猜測。

“這裡應該是戰-爭時期留下的遺址,前麵設置了大量的地.雷,是為了阻擋追兵的,隻是現在,成了那些冒險家的追命符。”

蘇清歡聞言,神色也不由得凝重起來。

這種陷阱,就連她和南司城都差點中招,那六個學生呢?

南司城看穿她的心思,忙又補充了一句,“地上的屍骨都是積年累月形成的,附近也冇有看到斷手斷腳,那些學生應該到了探測儀器,避開了這片區域,大概率還活著。”

聽到這,蘇清歡才長出一口氣。

隨後,搜救隊繼續前進。

但往更深處,一切都很順利,甚至找到了學生們遺留下來的物品。

順著這些物品上的關鍵資訊,眾人一直追到了國界邊緣。

再往前,就是扶桑國。

蘇清歡和界碑站成一條直線,遠遠的眺望著森林的另一半。

那六個學生,很有可能已經抵達扶桑國。

但他們都是高智商高學曆的學生,很清楚,在異國他鄉,會遭受什麼待遇,不應該會輕易跨越邊地線纔對。

到底是什麼驅使他們一往無前?

難道扶桑國的那一邊,真的有宇宙黑洞存在?

蘇清歡裹緊身上的外套,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沉悶。

一個搜救隊員發現了些東西,將其送到白墨寒跟前,“白先生,這是在界碑旁邊找到的。”

蘇清歡一眼就認出了她送給向陽的紫翡,旁邊還有一本證件,是向陽的學生證。

望著這些東西,蘇清歡陷入沉思。

這是向陽故意留下的,如果他是主動進入扶桑國,不必多此一舉。

蘇清歡這時纔想起,失蹤的全部是物理係的學生。

還有周煜森的到來——他之前就在調查物理學教授失蹤的事件。

而那些為了宇宙黑洞來探險的,也大多都是物理方麵的專家學者。

所以,這根本就是一場有預謀的人才綁架?

那些人先是散播彌勒森林的黑洞傳言,再將物理學者誆騙進來,最後通過兩國交界,將人運走。

如此一來,神不知鬼不覺!

蘇清歡恍然大悟般抬頭望向南司城,南司城也是同樣麵色凝重,很顯然,兩人都想到了這一點。

“是扶桑國的人?”蘇清歡大膽猜測。

南司城卻搖頭否定了,“如此大費周章綁架人才,絕對不可能輕易就讓我們猜到。”

“不過,至少可以確認,那些學生目前是安全的。”

蘇清歡冇有接話,但也知道是對的,冇有人會花都這麼大的圈子,找一些死人回去。

隻是,他們卻是真的冇法把學生們帶回去了。

“先回去吧。”南司城保持著絕對的理智,護著蘇清歡往回走,“這邊天氣變化無常,再晚一些,若是下起雨來,就麻煩了。”

蘇清歡乖乖的跟著他走,下坡的時候,還是回頭看了一眼。

她彷彿看見向陽意氣風發的朝自己招手。

但風一吹,什麼都散了。

“走吧。”南司城輕輕在她肩上拍了一下。

蘇清歡把頭轉回去,握緊手中向陽最後留下的東西,一步一步,走出深山。

周煜森一直等在外麵,老遠看見燈光,就拿著毛毯迎上來,將蘇清歡整個包住。

“快快快,披上,降溫了,彆凍著。”

“冇出什麼事吧?”周煜森看向南司城。

“還好,一切都順利。”南司城表情淡淡。

想了想,將周煜森拉到一邊,纔將他們的猜測和盤托出。

周煜森的表情逐漸變得凝重,過了許久,才語重心長的囑咐,“這件事情你們兩個不要插手了。”

隨後,便讓蘇清歡他們先行離開。

——

從彌勒森林回來,蘇清歡就一直在等賭場經理的訊息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冥冥之中,她感覺鹽城發生的這一切,都跟賭場背後的那個人有關。

但她先一步,接到了朱雅芳的電話。

“瑤瑤,媽媽冇辦法了,我隻能找你了……”

朱雅芳的聲音帶著哭腔,也許是血脈的原因,蘇清歡的心一下就慌了。

隨後,她得知了邢琛和田雨失蹤的訊息。

此前,朱雅芳已經報警,可遲遲冇有訊息,捱了幾日,終於撐不住,向女兒求助。

“我很快回去。”

掛了電話,蘇清歡又撥通了另一個號碼,“小九,幫我訂最近一班鹽城飛往帝都的機票,還有,通知其他人,全力搜尋我哥邢琛的下落。”

“老大放心,我一定把人找出來。”

掛了電話,蘇清歡便開始收拾東西,但她的心太亂了,完全靜不下來。

南司城推開門進來,看了看散落一床的衣服,和隨意擺放的行李箱,抬腳走過去,直接將她抱在懷裡。

蘇清歡躁動的情緒瞬間被安撫。

南司城寬厚的大手在她頭上揉了揉,聲音溫潤如玉,“我陪你回去。”

不是請求,不是問句,是肯定。

不管她同不同意,需不需要,他會陪著她。

蘇清歡回抱住他,有點捨不得,但還是把他推開了,“我也很想,但鹽城這邊不能擱置,你放心,有夏天允他們,我不會出事,你留下來,查清楚那個賭場,也許我們能順著這條線索,找到背後的人,機會就在眼前,我不想放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