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叫做向陽的男生顯然很不服氣,翻了翻眼,扭頭就走。

帶隊老師馬上命令學生原地等候,在蘇清歡他們跟前,追到了人。

“你這是在做什麼?實習守則來之前冇看過嗎?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一走了之,出了事,我是要負首要責任的!”老師氣得把眼鏡摘了,氣喘籲籲的瞪著他。

為了不影響實習,又主動放低態度,“好了,回去跟著隊伍,我會當什麼事都冇發生過的。”

但向陽一臉傲氣,完全不為所動。

這可把老師氣得夠嗆,眼看著就要發火,蘇清歡走上前,給老師遞了個眼色色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
她走到向陽麵前,拿起他的手,將剛纔撿到的紫翡放了上去,“同學,知道這是什麼嗎?”

“礦石。”向陽說完,又補充了一句,“翡翠礦石。”

“嗯,還不錯,知道這裡是翡翠礦。”蘇清歡點頭,予以肯定,但又話鋒一轉,“但你說的不全對,你手上的是翡翠冇錯,可卻是紫色的翡翠。”

“我知道,紫羅蘭玉,極為少見,尤其皇家紫,最為珍貴。”向陽對答如流。

“冇錯,你比我想象的,要更博學。”蘇清歡不由得對他刮目相看,不過麵上並冇有表露出來,不動聲色的繼續往下說,“可是你知道嗎,這個礦開采不到百分之一,我們卻已經找到數十枚異色翡翠。”

“這怎麼可能呢?”向陽根本不信,“普通翡翠尚且要經過萬年的孕育,異色翡翠,需要特殊資源,才能出現一枚,怎麼可能會如此密集的出現在同一個礦場。”

“可這的確是事實。”蘇清歡不緊不慢地說道,“你想想,若是今天冇有實地來勘驗,你會有此發現嗎?”

“華夏人,‘紙上得來終覺淺,覺知此事要躬行’,西方物理學家也說,‘實踐出真知’,現在你還覺得,實地實習是浪費時間嗎?”

向陽握緊手中的紫色翡翠,一番思慮之後,望著蘇清歡,鄭重其事的點了下頭,“我知道了,姐姐,謝謝你,我會謹記這一點的。”

蘇清歡欣慰的笑了,“既然我們這麼有緣分,這枚翡翠原石,就送給你當做禮物吧。”

“這個太珍貴了,我不能收的。”向陽把翡翠遞迴去。

“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。”蘇清歡把他的手合上,慢慢推回去,“如果覺得不好意思呢,就加倍努力,我期待看見華夏,多一位物理院士。”

向陽深吸了口氣,捏緊翡翠,大聲道,“好!”

“歸隊吧,早點完成實習,早點回去,礦場還是太熱了。”蘇清歡提醒道。

隨後,向陽便和老師回到了隊伍中。

——

原以為這隻是一次簡單的邂逅,可是幾天之後,蘇清歡再一次見到了向陽。

隻不過這一次,是在新聞上。

“社會晚報:日前六名物理係大學生為完成畢業論文,組團前往彌勒森林,於昨夜淩晨三點與外界失去聯絡,目前警方已經全力組織人員進行搜救。”

“據悉,彌勒森林也被譽為吃人森林,傳言外星黑洞產生於此,為研究科學現象,大批專家學者前赴後繼,迄今為止,失蹤者難以觸及,但因為彌勒森林地處扶桑國與華夏交際,歸屬問題至今存在爭議,其中神秘始終未能揭示於人前……”

蘇清歡望著螢幕上失蹤者的照片,眉頭一點點擠向眉心,神色凝重的轉頭,看向旁邊的南司城。

那個叫向陽的學生,那麼討厭曬太陽流汗,是聽了她的話,纔會跑進那座森林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自己一番慷慨陳詞,居然害了六個學生。

這些傢夥,怎麼這麼一根筋呢!?

不等她開口,南司城已將她攬入懷中,“我明白,我陪你去找。”

司命的動作很快,搜救隊是現成的,集合完畢之後,就出發前往彌勒森林的入口。

但到達的時候,入口已經被查封了,大批的警察和失事者的家屬守在圍欄外,哭喊聲和警笛聲,使得這片原本幽暗的森林更添了幾分詭秘。

蘇清歡從車上下來,和南司城一起上前交涉,希望聯合警方,一起進去搜救。

但警方麵對眾多輿論壓力,不再允許群眾進入。

正以為要無功而返的時候,又有幾輛警車開來。

車門打開,蘇清歡看見周煜森從車上下來,瞬間燃起希望,主動迎了過去。

“周叔叔。”

“清歡?你怎麼在這?”周煜森著實吃了一驚。

“裡麵的學生我認識,我想讓你跟他們說一聲,放我們的人進去搜救。”蘇清歡懇求道。

周煜森看了看她身上的行裝,眉目微蹙,“你也要去?”

蘇清歡聽出了這句話裡拒絕的意思,神色變得凝重,“是,我要去,那些學生是聽了我的話才進去的,我有相當大的責任,必須要平安把他們帶出來。”

“不行,這裡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進去,除了你。”周煜森決計不肯讓蘇清歡去冒險,“救人的事,自然由警.方處理,你們的人,根本不知道裡麵的情況,進去反而會多增加傷亡。”

“這一點你可以相信我們。”南司城插話道,“這幾年在這個森林失蹤的人不少,我們的人進去找過幾次,經驗這方麵,不成問題。”

周煜森看著“白墨寒”的臉,眼神有幾分戒備,“我認識你,司命的主事人,是你把清歡帶到這兒來的?”

“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,周叔叔,人我是一定要進去救的,你知道,我做的決定誰都攔不住,你要是不讓他們給我開路,我就自己去找路,到時候受了傷,或者是碰到什麼毒蛇野獸,傷了自己,你可彆後悔!”

蘇清歡強行打斷兩人的對話。

“嘖,你這孩子,又來這一套,你就是不能讓我少操點心,老老實實的待著嘛?”周煜森氣得頭疼。

“招不怕舊,有用就行,你就說,要不要給我開路?”蘇清歡一臉決絕。

周煜森望著她的眼睛,終究還是歎了口氣敗下陣來,“我替你去說就是了。”

頓了頓,又嚴肅提醒道,“救人歸救人,若是找不到,你可不能一條路走到黑傷了自己,儘力就好,可記住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