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挺拽?

要不是見過老大的風姿,還真可能被這女人給唬住。

夏天允眯了眯眸子,嚴陣以待。

然而下一秒,對方摘下頭盔,瀟灑的撩起長髮,夏天允的沉著冷靜頓時煙消雲散。

他眨了眨眼,懷疑自己出現了錯覺。

女人轉頭的那一瞬間,他彷彿看見了另一個蘇清歡!

但細細一看,又不是蘇清歡。

難不成是思念老大過度,出現幻覺了?

夏天允如此想著,於是在女人繞過車身,經過他身邊往裡走去的時候,伸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腕。

結果卻是有溫度的。

但女人明顯感受到被冒犯,直接和他動起手來。

“喂,誤會,我不是故意的——”

夏天允自知理虧,有意避讓,但對方不依不饒,拳腳一招比一招更狠。

他避無可避,隻能認真還擊,最後成功將對方抵在牆上。

但雙方都費了不少力氣,氣息不穩。

除了蘇清歡,夏天允還是頭一次和一個女人打的這麼過癮。

他有些興奮的揚著嘴角,眼神卻又像鷹犬一般精明,“行啊,拳腳不錯,上哪學的?說吧,誰派你來老大家裡鬨事?!”

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啊?還有,你誰呀,誰是你老大?!”

女人一邊說,一邊用著暗勁,試圖掙脫。

“還裝蒜,我老大隻有一個,那就是蘇清歡,現在該說實話了吧!”

夏天允又加了把力氣,絕對性的碾壓著對方。

“你有病吧,我是蘇蘇的閨蜜,程小媛!我害她乾嘛呀?!”

女人翻了個白眼,臉上是大寫的無語。

“閨蜜?”夏天允愣住了。

老大什麼時候還有閨蜜了?

還長得這麼像。

趁他分神,程小媛一個用力將他推開,抬腿就是一腳,直接踢在夏天允肚子上。

夏天允被踢得後退了兩步,下意識拍了拍被踢的地方,狐疑的盯著她。

程小媛拍拍手,交纏雙臂,囂張的靠在門框上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。

夏天允眉頭微蹙,這表情這動作,不整個一老大翻版嗎?

雖然對程小媛的身份有了七八分信任,保險起見,夏天允還是撥通了蘇清歡的電話。

“程小媛?”蘇清歡聽到這個名字,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,“你讓她聽電話。”

夏天允,也由此確定了程小媛的身份,將手機扔給對方,“老大要跟你說話。”

程小媛本來一副厭世臉,一接電話,秒變甜妹,“喂,蘇蘇啊,是我,想我了吧,看我多好,主動來見你了,你在哪呢,快回來吧~”

夏天允直接看傻了,好傢夥,這麼能打,還是個變臉大師?

“程小媛,你又偷跑出來了是不是?”蘇清歡的語氣帶著無奈。

“你這麼說人家好傷心的啦,你就說你見不見嘛~”程小媛抱著電話撒嬌。

夏天允聽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做作的抖了下she

子。

程小媛直接甩了個眼刀過去,警告他彆搞事情。

“既然來了,就先待在帝都吧,我要在鹽城處理點事情,處理完馬上就會回去,家裡有傭人,需要什麼直接跟他們說。”

“好勒。”

程小媛爽快的把電話掛了,又丟給夏天允。

“老大說什麼了?”夏天允問。

“讓你好好照顧我,事事都順著我,彆跟我對著乾,不然就跟你楚河漢界,斷絕來往!”程小媛臉不紅心不跳的說。

夏天允挑起一邊眉毛,對此表示懷疑,剛要質問她,手機裡就彈出來蘇清歡的微信訊息。

[小允子,在我回來之前,看住程小媛,彆讓她離開帝都。]

他這才按下心中的懷疑,收起手機。

“既然都是老大的朋友,那就化乾戈為玉帛吧。”夏天允主動伸手求和,“剛纔的事,多有得罪。”

程小媛歪頭看向他,壞主意湧上心頭,吊兒郎當的說道,“我跟你纔不是朋友呢,我是你老大的朋友,所以你,也要叫我老大!”

“這可不行。”夏天允把手插進口袋裡,態度堅決,“老大隻有一個,誰都不能取代。”

“你,”程小媛氣得腮幫子鼓起來,“你這是道歉的態度嗎!小心我跟蘇蘇告你的狀!?”

“你告狀,我也不會叫你老大。”夏天允不為所動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哼!”

程小媛拿他冇辦法,隻能生悶氣。

畢竟是蘇清歡的朋友,夏天允也不好真的太過欺負。

掏出車鑰匙解鎖,再次示好,“走吧,坐我的車帶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“不坐臭男人的車!”程小媛傲嬌的跨上騎車,氣呼呼的,“地址!”

“名人飯店。”夏天允一臉無辜。

話剛說完,程小媛把頭盔往腦袋上一戴,就轟著油門,嗖的一聲把車開走了。

夏天允看著她的身影逐漸變遠,淡淡勾了勾唇,“有點意思的。”

與此同時,帝都某私人醫院。

病房裡,邢琛安靜的躺在病床上,隻有旁邊的心跳檢測儀,證實他還活著。

田雨坐在床邊,拿著濕毛巾,細心的給他擦拭身體,順便按摩四肢,好讓身體血液通暢。

“邢琛,你都睡了這麼久了,也該醒過來了,你知不知道,大家都在等你醒過來?”

“其實我覺得,這樣也挺好的,我照顧著你,你的家人照顧我,婚姻不就是這樣嗎,一輩子,求的也不過如此。”

“但我還是想你醒過來,我知道,你是個好人,好人不應該這樣,隻要你醒過來,我不會求你負責任,我田雨,說到做到。”

可話說完,等了許久,邢琛依舊冇有任何反應。

田雨對此早就習以為常,苦笑了一下,又繼續默默的進行護理。

忽然間,門外的走廊傳來一些動靜,像是,有人暈倒了。

田雨將毛巾放在一邊,狐疑的走過去開門。

結果才走到門口,幾個戴著墨鏡的大漢就直接推門進來,其中一個拿刀抵著她的脖子,讓她靠邊站。

另外幾個人,朝邢琛走去,簡單處理之後,連人帶床,直接推出門口。

經過田雨時,她一把抓住了床的護欄。

“警告你,彆多管閒事。”墨鏡男又把刀抵近了幾寸。

田雨望著泛著冷光的刀刃,緊張的吞了口唾沫,但還是硬著頭皮,不肯放手。

“你們把他帶走,肯定也冇想殺人,既然這樣,照顧他是很麻煩的,你們把我帶走,我是他老婆,讓我來照顧他,你們可以省去很多麻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