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萬織雲絕望的搖著頭,“冇用的,我父親的遺產中列明瞭,在我成年之前,所繼承的遺產部分,全部交由我後媽打理監管,這次我回去,她已經找好藉口,說錢都虧光了,一分錢都不會給我!”

“難為你了。”蘇清歡感同身受,冇有人可以依靠,總是這般無助。

萬織雲還是哭,或感動,或無奈。

蘇清歡看著心裡很不是滋味,轉頭看了眼南司城,又回過頭來,將手輕輕覆上萬織雲的手背,“你既然是我的學生,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,這件事我不會不管,先好好休養,等你好了,我帶你回去,拿回自己應得的。”

“蘇小姐——”萬織雲感激的,不知道該說什麼,作勢要爬起來行禮。

“行了,不要弄這些虛的。”蘇清歡按住她,“你還是先讓自己活下來吧,要是你死了,我也師出無名,到時候這些苦難,豈不是白受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萬織雲吸了吸鼻子,“我會好好養傷,蘇老師,你是我的榜樣,有朝一日,我也定可以獨當一麵!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蘇清歡拍拍她的胳膊,柔聲道,“夜深了,快睡吧,好好休息!”

從醫院出來,蘇清歡顯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剛纔不還像個長輩一樣安慰彆人,怎麼現在反而自己不高興了?”南司城拿她開玩笑。

“冇有不高興,”蘇清歡抬頭望著月亮,長出一口氣,“隻是覺得,這世間的苦難,太多了,明明我也過的一塌糊塗,卻還是見不得常人的疾苦。”

南司城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,“這大概這是為什麼,上天給你這麼多天賦的原因吧,你從來不恃才傲物,能與常人共情,不知道有多少人,因你的存在,覺得這世上多了一絲溫度。”

他做這個動作的時候,蘇清歡感覺,她像是一隻貓,被他溫柔撫摸,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來。

這大概就是貓咪被撓癢癢的時候,莫名的化學反應吧。

“南先生,你今天的嘴過分甜了!”蘇清歡調侃道。

“是啊,為什麼這麼甜呢?”南司城順勢將她圈在懷裡。

“為什麼?”蘇清歡笑著抬頭看他。

“因為……”南司城低頭,毫無預兆的,在她唇瓣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,眼神瞬間變得溫柔,“因為你是甜的。”

——

鹽城礦場。

十平方米的鐵棚之下,堆積著剛開采出來的翡翠原石。

蘇清歡和戴著白墨寒麵具的南司城,站在石堆旁,以中間的柱子為界,將其分成兩堆。

“我挑左邊,你挑右邊,十分鐘,誰能先挑出異色翡翠,或者挑出的異色翡翠多,誰就贏。”蘇清歡信心十足的宣佈比賽規則。

南司城雙手抱在胸前,挑了挑左邊眉毛,“南太太,你那邊的石料明顯比我這邊多,這樣比公平嗎?”

蘇清歡勾了下嘴角,轉頭理直氣壯的反問,“南先生,你確定要跟太太講公平?”

南司城無奈歎息,“比吧,比吧,反正也贏不了……”

但最後的結果是,兩人都找到了兩塊異色翡翠。

“僅僅是這一堆原石,就出了四塊異色翡翠,冇開采的,不知道又有多少,看來輻射的效果,越發變大了,鹽城,是該要好好查查。”

望著遠處開采的礦洞,蘇清歡和南司城捏著手裡的翡翠,陷入了沉思。

——

晚上,南司城前往另外的礦場處理業務。

蘇清歡一個人百無聊賴,就到鎮上的酒吧街去,隨便找了家小酒館放鬆。

酒剛上來,駐唱歌手也上台了。

蘇清歡拿起酒杯,往台上一看,頓時又將酒杯放回去。

鹽城這個彈丸之地,居然接連碰到故人。

台上,女人抱著電吉他,旁若無人的演奏者,她唱得十分賣力,每一個動作表情都詮釋著歌曲的內涵。

她一共唱了兩首曲子,結束之後,鞠躬謝過觀眾,就開始收拾東西。

可這時候,一位男客人,搖搖晃晃的,拿著酒杯上台去,似乎是要請她喝酒?

“我的工作是唱歌,不是三陪,抱歉了我不能喝。”女人態度強硬,不受脅迫。

男人直接把手裡的酒潑了上去,罵罵咧咧的就要動手。

好在老闆發現及時,趕忙上前將人攔下,好一通安撫,才成功讓客人消氣。

但女人收拾好東西,就直接離開了。

冇有道歉,也冇有要求道歉,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。

蘇清歡追出去的時候,正看見女人往機車上綁吉他。

她走過去,遞上隨身攜帶的紙巾。

女人抬眸冷淡的看了她一眼,又繼續低頭,穩固吉他。

蘇清歡把紙收回去,開始自言自語。

“周涵蕊,雙料影後,全能藝人,星途無限,在最大火的時候,卻偏偏捲入影帝時光的婚姻,後被造謠,明明是受害者,卻成了加害者,事業陷入低穀,至此一蹶不振。”

“我說的對嗎?”

周涵蕊停下手裡的活,靠坐在車上,態度悠閒散漫,“你調查我?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蘇清歡轉過去,和她正麵相對,“隻是我很好奇,時光這樣的男人,你為什麼會如此輕易相信他?”

“這是我的私事,與你無關。”周涵蕊似乎很不願提到這個男人。

“Fi

e,說不說都是你的自由。”蘇清歡走過去,遞給她一張名片,“這是我來找你的理由,如果想付出的話,隨時打這個電話,提我的名字,一切待遇從優。”

說話的時候,南司城的車停在對麵路邊,朝她按了下喇叭。

蘇清歡揮手打過招呼,又囑咐了周涵蕊一句,便穿過馬路,坐上了南司城的副駕駛。

“什麼事這麼高興?”南司城在她毛茸茸的頭頂揉了揉。

“簽了個王牌,當然高興。”蘇清歡得意的不行。

“可我看人家好像不怎麼願意搭理你。”南司城客觀的說。

周涵蕊的確長著一張冷淡臉,這也是時下最受歡迎的類型。

“你等著看好了。”蘇清歡自信的望著前方,“她一定會再找我。”

一個對音樂還有著熱愛的人,是絕對不會容許自己,死在默默無聞的角落裡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