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把柳老不同時期的作品湊在一起,就真以為是自己的東西了?”

此話一出,台上的選手頓時大驚失色,羞愧的癱倒在地。

他明明臨摹得如此高明,竟然還是被看穿。

“把這個臨摹的人趕出去,永遠投入黑名單,書協,不歡迎此等品行惡劣之人!”

雷霆之音,震懾全場。

現場的安保人員立刻上台,將人架起,拖了出去。

卓曉萱旁邊的周岩,還在幸災樂禍的落井下石,“當著這麼多書法大家的麵,弄這種拙劣的手段,以為全天下的人都跟他一樣蠢嗎?”

卓曉萱手心直冒冷汗,臉色忽然間變得煞白。

臨摹。

她驚恐的看向評委席,跟著那雙眼睛,此刻在卓曉萱眼裡,恐怖如斯,彷彿一麵巨大的照妖鏡,隨時可能讓她現出原形。

卓曉萱緊張的做了個吞嚥的動作,打開手包,將裡麵的S級胸章緊緊握住,彷彿上麵有著無窮的能量。

她緊緊咬著下唇。

一遍遍給自己做著心理疏導。

冇人看得出來。

肯定不會被看出來的。

Qh大師現存於世的作品,隻有在藏寶閣的那幾幅,其他的字,根本冇人見過,她臨摹的字帖也在自己手上,冇有人會知道她是臨摹。

況且,她有S級勳章在手,就算被髮現了,也可以說是QH大師的學生。

“十二號。”

主持人在台上叫到了卓曉萱最開始的號碼球。

卓曉萱莫名的被嚇得抖了一下,纔想起來,應該是蘇清歡要上場了。

她抬頭望過去,然而上台的卻並不是蘇清歡,而是一個短髮女生。

怎麼回事?

蘇清歡又和彆人調換了號碼?

那她現在是幾號?

卓曉萱忐忑不安的,在參賽者中尋找蘇清歡的身影,但由於太過緊張,一直冇有發現對方。

而這時,台上的萬織雲已經完成作品,出乎意料的,評委給出了全場最高分,八十六分。

卓曉萱聽到分數,不免多看了對方一眼。

看著萬織雲欣喜的模樣,卓曉萱心裡的恐慌頓時被壓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鄙夷。

才八十多分就是要成那副模樣,連九十分都得不到,有什麼好高興的?

再看評委席,評委們也交頭接耳,難得露出欣慰的笑容,顯然對萬織雲很滿意,不過仍就有所保留。

卓曉萱肯定,她就是評委們的保留節目,他們的最高分,是為她而留。

殊不知,他們等的,是能給評委打分的天才。

“二十五號。”

終於,主持人叫到了卓曉萱的號碼。

卓曉萱做了幾次深呼吸,努力剋製著讓情緒平定下來,然後在周岩滿懷期待的目光中,淡定自若的走上台。

站在書協準備好的書桌前,卓曉萱先是閉上眼,用一分鐘在腦海裡回憶了一遍《春江花月夜》的每個細節。

隨後提筆,根據記憶,從善如流的臨摹出來。

十分鐘之後,落筆乾脆,一幅氣勢恢宏的書法作品呈現在全場觀眾麵前。

大廳陷入短暫的沉默,卓曉萱屏住呼吸,緊張的等待評委打分,但卻有意迴避著耿直的目光。

直播鏡頭特意轉到卓曉萱的作品上,給了個大特寫,以供現場內外的觀眾欣賞細節。

鏡頭所到之處,每一個字都雄渾有勁,氣勢磅礴,可見作品的主人,是怎樣的卓爾不凡。

一首詩讀下來,彷彿人也跟著置身古代,享受詩人的縱情灑脫,把酒言歡。

周岩坐在評委席後麵,前麵正好就是耿直。

“耿副會長,台上是我的學生,字寫的如何?”周岩故意顯擺起來。

今天他總算能揚眉吐氣,好好殺殺耿直的威風了。

出乎意料的,評委席的書法大師們,冇有想象中的熱情和意外,反而表情有些複雜。

毫無疑問,卓曉萱寫的字,是前二十五位選手中,最為出色的,即便是剛剛得到最高分的萬織雲,和她也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。

可這些評委們,前不久纔剛剛見過蘇清歡的字,如今再看卓曉萱的,怎麼看,都覺得似曾相識。

隻是蘇清歡在預評級的時候,寫的並不是《春江花月夜》,他們一時之間也無法確定,究竟是出現了兩個天才,還是其中一個,臨摹了另一個的字。

耿直的眼神最為毒辣,看的出來卓曉萱的字雖然灑脫,但距離天才,還少了一些神韻。

“卓曉萱。”耿直再一次放下打分表,耐著性子問道,“聽說你是周教授的學生?”

“是的。”卓曉萱點頭承認。

“可是據我所知,你在台上寫的清書,並非周教授所擅長的,又是誰點醒你的呢?”耿直問出了眾評委的心聲。

周岩聽了有些不高興,“耿直,你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曉萱不能自己參透其中奧妙?她從來就是個悟性極高的人,咱們之間的矛盾,冇必要拿晚輩來出氣,都是在書協有頭有臉的人,還是注意點影響吧!”

耿直無奈偏頭望向身後,“周教授放心,我要是拿不好公平這桿秤,秦會長也不會準我代理協會事宜,你要是覺得我有失公允,待會會長來了,儘管去告我的狀便是。”

周岩張了張嘴,試圖繼續爭辯,但耿直又開口繼續道,“但是在那之前,請你分清輕重緩急,這是現場直播,不是處理私怨的時候。”

說完,就轉過頭,再次看向台上,“卓曉萱,你可以回答了。”

周岩氣不過,轟的站了起來,但在旁邊幾人的拉扯下,最終還是壓著火氣,憤然離席。

和耿直這個老滑頭,他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。

他走到旁邊的觀眾席,舉起右手捏拳,對著台上的卓曉萱,做了個加油的手勢。

卓曉萱點了點頭,然後微笑著緩緩開口,“的確,我是經高人指點,纔有這番成就。”

“哦?”耿直眼前一亮,“說說看,是哪位書法大家?”

周岩聞言皺了皺眉,心情有些複雜,卓曉萱跟從彆人練字這件事,從未對他提起。

她真的把他當老師嗎?

“相信幾位評委都看出來了,我的字,有清書的風骨,這正是因為,我曾有幸,得到QH大師的指點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