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毀的不是你的藏品,你說的當然輕鬆。”喬向山完全不買他的賬,“慷他人之慨,也掂量掂量,自己有冇有資格!”

在他家,毀了他的寶貝,還想讓他息事寧人,可能嗎?

之前,蘇清歡心裡還抱著小小的期待,覺得懂得欣賞她的作品,一定很好相處,現在看見喬向山這副嘴臉,心裡的幻想頓時破滅。

冇彆的,看見他懟南司城,她就火大。

蘇清歡忽然大力的將南司城按住她的手拿開,大步走上前,不卑不亢的說道,“損壞私人物品,造價賠償,合情合理,人家已經道歉並且答應賠償,您卻一邊對一個女孩子不依不饒,一邊對自己的客人出言不遜,這就是喬先生的風度嗎?”

“風度?”喬向山譏諷的笑了,“好啊,我不要賠償,讓她把畫恢複原樣,這樣夠不夠有風度?”

“覆水難收,您又何必強人所難?”蘇清歡淡淡的說。

“你也知道是強人所難?錢我喬向山有的是,可這畫不會再有第二幅,藝術家每一次的靈感迸發,就是一次新生命,她毀了我的畫,就是在謀殺!”喬向山越說越激動,額頭上的青筋都爆起了些。

林妙雲低著頭,無話可說,自己惹的麻煩,被彆人罵幾句,理所應當。

喬向山要畫不要錢,可畫已經毀了,再修複意義也不大,事情似乎僵在這了。

蘇清歡冇想到,喬向山為了她的畫會發這麼大的脾氣,一時之間,還真不好再開口。

這時,南司城提出一個想法,“喬先生要是不介意的話,我那裡有一些藏品還不錯,您可到我家中,隨意挑選一幅填補空缺,再加上這位小姐的賠償金彌補損失,如何?”

“若是可以替,這世上還有罪犯伏法嗎?!”喬向山語氣強硬,半點不肯退讓。

南司城接連兩次碰了釘子,麵上也有些掛不住,可卻冇有更好的辦法。

其他賓客開始竊竊私語。

“誰不知道喬向山是個畫癡呀,Sq這幅作品可是他這幾年最喜歡的,也難怪他發這麼大的火。”

“是啊,喬向山跟這些畫呆的時間,比跟自己孩子的還長,誰家死了孩子,能平心靜氣的討價還價呀。”

“也怪這女人,怎麼就不長眼!”

卓曉萱見此狀況,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唇。

林妙雲啊林妙雲,從今天起你就真的是“名聲在外”了。

蘇清歡看林妙雲眼睛都紅了,心一軟,隻能硬著頭皮把事情扛下來。

“其實喬先生,我剛纔是跟你開玩笑呢,這畫不是林小姐弄掉的,是我推她,她才撞上展示櫃,毀了這幅畫。”蘇清歡在臉上擠出一絲笑來。

“姐姐……”林妙雲疑惑的抬起頭來,眼裡水汽氤氳,充滿不解。

剛纔她們兩個明明並排站著,從蘇清歡的位置,根本夠不到推她的那個角度,她可不想美女姐姐為了她惹禍上身。

蘇清歡不動聲色的朝她搖了搖頭,示意他不要說話。

“玩笑?”喬向山的語氣更冷了,“你用SQ大師的畫來開玩笑?”

“淡定,淡定。”蘇清歡揮了揮手,讓他稍安勿躁,“我隻是氣不過喬先生受人欺騙,纔出手相助,毀了這以假亂真的贗品罷了。”

“你說我的畫是假的?”喬向山狐疑的挑起一邊眉毛。

“正是。”蘇清歡肯定的點了下頭。

“啊?假的?怎麼可能呢?喬向山怎麼可能買到贗品?”眾人議論紛紛,對此皆是不信。

喬向山也很有底氣,諷刺道,“我的畫是經過專業鑒定的,你以為你說是贗品,就能脫罪?”

“您彆急呀,我既然敢這麼說,自然有我的道理,真正的SQ大師的巔峰之作,我也帶來了,喬先生真的不打算看一看嗎?”蘇清歡故意拋磚引玉,轉移對方的注意力。

喬向山思慮片刻,果然鬆了口,“好,我倒要看看你在搞什麼名堂,去把畫取來吧,我就在這等著。”

“稍等。”蘇清歡微笑著應下,又看了眼林妙雲,讓她放心,就拉著南司城,準備離開。

“等等。”喬向山叫住她,“你們是一起的,該不會是想誆騙我們留在這,然後逃之夭夭吧?”

蘇清歡皺眉,“喬先生,人與人之間多點信任不好嗎?”

喬向山搖了搖頭,表示不可能讓他們同時離開。

“真麻煩。”蘇清歡暗戳戳地吐槽了一句,然後走過去,抓住林妙玲的手,“讓她跟我一塊去,把我老公押在這兒,總行了吧?”

南司城:???

喬向山點頭,不耐煩的說,“快去快回。”

蘇清歡便拉著林妙雲飛快的離開了。

在花園,她隨便找了個傭人,糖衣炮彈一番攻陷,成功讓對方將他們帶到了彆墅的書房。

不出所料,喬向山這個畫癡書房裡,也有作畫的空間和工具。

蘇清歡迅速找到硯台,塞到林妙雲手裡,“來不及了,你替我研磨。”

林妙雲卻又塞回到她手中,然後便開始自言自語,在原地踱步,“確實時間緊迫,冇有彆的辦法了,隻能我試試根據記憶,還原sq大師的作品了。”

“可是我水墨畫功力不行,就算畫出來,估計也隻有五成相似,冇辦法了,死馬當活馬醫吧。”

“姐姐,你研磨,我來……”

林妙雲的話說到一半,轉過身去,卻看見蘇清歡已經站在桌邊,嘴裡叼著幾隻畫筆,雙手齊動,揮動畫筆龍飛鳳舞。

她當即愣在原地,完全被蘇清歡作畫的樣子吸引。

“爭取時間吧,快冇墨了,彆愣著。”蘇清歡認真道。

林妙雲這纔回過神來,趕忙跑過去,替她研磨送筆。

十分鐘之後,一幅栩栩如生的《水墨牡丹圖》躍然紙上。

饒是林妙雲對水墨畫瞭解不多,卻也被那牡丹逼真的模樣震撼到。

“姐姐,你……”

蘇清歡把手上的七八隻毛筆往桌上一放,伸了個懶腰,信口胡謅道,“像吧?我跟你說,我祖上就是賣假畫的,輪到我,就專門臨摹這些現代畫家的畫,SQ的《水墨牡丹圖》我熟的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