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連串,全都是南司城發來的訊息。

[你在我身邊時,我總覺得三秋不過一日,你遠了,我才知何為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。]

[今日到了F國,一切順利,你可安好?]

[想見你,又怕忍不住去見你,唯有在這裡說給你聽。]

[歡歡。]

[知你最不喜糾纏,可我實在想你想的要緊,真想拋開體麵尊嚴,求你一回,你知我心意嗎?]

[相見歡,離彆苦,這幾日嚐盡苦滋味了,何時纔是儘頭?]

[隻一條,不要想著丟下我。]

不要想著丟下他。

麵對心愛之人,饒是南司城這般天之驕子,也變得患得患失。

蘇清歡看得心裡難受,又趕緊把手機關了,匆匆放進包包裡。

眼不見,心就不會亂。

——

翌日。

蘇清歡回學校上課,傍晚的時候,順便去了趟校長辦公室,處理設立獎學金的事情。

因為是和校長直接對接,手續簡化了不少,簽過字之後,就算是完成了。

“蘇同學,帝都大學有你這樣的學生,實在是學校的榮幸。”梁校長起身伸手和蘇清歡握在一起,“我代表學校和受獎勵的學生,感謝你的奉獻。”

“說好的校長,不說這些場麵話,我不習慣的。”蘇清歡苦笑道。

“那好,那就不說這個了。”梁校長把手收回來,從抽屜裡拿出兩張票,放到蘇清歡麵前的桌子上,“這裡有兩張畫展的票,有空可以帶朋友去看看,放鬆放鬆。”

“謝謝校長。”不是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,蘇清歡就收下了,“那完事兒了的話,我就先走了?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梁校長溫聲道。

蘇清歡點了下頭,隨即起身離開。

旁邊的助理見狀,趕忙小跑過去,用胳膊肘推了推校長,拚命的給他遞眼色。

梁校長恍然大悟,立刻出聲,叫住蘇清歡,“那個,蘇同學呀!你再等等!”

“還有事嗎?”蘇清歡腳步一頓,回過身來。

“那什麼,學校馬上要拍新一季的招生宣傳片了,校委會討論過了,你的形象很適合,不知道,你願不願意為母校拍個短視頻?”梁校長有些不好意思,剛剛纔接受了人家的獎學金,這回又要讓人家拍片子,有點得寸進尺的意思了。

“冇問題。”蘇清歡一口答應,“現在冇事了嗎?”

“冇事了,冇事了。”梁校長喜不自勝,哪裡還敢再提要求。

離開校長辦公室,蘇清歡就回了宿舍。

剛走到宿舍門口,就聽見裡麵米雪在打電話。

“……有點想,那,我們去哪?”

“好吧,聽你的。”

蘇清歡長長的輸了口氣,看向走廊外麵一片盎然的綠意,果真是春天到了,所有人都在戀愛。

她冇有偷聽的習慣,隻停留片刻,就大大方方的推門進去,直接走向自己的床位。

“不跟你說了,我室友回來了,回頭打給你。”米雪見她回來,急急忙忙掛了電話。

“其實你可以繼續的,當我不存在就行了。”蘇清歡調侃道。

米雪臉上一燙,冇有接話。

“是巫啟恒?”蘇清歡問道。

米雪點點頭,承認了。

“在一起了?”蘇清歡又問。

“還冇有。”米雪抬起頭來,眼裡卻是一片熾熱,“不過,我們有默契,和在一起冇有區彆。”

“那就是像情侶一樣相處,卻冇有情侶的名分了?”蘇清歡不免好心提醒,“米雪,你戀愛經曆少,但一定要多留個心眼,這個世界對女生太不寬容了,記得保護好自己。”

“我會的。”米雪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蘇清歡知道她有分寸,這才又道,“快去約會吧,不用管我,我這幾天嗜睡,想在宿舍好好休息會兒。”

“行,我不打擾你,再見清歡。”

米雪簡單收拾了一下,就拿著包出門了。

蘇清歡正要上床,手機卻突然響起簡訊提醒。

她打開一看,是一個群發號碼,簡訊的內容是:親愛的末日降臨玩家,歡迎加入末日降臨大家族,請於一週後在Ⅹ會堂集合,期待您的到來。

蘇清歡眉間一緊,怎麼回事,居然是發給她未曾對外公佈的私人號碼的?

她記得很清楚,登錄末日降臨遊戲的時候,並冇有進行相應的註冊驗證,對方是怎麼獲取她的資訊的?

看來這個末日降臨,背後也不簡單,不知道跟躲在背後想暗算她的那堆人,有冇有關係。

懷揣著疑問,蘇清歡打開電腦,根據簡訊下發的源頭追溯,結果隻追查到一個群發簡訊的平台,冇什麼可疑的地方。

線索又中斷了。

末日降臨,神秘又神奇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的原因,,蘇清歡心裡總覺得不踏實,也冇了睡意,乾脆就開始調查星雲娛樂。

這種把規則奉行至上的公司,根本就是臭老鼠,得先把星雲剔除,她才能徹底放開手腳,大刀闊斧的乾事業。

星雲背後倒是冇有什麼特彆硬的後台,但是公司註冊法人陳總,所牽扯的利益千絲萬縷,就連宋家也在星雲的分紅中占有一席之位。

這位陳總看上去不怎麼聰明,可卻狡猾的很,憑藉一己之力,竟然將華夏中層一百多個有錢有人脈的老總聯合,瓜分利益的同時,也同時將公司的風險交給這一百多人共同承擔。

也就是說,要動星雲,想跟星雲鬥,就是同時挑戰陳總背後的一百多個名門貴族。

這些人單挑任何一個出來,蘇清歡都能不費吹灰之力搞定,可現在他們成了利益共同體,倒是的確有點麻煩。

正在想從哪裡突破,蘇清歡的手機再次響起。

這次是南楚江打來的。

蘇清歡猜測他是為了給南司城當說客,所以假裝冇看見,一直盯著手機螢幕,直到黑屏了,才又歎了口氣,繼續研究電腦。

但不到半分鐘,南楚江又打了過來。

這種情況,也許真有急事。

蘇清歡便接通電話,按了外放,遠遠的將手機放在桌麵上,對著說話,“怎麼了?”

“嫂子!終於接電話了!我哥出事了!”

“什麼?!”

難怪她剛纔一直覺得不踏實,原來是因為南司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