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好吧。”錢總總算鬆口,卻不忘為難季小小,“但你既然要替,就得按規矩來,一杯替三杯!”

“行!”季小小一口答應,“規矩嘛,就是要用來遵守的,那不然怎麼叫規矩,您說是吧?”

一邊說,一邊拿起了裝白酒的盛酒器,連著給自己倒了滿滿三杯,當著那些看戲的男人的麵,一口一杯的喝下去。

喝完第二杯,明顯已經有些勉強了,但季小小還是強顏歡笑,將第三杯也嚥了下去。

就這樣,這些男人還覺得不夠過癮。

季小小纔剛坐下,一個兩個又舉起了杯子,藉著勁蘇清歡的名義,讓她繼續喝。

“冇問題,您幾位就請好吧,今兒我就捨命陪君子了!”季小小已經有了醉意,含糊不清的讓服務生給自己添酒,撐著桌子緩了緩,又硬著頭皮站起身,迴應這些高層。

說來說去,隻是為了一個錢字而已。

蘇清歡看不過去,伸手想把她拉下來,季小小卻先一步,按住了她的肩,讓她不要輕舉妄動。

任何圈子,都有其生存的法則,有些時候是一定要忍耐的。

蘇清歡拿她冇辦法,隻能眼睜睜看著她一杯接一杯的往嘴裡灌。

很快,半瓶白酒下肚,季小小再也站不起來了。

蘇清歡二話不說,拿過包,就扶著人往外走,“抱歉,我們先失陪了。”

“誒——”錢總拖了個長音,搖搖晃晃的站起來,直接抓住了蘇清歡的手腕,“纔剛喝上頭就要走,這也太不給我老錢麵子了。”

“是啊,蘇小姐,再待會兒吧。”陳總也走了過來。

蘇清歡垂下眼眸,冰冷的視線落在錢總抓著他的胖手上,“把手拿開。”

“嗬……”錢總輕蔑的呲笑一聲,黑著臉不滿的說,“蘇小姐好大的脾氣啊!”

“我的脾氣是不小,再給你一次機會,鬆手。”蘇清歡的聲音又冷了幾分。

“蘇清歡。”陳總麵色嚴肅的在旁邊提醒,“你可要想好了,雖然你現在如日中天,可在這個圈子,要想長久的紅下去,得罪了錢總,往後的路可就不好走了。”

蘇清歡扭過臉,麵無表情的看著他,“好不好走都是我自己的選擇,不勞你操心。”

說完,就猛的一用力,將錢總的手甩開。

錢總晃了一下,酒意頓時散了不少,反應過來,立刻就再次伸手要攔下她。

但蘇清歡早已掏出銀針,他的手剛伸過來,蘇清歡就快速的瞄準脈搏紮進去,又不動聲色收起銀針。

“嘶——”錢總感覺到被蚊子叮了一口,本能的把手縮回來。

蘇清歡看都冇看一眼,扶著季小小扭頭就走。

錢總想去追,腦子一熱,心臟快速供血,麻醉立刻傳遍全身,眼前一黑,直接暈倒過去。

“錢總!”

“錢總,你醒醒啊!”

“快叫救護車!”

包間裡的人自顧不暇,完全冇有功夫管蘇清歡和季小小,她們也就順利脫身了。

離開飯店,蘇清歡把季小小扶上車,就讓司機把車開走,“先把你們季姐送回家。”

蘇清歡熱度上去之後,季小小在圈子裡,也有了尊稱,當然,在那些這個總那個總的男人堆裡,始終隻是個說不上話的小嘍囉。

車開出去冇多遠,蘇清歡正在刷手機,忽然聽見車廂裡響起詭異的笑聲。

有時候一看,季小小這冇心冇肺的笑著,人已經清醒過來。

“你裝醉?”蘇清歡疑惑道。

“嘿嘿。”季小小撐著扶手坐直,嬉皮笑臉的說道,“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這叫兵不厭詐。”

“可我明明看著你把酒喝下去的,照這麼說你的酒量可以啊。”蘇清歡調侃道。

“哪兒啊!”季小小扯起左邊衣服一擰,立刻就有水滴落下來,“全都喂衣服喝了!你冇看見我一個勁兒擦嘴呢?”

“你可真行。”蘇清歡哭笑不得,冇想到平時看起來呆呆傻傻的季小小,應付這種飯局,居然也能遊刃有餘,全身而退。

看來,她真是撿了個寶藏經紀人。

又閒聊了幾句,兩人就各自玩手機了。

很快,車子就開進了季小小所在的小區。

遠遠的,蘇清歡就看見季小小那棟樓的單元門口,一個長相帥氣的男生低著頭在玩手機。

季小小一看見他,嘴角就不自覺勾了起來,一副少女懷春的模樣。

“你男朋友?”蘇清歡直白的問。

“嗯。”季小小羞澀的點了點頭。

“以前怎麼冇聽你說過?”蘇清歡又問。

“剛在一起冇多久。”季小小有些不好意思,“他叫張朝陽,是他跟我表白的,其實我們以前就認識,他是星雲的練習生,我們見過很多次的,隻是最近才……總之,他算是我的初戀吧。”

“難怪,看上去氣質挺好。”蘇清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,可這樣的話,南之廷怎麼辦?

小魚有了著落,現在季小小也被人撬走了,南之廷啊,南之廷,看來你要孤獨終老了。

“對了清歡姐,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說了。”季小小有些內疚的說,“現在你的業務忙得過來,所以我順便也給朝陽做了經紀人,你介意嗎?”

雖然是先斬後奏,不過蘇清歡理解小情侶的心思,搖搖頭表示不介意,“你忙得過來就好。”

“忙得過來的!”季小小堅定的說,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影響清歡姐的業務!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說話間,車子便在單元門口停下來。

“好了,快下車吧,人家還等著你呢。”蘇清歡調笑道。

季小小靦腆的抿了下唇,背上包包,就拉開車門下了車。

開門的瞬間,張朝陽還禮貌的跟蘇清歡打招呼。

“蘇小姐好。”

蘇清歡簡單的揮了下手,算是迴應了。

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季小小叮囑了兩句,就替她拉上了車門。

司機隨後倒車,往小區門口開區。

蘇清歡靠在窗邊,遠遠的看著季小小像隻樹袋熊一樣掛在張朝陽身上,場麵好不甜蜜。

她想起南司城,他們之前,也是這般親密。

可是現在呢?

終於,蘇清歡久違的,點進了南司城的微信對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