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群混混知道不是對手,也冇反抗,直接就束手就擒了。

很快,十幾個人被押到蘇清歡麵前,跪成一排。

蘇清歡走上前,質問為首的男人,“說說吧,誰派你們來的?”

“這……大佬您恕罪,道上都是有規矩的,我們不能出賣金主的資訊呀!”男人畏畏縮縮的說。

“明白。”蘇清歡點點頭,轉頭看向黃毛,眯起眼睛擠出一絲假笑,“聽說,你們這次來的任務,是要卸了我同學的腿,是這樣嗎?”

黃毛看了一眼頭領,見他不說話,連忙狗腿都說道,“都是誤會!姑奶奶您饒命,我們隻是討生活而已,您就放過我們吧!”

“用彆人的命和身體來討生活,既然你們敢做這一行,就該料到會有什麼後果。”蘇清歡臉上的笑瞬間消失,麵色一涼,厲色吩咐道,“打斷他一條腿。”

“不要!求求你不要!姑奶奶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……”黃毛嚇得連忙磕頭認錯。

蘇清歡神情冷漠,無動於衷。

今天如果魏明彥的人不及時趕到,夏邑和錢多多恐怕下半輩子都會被毀掉。

對付這種漠視生命的人,不值得心軟。

魏明彥的人都是道上混的,更加不會手下留情,四五個人將人按在地上,掄起棍子,捂住嘴,硬生生的用蠻力一下又一下的往黃毛左腿上打。

腿斷了,棍子也斷了,黃毛也暈了過去。

蘇清歡偏看了一眼,無奈的搖搖頭,再次走到混混頭目麵前,“現在可以說了嗎?”

“我說!我說!”頭目知道,蘇清歡懲罰黃毛,是在殺雞儆猴,要是不合作,下一個遭殃的就是自己,趕忙和盤托出,“其實我也不知道金主是誰,但我知道他在嗜血莊園上的賬號,你可以去網站上查,應該能查到!”

“嗜血莊園?”蘇清歡倒冇聽過。

“是這幾年才建立的地下暗網,在這上麵,可以釋出任何需求,同樣的也可以接單,殺人滅口的都是常事,我們不敢殺人,所以隻接一些報複傷害的單子,就算被抓住了,也罰不重……”男人解釋道。

“網址呢?”蘇清歡開門見山的問。

“在我手機上!”男人手忙腳亂的掏出手機,一番操作之後,雙手將手機奉上,“這就是嗜血莊園的介麵,你可以看的,這裡有訂單記錄,真的不是我要對付你們!”

蘇清歡拿過手機看了一眼,還真是這麼回事。

對方那個賬號很特彆,首次登錄,也是首次下單,大概是為了隱藏身份,特地設置的小號。

蘇清歡思考片刻,將網址記下來,然後把手機丟回去,“你傷我同學,我廢你一個手下,兩清了,帶著你的人,滾吧。”

“謝謝姑奶奶!謝謝大佬!謝謝您八輩祖宗!”男人撿回了一條命,興奮得雙手合十,給蘇清歡連磕了幾個響頭。

“嗯?”蘇清歡挑起左邊眉毛,她怎麼覺得最後一句是在罵人呢?

男人嚇得一哆嗦,連滾帶爬的就帶著手下,拖著暈倒的黃毛跑了。

既然他們已經跑遠了,蘇清歡轉頭打發魏明彥的手下。

“行了,你們也可以散了,回去跟你們老大說一聲,下次搞排場的事,不必來這麼多人。”

“嘿嘿,老大說了,您是他姑奶奶,孝敬您是我們該做的!”

一群大男人嘿嘿,笑了兩聲,就成群結伴的從各個方向離開了。

夏邑捂著傷口站到蘇清歡旁邊,看著魏明彥的手下一個個身材比熊還壯,下巴都冇合上,“老大,你這交際,未免也太廣闊了吧,道上的人你也認識?”

“嗯?冇有,你看到的這些,都是群眾演員來的。”蘇清歡一本正經的說瞎話。

夏邑抬起眉毛,“老大,你覺得我看起來像個傻子嗎?”

誰家群眾演員一個個全都身高一米八,一身健子肉?

也就是統一著裝這一點,還算說得過去。

“emm,”蘇清歡捏著下巴做出思考狀,想了一下才一本正經的說道,“不像,你就是。”

剛纔差點就壞了她的事,他不傻誰傻?

蘇清歡說完,轉頭去檢視錢多多的傷勢。

簡單檢查了一下,捏了下人中,錢多多就醒了。

“你怎麼真的來了!?”睜開眼看見蘇清歡,他一個激靈坐起來,拉著她就跑,“趕緊走!”

蘇清歡欲哭無淚,“你看清楚!人都跑了!”

錢多多冇跑兩步又停下來,左右環顧了一下,鬆開她,撓了撓後腦勺,“還真是嘿,人呢?”

夏邑正要張嘴,卻被蘇清歡搶先一步,“被夏邑打跑了。”

“哈?”錢多多睜圓了眼睛,停頓片刻,激動的跳了起來,“我靠,夏邑可以啊!深藏不露呢!我宣佈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偶像!”

夏邑眉間微蹙,把臉轉到一邊,冇有接話。

送蘇清歡回宿舍的路上,錢多多纏著她打聽剛纔夏邑的戰鬥細節,蘇清歡現編了一段武義奇才以一敵多的故事,錢多多完全是沉浸式聽著,一點都冇覺得有問題。

夏邑在後麵跟著,聽得很不是滋味,一路上都冇說。

很快,到了宿舍門口,蘇清歡看出夏邑不高興,才又把他單獨叫到一邊。

“你怎麼了?打贏了還不高興?”

“又不是我打贏的,你乾嘛把功勞算在我頭上?”夏邑心裡坦蕩,不是自己掙來的,並不貪圖。

蘇清歡看著他傲嬌的樣子歎了口氣,“就當是幫我個忙吧,我不想引起太多關注,你能理解嗎?”

夏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大哥說過,越有實力的人越喜歡低調,蘇清歡大概就是這樣。

“放心吧,老大,我會替你保密的!”夏邑忽然又熱血起來。

“謝謝,不過現在真的很晚了,你們快回去吧。”

蘇清歡隨即回了宿舍。

回到房間,米雪已經睡下了,蘇清歡輕手輕腳的摸上床,又登錄了一下嗜血莊園的網站,簡單瞭解了一下網站的運作,才又睡去。

結果就是第二天早上,她成功的起晚。

米雪叫了好幾次,蘇清歡纔起來,趕到教室,慕容端已經在講台上授課了。

為這事,連累米雪也被訓了一通,好聲好氣的道了歉,慕容端才讓他們進去。

蘇清歡一進門,就敏銳的察覺到,童嫣然看見她,眼裡明顯的掠過一抹驚詫。

她似乎很意外,蘇清歡今天會出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