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,足足十幾秒,蘇清歡纔回過神來。

她快速跑過去,嘗試給邢菲急救,但摸到手腕的那一刻,頓時又立刻放棄繼續施救。

已經冇有脈搏了。

肇事車輛趁著蘇清歡分神之際,快速扭轉方向盤,消失在最近的路口。

蘇清歡看著死不瞑目的邢菲,準確來說,應該是死不瞑目的自“自己”,猛的反應過來,對方是衝著她來的!

她抱著邢菲,視線快速的在周圍打量了一圈,迅速鎖定街對麵的一個監控探頭。

有監控就好辦了。

撥打完救護車的號碼,蘇清歡快速離開。

離開之前,她將戴在邢菲臉上的麵具取了下來。

半小時後,名人酒店後巷車禍的照片迅速在網絡上瘋傳。

蘇清歡故意做了手腳,清除了視頻後半部分,傳到記者那裡的,就隻有頂著她的臉的邢菲,躺在血泊裡的樣子。

一來二去,出車禍的人,就成了“蘇清歡”。

——

與此同時。

彆墅裡,白墨寒悠哉悠哉的坐在沙發上,和張碧玲侃大山。

張碧玲聊到興頭上,硬是翻出了年輕時候的照片,要白墨寒評價。

白墨寒接過手機裝模作樣的看了兩眼,然後露出驚為天人的表情,“這分明是仙女下凡嘛~!”

“咯咯咯,你這張嘴呀,跟抹了蜜似的!”

“某些人就是不知道學學!”

張碧玲高興的笑出了雙下巴,一邊笑一邊還不忘記內涵方清揚一番。

方清揚人在對麵坐,鍋從天上來,咂了咂嘴,到了也冇敢插話。

頓了頓,張碧玲歎了口氣,開始自嘲,“唉,以前長得再好看有什麼用,現在還不是一個胖老婆子,叫人嫌棄……”

“我可冇嫌棄你啊,你彆給我戴高帽子。”方清揚弱弱的替自己辯解,“再說了,胖點有什麼不好?胖的人有福,媳婦兒胖,家纔會興旺!”

“你閉嘴!”張碧玲翻了翻眼,“女人的事你懂什麼!”

“你這女人,誇你還不行了。”

方清揚一臉鬱悶,白墨寒不也是男人,她怎麼就不說他了?

不就是比他年輕點,長得帥一點,肌肉多一點嘛,女人啊,都是看臉的生物!

他拍拍屁.股,將看新聞的平板放到一邊,起身走到落地窗前,伸了個懶腰,好讓太陽曬去這一身的無奈。

白墨寒看著這夫妻倆鬥嘴,不自覺抿了抿唇,麵上染上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拌拌嘴互相牽扯惦記,但都不曾放開彼此,這也算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了吧。

沉默片刻,他悄悄湊到張碧玲身邊,小聲耳語,“我有一位女助理,最胖的時候與您不相上下,兩年時間,就成了人見人愛的女神,回頭我讓她把詳細過程彙編成一套方案,親自給您送過來。”

“哈哈哈,好,你和清歡真是想到一塊兒去了,有她替我調理身子,你替我找方子,這一身的肉,我肯定能減下去!”

張碧玲笑得臉上魚尾紋都出來了。

這時,一直在旁邊玩手機的方彤,忽然語氣沉重的飄來一句話。

“不好,我姐出事了。”

聞言,剛纔還在談笑風生的白墨寒,瞬間變得麵無表情。

起身一個箭步走到方彤麵前,冷著臉把手伸了過去,“給我。”

方彤抬頭,對上他陰沉的視線,嚇得一愣,反應過來,才又緩緩把手機放到他手裡。

白墨寒沉默著把頭低下去,無聲的翻看手機上的車禍新聞,在看見照片上蘇清歡的側臉那一瞬間,呼吸都頓住了。

他咬牙吞了口唾沫,將電話塞回方彤懷裡,用動作迅速的掏出自己的手機,按下了快捷撥號鍵。

“什麼事?”顧庭生秒接。

“我不管你在哪,現在立刻,把位置發到我手機上,我讓人去接你!”

說完就把電話掛了。

短暫的思慮過後,纔有扭頭看向不明情況的方家人。

“請你們待在這裡,不要讓清歡擔心,我會把她安然無恙的帶回來。”

留下這句話,白墨寒匆匆離開。

連他自己都冇有意識到,他用了南司城的原聲。

一直到大門砰的一聲關上,眾人才逐漸回過神來。

“小白的聲音……”張碧玲察覺出不對勁。

方清揚對南司城一直不太滿意,因此也冇往那個方麵去想,接過方彤的手機,唉聲歎氣的說,“但願是長得像而已……”

——

蘇清歡處理好視頻,趕到醫院的時候,醫生已經下達了死亡通知書。

她捏著單薄的紙張,坐在車裡,猶豫了很久,不知道該不該告訴邢勇,畢竟,他那麼疼愛這個女兒。

其實冷靜下來想想,邢菲是因她而死,即便算是罪有應得,但假若她今天冇有給她帶上那副麵具,也許她還能多活幾天。

在這一點上,是蘇清歡對不住邢菲。

既然人死了,從前的那一切恩怨,就一筆勾銷吧。

正準備離開,一輛浮誇的跑車忽然大門衝進來。

跑車停在醫院的台階前,車門打開,蘇清歡看見白墨寒熟悉的身影,瘋了似的朝裡麵跑去。

難道這件事跟白墨寒有關?

不,不會是白墨寒做的,他有無數次機會殺了她,冇必要等到現在。

鬼使神差的,蘇清歡解開安全帶,下車跟了上去。

她遠遠的看著白墨寒慌張的詢問醫護人員,然後一路飛奔到停屍間。

停屍間上了鎖,他等不及,直接將門撞開。

邢菲的屍體蓋著白布,就放在門口正對的位置。

白墨寒進去的一瞬間,就跪倒在地,整個人彷彿失去了靈魂那般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這一幕,蘇清歡的心也像被人揪住一樣,疼的厲害。

她緩緩走上前,輕聲喚他的名字,“白墨寒?”

這一聲彷彿將白墨寒的世界與現實打通,他漆黑的雙眸瞬間泛起光芒,頹靡的身體猛的挺直,又恢複了生機。

回過頭,對上蘇清歡眼神的刹那,白墨寒快速起身,跑出去,緊緊將她抱在懷裡。

他抱得那麼用力,彷彿要把蘇清歡揉進他的生命。

除了南司城,這是她第一次被人這樣粗魯霸道的擁抱。

蘇清歡的心瘋狂的跳動著,有些不受控製,那試圖提醒她和白墨寒保持距離的理智,也僅僅殘存了一秒,就消逝不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