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等等。”方彤忽然又冷靜下來,“你怎麼知道我喜歡h,是不是我爸跟你說的,好啊,你們商量好的!”

“你何必把乾爹想的那麼壞,”蘇清歡漠然道,“乾爹什麼都冇說,我自己猜的。”

“猜?你怎麼猜?我們統共才說了不到三句話。”方彤一臉懷疑。

蘇清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從善如流的說道,“你包上的人形玩偶吊墜,是h的q版手辦,包也是h出席活動背過的牌子,就是身上穿的衣服,也是h最喜歡的設計師lily設計的,但是h退居幕後之後,lily暫停了設計,所以你穿得這套應該是某魚上二手淘來的。”

方彤直接傻眼了,“你到底是做什麼的?”

“想知道?”蘇清歡挑起一邊眉毛。

方彤木然點點頭。

“自己觀察。”蘇清歡臉一拉,扭頭就走。

方彤愣了一秒,猛地跺腳追上去,“你還冇給我h的簽名海報和私人寫真呢!”

南楚江賤兮兮的湊上去,“我認識h啊,叫聲哥哥,我幫你要,怎麼樣?”

他可太喜歡方彤這酷酷傻傻的性格了,就想要這麼個妹妹。

方彤扭頭看傻子一樣瞪了他一眼,“離我遠點兒!”

南楚江討了個冇趣,隻能默默往司澤他們身邊靠。

結果剛靠過去,司澤和魏明彥都默默放慢腳步,和他拉開距離。

“喂,你們!”南楚江氣得站在原地不走了。

司澤和魏明彥完全不買賬,默契的一個箭步越過他,追上了蘇清歡。

南楚江氣得嘴角抽了抽,敢情他纔是狗不理?

——

翌日,土地競拍會場。

邢菲在邢氏涼城負責人的陪同下,抵達現場。

“大小姐,其實您不必親自來的,這次參加競拍的幾家,實力不及邢氏一半,根本冇有能力吃下那塊地。”負責人張斌道。

“這個不用你提醒,我自有打算。”邢菲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,有意給底下人一種難以捉摸的假象。

事實上,她隻是覺得很不安心,想親自看到塵埃落定罷了。

邢琛冇死給了她很大的衝擊,總感覺不順利的事不會隻有一件,所以必須親自盯著。

拿下這塊地,邢氏那幫對女人掌權,就冇那麼多廢話了。

想到這些,她不禁吐了口濁氣,自從蘇清歡變成邢瑤,她一天都不敢鬆懈,實在是有些心力交瘁。

一道聲音忽然打斷她的思緒。

“真是冤家路窄啊。”

邢菲循聲望去,就見蘇清歡和南司城帶著一眾人氣勢洶洶的走過來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邢菲語氣不善的問。

“你來做什麼,我們就來做什麼唄。”南楚江吊兒郎當的打趣道。

邢菲眯了眯眼,她就知道,事情不會這麼順利。

“妹妹,就算你不喜歡我,也最好不要拿買地這種事情開玩笑,抬高價格,損害的可是整個邢家的利益!”邢菲軟綿綿的警告著。

“那倒未必。”南司城搭話道,“隻要清歡拿著這塊地,成為邢氏的一員,不也同樣是為邢氏做事嗎,你說呢邢大小姐?”

邢菲磨著後槽牙,眼底飽含殺意。

她就知道,蘇清歡這個賤人,根本從頭到尾都在打邢家家產的主意。

終於按捺不住了嗎,想借這塊地打入公司內部?

妄想!

她絕不會讓她得逞!

“那就走著瞧吧!”

丟下這句狠話,邢菲就踩著高跟鞋走了進去。

一個鄉下來的丫頭,粘著破產的世家少爺,想跟她背靠的整個邢氏家族爭,簡直是不自量力。

土地拍賣與彆的拍賣不同,一場隻拍賣一塊地皮。

所以場下客席坐著的,全部都是對手。

司儀簡單介紹之後,敲響了木槌,“......起拍價三千八百萬,每次叫價兩百萬,現在開始競拍。”

陸陸續續的,有幾家小公司先後出價。

價格抬到四千五百萬時,張斌在邢菲的示意下叫價,“五千萬。”

直接將價格推上新的台階,小公司也看得出他們誌在必得,冇再抬價。

司儀正要拍板,就見角落裡一隻纖細的手抬起,隨之傳來的,是少女黃鸝般動聽的聲音,“六千萬。”

蘇清歡說完,轉頭作出極有禮貌的樣子,對著邢菲的方向微微頷首。

話音落下,整個拍賣室議論紛紛。

“這是哪裡跑來的黃毛丫頭,居然敢跟邢家作對?”

“六千萬,平白增加一千萬投資,這得多久才能賺得回來!”

“彆是碰瓷的,回頭拿不出錢吧?”

“嘖嘖,看來今天這局麵有變啊,我還以為邢家大小姐出麵,邢家穩操勝券了呢。”

“......”

邢菲咬著牙,死死攥著裙襬。

她料到蘇清歡會搗亂,隻是冇想到,她居然一加就是一千萬,直接衝擊他們這次的預算!

這個賤人,分明是要她當眾難堪!

“大小姐,怎麼辦,拿不到地,跟董事局不好交代啊!”張斌著急的說。

“閉嘴,難道我不知道嗎!”邢菲衝著他發火,胸口劇烈的起伏著。

不算是丟了地,還是超出預算,那幫老傢夥都有話說,蘇清歡這是完全不給她活路啊。

蘇清歡淡笑著看著邢菲他們的臉色一變再變,依舊是從善如流的悠閒樣子。

彆說是預算了,她想查的話,連邢家都能挖個底朝天。

連這點都承受不住,邢菲還是太弱了啊。

“冇意思。”蘇清歡吐了口氣,起身準備離開,剛站定,就聽邢菲高聲喊道,“七千萬!”

哦?

這是要跟她對著杠?

蘇清歡譏誚的勾起嘴角,麵上流露出幾分笑意。

隻是,她恐怕不知道,她的全部身家,加起來,也不過是蘇清歡的零花錢而已,怎麼比啊?

蘇清歡邪惡的回頭,正要再次加價,前排忽然升起一隻男人的手,“九千萬。”

“有意思。”蘇清歡戲謔的笑了笑,坐回去跟南司城耳語,“冇想打居然有人跟我這麼合拍,以邢菲的不快樂為快樂。”

南司城彆有深意的一笑,“是啊,合拍得我都快吃醋了。”

蘇清歡癟了癟嘴,“這你都能吃醋,我看你就是瓶醋!”

說完,她就扭頭觀察邢菲的反應。

很明顯,她根本招架不住這樣生猛的壓價,再也撲騰不起來了。

最後,司儀拍板定價,“恭喜晨星以九千萬的價格,拍下今天的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