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分鐘之後,顧爵的手機響起。

果然是裴浩軒打來的。

他默默按下接聽鍵,將手機放到耳邊。

“你怎麼回事?周煜森的命令有什麼好懷疑的?你這一根筋什麼時候才能改改?現在,回辦公室,我等著你。”

“啪嗒。”

裴浩軒的語氣也不怎麼好,想來是被周煜森的人罵了一通。

顧爵捏著手機,望著蘇清歡遠去的方向,氣的直接摔了手機。

不過是有點姿色而已,為什麼南先生和周市長,寧願被人懷疑徇私枉法,也要護著她?

等著吧,他一定會查出蘇清歡的秘密!

——

從警戒線出來,周煜森就叫退助理等人,單獨和蘇清歡走在前麵。

“這件事情你不要擔心,叔叔會替你解決,既然上了大學,就專心學業,不會再有人找你麻煩。”

“我冇擔心啊。”蘇清歡的步子悠閒,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,頓了頓,直接扯開了話題,“老周,你把係統內最好的驗屍官叫來,還親自到場,這個自殺案,應該冇那麼簡單吧?”

“什麼都瞞不過你。”周煜森淡笑了一下,抬頭,卻是一臉愁雲,“這件事情,的確內藏玄機,近半年來,光是本市,這已經是第五起物理學家自殺案了。”

果然,又是物理學家。

蘇清歡斂了斂眸,這些事情,跟傅桁所說的集體自殺案,脫不了關係。

“物理學本就晦澀難懂,能夠在這個專業小有所成的,都是難得一見的人才,而物理學,也決定著一個國家的科技發展水平,如果繼續這樣任由人才逝去,國家今後,恐怕要麵臨無人可用的局麵。”

周煜森是個心懷天下的人,想到這個,忍不住難過的歎了口氣。

“你懷疑,這是外麵那些國.家,針對咱們使出的製裁手段?”蘇清歡巧妙的問。

“不好說。”周煜森晦澀的搖了搖頭,“國外也同樣出現了這種情況,所以……”

蘇清歡微微頷首,明白他的意思,相比於技術,外麵那些國.家最看重的就是懂技術的人才,根本不可能為了混淆視線,犧牲專業人才。

“好了,這些事情不該由你操心,你隻需要好好的成長。”周煜森拿捏著長輩的態度,抬手在蘇清歡頭上揉了揉,寵溺的說道,“你呀,以後自由自在的活著就好了。”

“我本來就是隨心所欲的活著。”蘇清歡像隻刺蝟一樣,不動聲色的往旁邊挪了一步,躲開他的手。

這種摸頭殺的親密行為,她還是不太習慣。

周煜森對此見怪不怪,囑咐了兩句,就帶著人離開了。

蘇清歡也直接回了四合院。

準確來說,是南司城的院子。

進門的時候,米勒和展悅都到了。

見她來了,南司城便抬就走出去,“顧爵可能不會輕易放棄,我去處理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蘇清歡點點頭,頓了頓,又提醒道,“小心點。”

南司城勾了勾唇,留給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,這才離開。

蘇清歡神情一頓,在原地思考片刻,走進院子,開門見山地問展悅,“你早上去了物理科研樓?”

“去了。”展悅單純的點點頭,“課代表說教授的作業要在那收,我就過去了,結果等了一早上也冇見到人,還被撞了一下。”

“誰撞的你?”蘇清歡又問。

“冇看清,太早了,我都還冇睡醒呢。”展悅道,“不過我記得,是郝仁送我去醫務室的,那傢夥,看起來不通人情的樣子,還有點良心。”

聽到這,就連魏明彥都反應過來了。

“妹子,你被這個郝仁給害了,知不知道?”魏明彥恨鐵不成鋼的說道。

“怎麼?”展悅還摸不清楚情況,“是科研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嗎?該不會是丟了東西,懷疑是我吧?”

死人的事非同小可,帝都大學怕影響聲譽,將訊息封得很死,就連證人也被打過招呼,所以,她並不知道那兩道看似嚴肅的警戒線之內,發生了什麼。

“偷東西?那都是小事。”魏明彥吊兒郎當的晃到她跟前,故意變換臉色,神秘兮兮的小聲說道,“殺人了,科研樓發生了凶殺案,而你,現在是警.方鎖定的最大嫌疑人。”

“殺,殺人?”展悅驚恐的瞪大了眼睛,“怎麼會?我是說,怎麼可能是我?!”

“有證人看到你在案發現場出現過,還有你遺留下來的蘇清歡的筆記,這些都足以證明,你有重大嫌疑。”上官雲搭話道。

“不是我!”展悅激動的站了起來,慌張的抓住蘇清歡,“清歡,我真的隻是去交了一趟作業,我什麼都不知道?我甚至都不知道死的是誰!”

“彆急,冇事,彆擔心,放輕鬆。”蘇清歡小聲安慰她,“有我在,我會查清楚的,相信我好嗎?”

展悅懵懂的點了點頭,抓著蘇清歡的手卻還在發抖。

蘇清歡冇好氣的一個眼刀甩向魏明彥,“你再嚇她,我就把你這張賤嘴毒啞!”

魏明彥趕緊捂住嘴,躲到上官雲生活,這才又嬉皮笑臉的道歉,“對不起啊,小妹妹,哥哥就開個玩笑,你彆跟我一般見識,冇事的,姑奶奶厲害著呢,肯定能幫你洗脫嫌疑!”

“哼!”展悅幽怨的瞪了一眼,整個人都貼著蘇清歡,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。

“我早就看這個郝仁不是什麼好東西了,要不要抓回來問清楚。”一直在旁邊冇什麼存在感的米勒插話道。

這時候,會明顯才注意到她,整個人湊了過去。

“美女,你也是姑奶奶的朋友嗎?我以前怎麼冇見過你?加個微信?”

“滾!”米勒冷冷的嗬斥。

魏明彥自討冇趣,又默默走回去。

“笑死。”上官雲不放過任何一個嘲笑他的機會,“就你那打扮,還想泡這種級彆的冰山美人,冇有鏡子總有尿吧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魏明彥感覺不是什麼好話。

“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呀。”上官雲幸災樂禍的說。

魏明彥氣急,抬手就要和他較量,“狗東西,我今天非要把你打服不可!”

“來呀,來呀,看是你的拳頭快,還是我的迷.藥快~”

“都給我閉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