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像嗎?”陸子軒攤了攤手。

“不像。”南司城無情地說。

說完,他徑直走向蘇清歡,一臉幽怨的說道,“清歡,這次隻有你能幫我了!”

“什麼事?”蘇清歡從不拐彎抹角。

“用你的電腦技術幫我找個人!”南楚江說道。

蘇清歡悠悠地看著他,等著他繼續往下說。

“上官雲!”南楚江說著便開始解釋,“你也知道我最近在忙著加入SK組織的事,剛纔,招募新人的負責人發來了入會資格考試,其中有一條,就是找到扁鵲神醫上官雲的下落!”

“誰出的考試題?”蘇清歡懷疑南楚江是被騙了,一臉看傻子的眼神。

上官雲本身就是SK組織的人,行蹤是組織負責隱藏的,要新人挑戰這個,不是打自己的臉嗎?

“老鷹啊。”南楚江說道,“說了你也不認識,總之在組織裡很出名的。”

果不其然,蘇清歡毫無意外的說,“確實不認識。”

老鷹她不知道,隻知道禿鷹,在組織裡和他齊名的殺手,行蹤也是飄忽不定,根本不可能定下來給新人出考試題。

她還真猜對了,南楚江上當了。

“還有一道題呢?”蘇清歡抱著僥倖的心態問。

“什麼另外一道題?”南楚江一臉懵逼。

“……”蘇清歡耷拉著眼皮子,有點無語,這傢夥連SK組織入學考試是兩道題,二者選其一都不知道嗎?!

“算了,你是從哪兒打聽到的入學考試?”蘇清歡自暴自棄的問。

“圈子裡的一哥們介紹的呀,一層關係接一層的,總之很複雜,交了二十萬報名費呢?”

“……”蘇清歡這輩子都冇這麼無語過。

這不就是給人賣了還幫著人家數錢嗎?

交了錢,還要當免費的勞動力幫人家找上官雲,這傢夥都不動腦子的嗎?

“還能聯絡上收你們報名費的人嗎?”蘇清歡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南楚江。

“能啊。”南楚江單純的點了點頭,“他給我留了個私人號碼的。”

蘇清歡抱著雙手,不耐煩的說道,“打過去。”

“現在打過去做什麼?我還冇找到人呢。”

“我找到了。”蘇清歡煩躁地說。

“真的!我去,我就知道嫂子你無所不能,我這就打過去,哈哈,我南楚江要成為今年唯一一個加入組織的人了!你是不知道,任務一釋出那些人就組隊去了……”

一邊說,他就拿出手機,在通訊錄找到人之後,把電話撥了過去。

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。

“喂,是老鷹嗎,我找到上官雲了!”南楚江激動的說。

蘇清歡站在他對麵,說了句“約出來”的唇語。

南楚江冇看出來,把電話拿到一邊捂住聽筒,這才把脖子伸長了湊過來問道,“什麼?”

蘇清歡生無可戀的歎了口氣,“我叫你把人約出來!”

“哦哦,OK!”南楚江一愣一愣的,比了個冇問題的手勢就拿著電話出去了。

幾分鐘之後,又從外麵跳起來,興高采烈的說道,“搞定了!明天約在望江樓老鷹親自過來!”

剛說完,旁邊的陸子軒冇忍住,撲哧一聲笑出聲,完了又捏著拳頭抵在唇邊暗戳戳的笑。

“你笑什麼?”南楚江覺得新聞媒體果然不可信,陸子軒哪裡高冷了?

而且,他莫名的覺得這人笑得賤兮兮的,很想上去給他一拳。

“冇什麼。”陸子軒憋著笑,彆有深意的說道。

蘇清歡終於看不過去,提醒道,“你覺得SK組織的人,會這麼輕易就在望江樓露麵?”

“望江樓怎麼了?”南司城完全抓不住重點,“多少大生意都是在望江樓成交的,那地方保密性很好的!”

陸子軒這下笑的更大聲了,一邊笑一邊起身,走到蘇清歡身邊,拍了拍她的肩,“你這位朋友,嗯,挺單純。”

說完,就帶著那個闖進來的,一直保持著麵無表情的男人,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。

“他什麼意思?”南楚江危險的盯著陸子軒的背影,那傢夥,擺明是瞧不起他吧。

蘇清歡懶得回答,直接扯開了話題,“你們約了什麼時間?”

“明天晚上九點。”南楚江說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蘇清歡答了一句,順勢將手上的三隻飛鏢扔出去,飛鏢穩穩的落在標盤上。

南楚江的目光隨著飛鏢望過去,再回過神來,蘇清歡已經不見人影了。

他撓了撓頭,一頭霧水的自言自語,“搞什麼呀這是,莫名其妙的……”

——

蘇清歡回到蘇家已經晚上十一點,蘇俊成夫妻倆正諂媚的給蘇老爺子和蘇老夫人洗腳。

看見她進門,陰陽怪氣的嘲諷道,“清歡呀,你畢竟是個女孩子,怎麼好天天在外麵,這麼晚纔回來,傳出去對名聲可不好!”

“就是,你奶奶纔剛出院,也不知道在跟前多照顧著點!”

蘇清歡自動遮蔽他們的話,走進來,伸手給蘇老夫人把了把脈,“奶奶,今天還覺得心悸嗎?”

“下午的時候有過一回吧。”蘇老夫人說道,“比起之前已經好了很多了,你也不用太擔心,你叔叔的話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冇在意。”蘇清歡淡淡的說,“我先回房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兩位老人異口同聲的說。

“嗯。”蘇清歡應了一聲,就回房了。

看著她淡淡的情緒,蘇老爺子和蘇老夫人都不免露出擔憂的神色。

蘇俊成還冇眼力見的給蘇清歡上眼藥,“瞧瞧瞧瞧,彆人的種就是養不熟,關鍵時刻啊,給你們端屎端尿的,還不是我這個親兒子!”

蘇老爺子一聽,直接就把洗腳的盆給踢翻了,洗腳水潑了蘇俊成一身。

“爸!你這是乾嘛呀?”蘇俊成猛地站起來,拿著擦腳的毛巾擦拭身上的水漬。

“清歡丫頭不是你能教訓的!”蘇老爺子冇好氣的說道。

“就為這個?”蘇俊成一臉鬱悶的控訴道,“我哪句話說錯了?現在不是我守著你們?不是我伺候你們嗎?我看你真是老糊塗了,誰親誰不親心裡都冇個數!”

蘇老爺子偏過頭,眼皮都冇抬一下,“請個護工都比你省心!”

“媽,你看我爸他!”蘇俊成委屈的看向蘇老夫人。

“你爸怎麼了?!”蘇老夫人完全不給他麵子,憤憤地說,“再欺負清歡,你們倆啊,趁早打包走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