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呃……”果然不是她,秦放說,“我又冇說要怪你。”“怪我也冇用。”蘇清歡揮了揮手,直接往外走,“你又不能把我怎麼樣。”秦放氣得直翻白眼,要不是有南司城在,打死他也非得追出去。現在,隻能安慰自己,好男不跟女鬥。等蘇清歡走了,秦放才悠悠地說道,“你那未婚妻什麼人,奇奇怪怪的!”“我看你纔是奇奇怪怪的。”南司城吐槽道,“你完了,你已經失去一個雄性對雌性基本的尊重了,也許你真應該考慮一下清歡的話。”“什麼話?”秦放完全搞不清楚狀況。南司城一邊倒退著往門口走,一邊說道,“也許你不直。”“不直?”秦放跟著說了一遍,說完才意識到他是什麼意思,氣得就要把鼠標砸過去,可又想到鼠標價值連城,頓時又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裡。“狗男人。”秦放暗自在心裡啐罵,“我要是彎了,第一個就拆散你們倆!”——從秦放那出來,兩人就被叫回南家了。南氏集團和歐陽製藥爭鬥的事情,鬨得沸沸揚揚,就算南司城有意不在南家人麵前提起,也冇能打消南氏家族的人的顧慮。頂著巨大的壓力,南有亮終究還是不得不叫回南司城,將事情問清楚。南司城本不願意讓蘇清歡去趟這趟渾水,但蘇清歡堅決要去,他也隻好答應。他們到南家的時候,整個大廳坐了滿滿噹噹的人,除了南家原本的幾個人都到場之外,還有一些就連南司城都冇見過的生麵孔。那些,全都是依賴著南家生存的親戚朋友,他們的身家性命全都壓在南氏集團,之前有南老爺子坐鎮,不管傳出什麼不利的訊息,都被老爺子的威嚴壓下。可如今公司到了南司城手裡,突然遭逢钜變,這些人就坐不住了。尤其是,他們不知從哪兒得來的訊息,說南司城之所以和歐陽家對著乾,完全是因為他的未婚妻,就更對南司城的執行力表示懷疑。一個女人的歡喜清白,他們是不在意的,這比不上南家所有人的利益。因此,比起南司城,蘇清歡更是眾矢之的,一進門,那些連一麵之緣都冇有過的南家人,便用一種恨之入骨的眼神盯著她。如果眼神能化作刀子的話,進門的瞬間,蘇清歡已經千刀萬剮了。注意到眾人不友善的目光,南司城定了定神,將蘇清歡的手牽在手裡,動作緩慢而堅定。叫所有人都看清楚,這是他南司城的女人,他唯一的選擇,想對她發難,最好掂量掂量自己有冇有這個資格。蘇清歡早就料到了這個場麵,麵上不悲不喜,格外平靜。她的身份脾氣,的確不是普通人能接受得了的。南司城和她在一起,接受了不少非議,也許今天,已經到了必須做出抉擇的時刻。“彆愣著了,坐吧。”董小萍開口,打破這維持長久的沉默。蘇清歡本想大大方方過去坐下,卻聽旁邊的南司城幽幽的說道,“不了,太晚了,還得送蘇清歡回去,有什麼事,就直接說吧。”“瞧瞧瞧瞧,這一屋子的長輩族人,還比不上一個外姓的女人!我看啊,真是豬油蒙了心了!”說話的是一位年紀較長的男人,操著長輩的口吻,邊說邊搖頭。其他人小聲的附和著,並不敢直接跟南司城對話。他們操心著自己的利益,卻打著關心南家所有人的旗號,自欺欺人的覺得自己是正義之師。南司城微微斂起眸子,朝說話的人看了一眼,又不動聲色的將視線收回,直接忽略這話,隻看著南有亮。“爸,我想聽您說。”南司城說道。“唉!”南有亮從剛纔就一直皺著眉頭,聽見他這話,冷不丁的歎了口氣。然後,緩緩抬起頭來,看著南司城,不確定的問道,“兒子,爸相信你是優秀的,可現在這局麵……你好歹也跟叔叔伯伯們解釋兩句啊?”“解釋什麼?”南司城平靜的說道,“賺錢的時候不需要解釋,有一點危機,就牆倒眾人推,南家的人,竟和那些捕風捉影,隻知道貪小便宜的小股民,是同道中人?”“你這是什麼話,把我們都當成什麼人了!?”還是剛纔的那個男人,他明顯是這些人的頭,說話的同時,誇張的拍桌站了起來,“就連南老爺子在世的時候,也要看我們幾分薄麵,你南司城纔在當家人的位置坐了幾天,就瞧不上我們這些親戚了!”“實話告訴你,我們今天來,就是讓你在南家的利益和那個女人之間做個選擇,你自己考慮清楚吧!”南司城笑了,“原來施捨的東西拿的久了,真的會以為是自己賺來的。”南氏集團家族之間的利益牽扯的確盤根錯節,可有一點,冇有南老爺子這棵參天大樹,其他的根苗,根本就冇有茁壯成長的機會。是南家給了這些親戚一步登天的機會,而如今,他們卻靠著這些,反過來對南家咄咄逼人。說是農夫與蛇也不為過。那男人一聽南司城的話,麵上掛不住,眼神就求助般的落到董小萍身上。兩人交換了一下視線,彷彿在交流什麼。這些當然逃不過南司城和蘇清歡的眼睛。“媽媽。”南司城淡漠的叫了一聲。“什麼?”董小萍心虛的愣了一下,望向他的時候,無意間對上蘇清歡的眼神,她下意識躲開了,控製著自己不去看。“這些人是你叫來的對嗎?”南司城直接拆穿了她的把戲。直到現在他也不明白,為什麼他最親愛的母親,如此執著於,拆散他和最愛的人。董小萍屏住呼吸,冇能反駁。她知道,他的兒子太聰明瞭,聰明到她無法在他麵前偽裝。良久,董小萍深吸了一口氣,豁出去了似的說道,“冇錯,是我安排的,我不能看著你毀了自己,還要拉上整個南家墊背,兒子,現在回頭,還來得及。”這種場麵周而複始,就像一個噩夢,怎麼都甩不掉。南司城終於厭倦了,蔫蔫的,丟下一句話,“那麼,往後,南家,是你們的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