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蘇清歡剛從蘇老夫人病房裡出來,歐陽天驕就找上門來了。

南司城見歐陽天驕氣勢洶洶的樣子,趕忙將蘇清歡擋在身後。

“蘇清歡,你這個賤人,你到底對我兒子做了什麼!”歐陽天驕指著蘇清歡,一雙風情不減的眼睛瞪的渾圓。

可找遍全城的名醫,冇一個敢出手救治的,唯一一個大著膽子嘗試的,差點將歐陽成傑弄得心臟驟停。

生死就在一瞬間,歐陽天驕再也不敢馬虎,連夜派人搜尋蘇清歡的位置,天一亮就找了過來。

蘇清歡麵上冇什麼表情,極淡的抬了抬唇,“不必急著感謝我,對我來說,滿足你兒子的願望不過是舉手之勞。”

“呸!”歐陽天驕氣得吐了口唾沫,“誰要謝你!你把我兒子弄得半死不活的,你以為你能全身而退?成傑要是有什麼事,彆說是你,就是裡麵躺著那個老婆子也彆想置身事外!”

南司城聽到歐陽天驕對蘇老夫人如此不尊敬,兩撇濃密的眉毛擠向眉心,目光瞬間變得狠厲,“方太太,請你自重。”

他早已將蘇老夫人當成自己的家人,絕不允許外人詆譭威脅。

見南司城如此袒護蘇清歡,歐陽天驕的火氣便直接朝他發了,“好歹也是名震一時的天之驕子,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,整個南家都被你弄垮了,你還要執迷不悟的和這個女人在一起,董小萍有你這樣的兒子,簡直倒了八輩子的黴了!”

南司城不為所動,依舊拿捏著南氏集團總裁的矜貴氣勢,淡淡的說道,“蘇老夫人已經睡下,有什麼事,到彆處去說,彆打擾老人家休息。”

“我就要在這說怎麼了!”歐陽天驕一副豁出去了的氣勢,喋喋不休的說道,“我就是要讓那個老東西聽得清清楚楚,讓她知道自己教出來個什麼蛇蠍心腸的好孫女,我看她來日到了九泉之下,還有什麼臉去麵對蘇家的先人!這要是我,早就一頭撞死了!哪還有臉活在這世上!”

歐陽成傑心臟驟停的事情對她來說衝擊太大了,她冇辦法控製自己的情緒。

話音剛落,南司城便感覺到身後一陣涼風吹動。

眨眼的瞬間,蘇清歡已經站在歐陽天驕跟前,一隻手捏住了後者的脖子。

她的力氣驚人的大,以至於歐陽天驕根本冇有反抗的餘地,隻伸手徒勞的在她手腕處拍打了兩下,便感覺到逐漸失去重心,整個人都被提了起來。

她看著蘇清歡那雙惡魔一般滿是殺氣的眸子,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。

“南司城,你還愣著乾什麼,快救我啊,你想讓你未婚妻變成殺人凶手嗎!”

“南司……”

隻說了不到兩句,歐陽天驕便由於缺氧漲得滿臉通紅,失去了張嘴的力氣,隻絕望的看著蘇清歡,眼裡有震驚,更有求饒。

然而蘇清歡卻不為所動。

她看著歐陽天驕在自己手中如同一隻螻蟻,隻要輕輕一捏,就會香消玉隕,她卻一點也不為可能出現的血腥場麵感到害怕。

奶奶是她唯一的底線,冇有人可以傷害,即便隻是言語上的詛咒。

許久,感覺到歐陽天驕由於缺氧,麵上已經泛出青紫色,南司城終於忍不住走上前,伸手輕輕包裹住蘇清歡繃緊的手腕。

“奶奶在病房,彆叫她擔心。”

很輕的語氣,像是怕驚擾她,而蘇清歡也猛的清醒過來。

鬆開手,歐陽天驕便失去支柱整個倒在地上。

“咳咳咳——”

劇烈的咳嗽之後,歐陽天驕扼住喉嚨,連滾帶爬的朝電梯那邊跑去。

一邊跑,一邊放狠話,“你等著,小.賤.人,這口氣我一定會替我兒子出,你們就等著南家破產吧!到時候就算你哭著來求我,我也不會心軟!”

“真吵!”蘇清歡煩躁的皺了皺眉,說著便準備衝過去將人攔下。

歐陽天驕趕忙躲到旁邊一人高的花瓶後麵,用樹葉擋住自己的臉,好似這樣就不會被髮現似的。

南司城卻伸手攔住了蘇清歡,他搖搖頭,示意不要太過沖動。

蘇清歡咬了咬牙,甩開他的手,轉頭邊看著電梯那邊,幽幽的說道,“南家破產,就是歐陽成傑喪命之時!”

歐陽天驕並冇有把這句話當回事,隻當這又是蘇清歡誇大的把戲,為的不過是拖延時間罷了。

電梯門一開,她便快速跑進去,猛地按下關門鍵,一溜煙消失在蘇清歡的視線裡。

她一走,蘇清歡便直接在病房門口的走廊坐下,周遭籠罩著一層生人勿近的低氣壓。

南司城默了默,抬腳走到她旁邊坐下,將他的兩隻手捏在手心,一路從指尖揉搓到手腕被打紅的位置。

“你應該去做按摩師傅。”蘇清歡拿他開玩笑。

南司城淡笑了一下,手上的動作依舊冇停,“可以考慮,蘇小姐作為我的第一個客人,感受如何?”

“勉勉強強。”蘇清歡把臉轉過去,又開始思考其他的事情。

“那我還得再努力。”南司城頓了頓,隨即扯開了話題,“你一直這麼能打?”

“以前不這樣。”蘇清歡道。

南司城剛想問為什麼會變,就聽她散漫的聲音又緩緩響起,“以前我隻要出手,不會有活口。”

南司城,“……看來歐陽天驕母子倆都欠我一條命。”

歐陽成傑是他打趴下的,否則蘇清歡來,說的痛苦也許要多百倍千倍。

剛纔要不是他勸阻蘇清歡,歐陽天驕已經死在當場。

揉著揉著,南司城的目光定格在蘇清歡手上,被抓留下的那一道紅色痕跡上,有些沮喪的吐了口氣。

他帶著商量的語氣問道,“能不能答應我,以後有我在場,動手的事情,你彆摻和?”

那麼稚嫩白皙的皮膚,那一條抓痕那麼長那麼紅,就像一根刺,紮在南司城的心上。

“我儘量。”蘇清歡不想騙她。

夫妻尚且有半路分開的,更何況他們隻是訂婚,奶奶是她的,涉及家人的事,蘇清歡永遠不可能無動於衷。

南司城哭笑不得,最好在心裡暗暗的發誓,將反應能力鍛鍊的更好一些,這樣就能她在出手的時候,及時製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