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若是眼神可以化為有形,那蘇清歡早已將歐陽天驕大卸八塊。

“冇想到啊,時至今日,你們居然還能這麼快得到陸先生的訊息。”歐陽懿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上流社會,捧高踩低是常態,現在南家處在劣勢,絕大多數人都高高掛起,對南家的事避之不談。

陸子軒的訊息,是蘇清歡通過特殊渠道取得的,至於過程,南司城並不在意,他隻知道,這是他們倆共同打的一場仗,不分彼此。

他捏了捏蘇清歡的肩,帶著她主動側身從旁邊走過,並不打算和歐陽懿他們糾纏。

“王經理!”歐陽天驕突然叫住大堂經理,“這兩個人冇有預約,就想闖進去,騷擾你們尊貴的客人,你就這麼看著嗎?”

王經理一聽,瞬間麵露難色。

這兩邊的人物都是他招惹不起的,原本想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這件事也就過去了,可現在歐陽天驕將他扯進來,他還真冇辦法摘乾淨,必須從中作出選擇。

是股票和各方麵利好的歐陽家,還是麵臨钜額虧損,處處受冷落的南家,顯然不需要太多考慮。

王經理思考了一會兒,便走向南司城和蘇清歡,擋住了他們的去路,“不好意思南先生,您知道的,這是規矩,頂樓的客人,不太喜歡外人打擾。”

“我若非要上去呢?”南司城俊臉一沉,眼底閃過殺意。

“請南先生不要為難我們。”經理把頭低下去,卻抬手將旁邊的侍應生都叫了過來,將整個過道擋住。

顯然,除非南司城動粗,否則他們是進不去的。

“看來你們是還冇認清現實,南家,已經狗屁不是了!”歐陽天驕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歐陽懿壞笑著勾起嘴角,走到蘇清歡身邊,繞著她轉圈,不懷好意的目光肆意的在她身上遊離,“蘇小姐,其實你若是肯對我說兩句好話,我倒是可以幫你這個忙,讓你到頂層去看上一眼,如何?”

“好話就不必了。”蘇清歡眼中露出一絲不耐,眯著眸子斜了他一眼,“再用你那雙下.流的眼睛,多看我一秒,我保證,立刻就廢了他們!”

蘇清歡的潑辣歐陽懿早有領會,下意識就縮了縮脖子,心底一陣涼意。

這女人看起來柔柔弱弱的,可一旦強硬起來,還真是壓迫感十足。

可男人就是貓一樣隻要死不了就往死裡作的生物,想著眼下歐陽家族占儘上風,歐陽懿內心很快又再次恢複騷動。

他冷笑了一聲,更加流.氓的將視線鎖定在蘇清歡裙下暴.露的長腿上。

蘇清歡眸中閃過尖銳的光芒,垂在身側的手動了動,一根銀針隨之滑落。

然而在他動手之前,南司城卻猛地揮拳,直接將歐陽懿打翻在地。

他像是瘋了一樣,一拳接一拳,將歐陽懿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最後抬腳,直接踩在歐陽懿的胸膛之上。

蘇清歡目光露出些許詫異,但很快又恢複平靜,不動聲色的將手中的銀針收了回去。

“南司城!你敢動我,你信不信我讓整個南家給我陪葬!”歐陽懿嘴角掛著血跡,還在拚命死撐。

南司城麵無表情的在腳上又用了把力氣,歐陽懿連頭都抬不起來,貼在地上,如同翻了身的王八,隻有四肢還能動彈。

酒店路過的客人,都悄悄的拿出了手機將這一幕錄下。

南司城卻視若不聞,淡定的拿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號碼,“我在金安,你新找的經理,對我好像意見很大。”

電話那邊不知說了什麼,幾秒之後,南司城就將電話掛斷。

下一課,王經理的手機催命似的響了起來。

他拿出來一看,是金安總經理打來的,一個哆嗦,手機掉在地上,整個人蹲下去撿起來,才又狼狽的接通,還冇開口,對麵便是一痛臭罵。

“你怎麼辦的事兒?南司城是你攔住的?不要命了!?不想死的,就配合他一切要求!”

“是是是,我這就去辦!”

還冇等王經理說完,對麵啪一聲就把電話掛斷。

王經理吞了口唾沫,雖然心裡也奇怪,總經理怎麼會站在南司城這邊,但還是老老實實的,上前去給南司城和蘇清歡賠不是。

“南總,蘇小姐,你二位這邊請,我帶你們上頂樓。”

“實在不好意思,陸先生入住的時候特彆吩咐過,冇有他點頭,就連酒店的工作人員也不準踏足頂樓,我也很為難啊。”

南司城側目看向身後,聲音凜冽,“是嗎?對待歐陽家的人就不為難了?”

“這……”王經理頓時麵如土色,無話可說。

南司城也冇心情教訓他,俯身捏住歐陽懿的下巴,盯著他的眼睛仔細看了看,幽幽道,“這雙眼睛,確實和你的臉不怎麼搭,過兩天,我來取。”

說完,猛的甩開,將手抽回來,轉身走到蘇清歡身邊。

“親愛的,今天要見客人,暫時先不見血,好嗎?”

親愛的?

蘇清歡愣了一下,這樣親昵的稱呼,南司城好像還是第一次叫。

片刻之後,她纔回過神來,十分配合的點了點頭,“好,就讓他暫時保管著。”

南司城淡淡的笑了一下,“走吧。”

冇走兩步,電梯忽然打開,頂層的保鏢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王經理一看,連忙衝上去詢問,“是陸先生有什麼要求嗎?兩位請說,我立刻就去辦。”

保鏢抬手將王經理推到一邊,走向蘇清歡和南司城,用富有磁性的英文口音說道,“南先生和蘇小姐?”

“Yeah.”南司城禮貌的點了點頭。

“陸先生要見你們。”保鏢用英文說完,便主動讓了路,將他們請進電梯。

王經理準備跟進去,卻被保鏢攔住了。

“陸先生說了,隻想見南先生和蘇小姐。”說著,無情的按下關門鍵。

王經理看著緩緩合上的電梯門,後怕的吞了口唾沫。

這什麼情況?

難道市麵上的訊息有假,南家根本就冇有虧損?

總經理不想得罪人對南司城優待也就算了,怎麼這個至尊貴賓居然也對這兩個人如此特殊。

與此同時,陸子軒接見南司城和蘇清歡的訊息,迅速傳遍了整個酒樓,並逐漸在網上蔓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