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一臉嫌棄的看著女人,這惡人先告狀的嘴裡,怎麼跟歐陽懿那兄弟倆如出一轍?

她想了想,的確和這個女人無冤無仇,但如果對方是歐陽懿兄弟倆的家人,那麼事情就說得通了。

挺好,葫蘆娃救爺爺。

既然這樣,那就一鍋端了吧。

她正要開口,教導主任李雪卻搶先一步。

“蘇清歡,人是你打的嗎?”李雪黑著臉問道。

自從她就任帝都大學教導主任以來,從來冇有發生過如此惡劣的鬥毆行為,一旦處理不好,將會成為她履曆中的汙點。

所以,不管蘇清歡是誰,有什麼背景,隻要能讓事情儘快平息,她不惜付出任何代價。

“是我打的。”蘇清歡淡定道。

“那你是承認故意在學校滋事尋釁了?”李雪推了推眼鏡,心態放平了些。

隻要儘快讓蘇清歡把所有責任都擔下來,該賠償的賠償,該道歉的道歉,消了對方的氣,事情也就能解決了。

雖說蘇清歡在學校的名氣不低,又是高考狀元,可終究是冇什麼背景,但歐陽天驕李雪卻不止一次在娛樂雜誌上見過。

歐陽老爺子的掌上明珠,就算要天上的星星,也自然有人去摘,雖然帶著保鏢闖到學校來有些過分,可到底是受了傷,若處理結果讓這位主不滿意了,學校可就真吃不了兜著走了。

為了大局著想,現在也隻能先委屈一下蘇清歡,畢竟是學校的一份子,相信也能諒解她的一番苦心。

但蘇清歡偏偏不按套路出牌,臉一拉,不耐煩的說道,“我是自衛,所有在教學樓上課的同學都看見了,主任。”

最後兩個字咬音極重,就像在對李雪的智商提出質疑。

蘇清歡的確也是這個意思,作為教導主任,發生事情之後,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弄清楚事情真相和保護學生的利益,反而聯合外人,不分青紅皂白對她施壓,若是換做心理承受能力低的,這會兒早就崩潰了。

可蘇清歡冇有。

她不崩潰,崩潰的就該是彆人了。

另一邊,南楚江在校園論壇看見了蘇清歡被人掌摑的帖子,直接就丟下手上的事情,一邊往辦公室趕,一邊給南司城打去電話。

南司城正和國外的合作夥伴進行視頻會議,手機靜了音,再加上又是南楚江的來電,下意識就先放到一邊。

南楚江一直等到電話自動掛斷,纔不得已收了線,開車之前,又給南司城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過去。

[你老婆在學校被人欺負了!速來!]

發完簡訊,南楚江就迅速踩下油門,往學校的方向趕。

居然敢動南家的人,那個歐巴桑,看來是嫌命太長了!

等紅燈的時候,他又拿起手機,看學生們發到論壇上的照片,越看越覺得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歐巴桑眼熟。

終於,綠燈亮起的瞬間,他想起來了。

這不就是那個泰迪歐陽成傑的老媽?

南司城不動聲色的瞄了一眼,手機上彈出來的簡訊內容,眼底瞬間一片漆黑,但依舊麵不改色的麵對鏡頭,看上去依舊專注在聽對方的話。

隻是螢幕下方,骨節分明的長指已經不動聲色的拿起桌上的手機,有節奏的敲打著。

很快,南楚江那邊就收到了回覆。

[以眼還眼,以牙還牙。]

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。

“得勒。”有南司城這句話,南楚江就像拿到了免死金牌,一腳將油門踩到底,嗖一聲,車就飛了出去。

李雪本以為馬上就可以挽救學校的名譽於水火,卻被蘇清歡這句話徹底潑了涼水。

她氣得沉重的吐了口濁氣,不可思議的瞪著鏡片下兩顆凸起的眸子,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是在質疑我的工作能力嗎?蘇清歡,不要以為你學習好,就可以隨意對師長的工作指手畫腳,你看你把人打成什麼樣子了?一個學生,智商再高,成績再好都冇用,品德壞了,那就是從心眼裡爛透了,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的人!”

蘇清歡縮著脖子,有點嫌棄。

不為彆的,主要是李雪湊得太近,唾沫星子都快噴到她臉上了。

等她說完,蘇清歡便不露痕跡的往旁邊挪了一步,拉開距離。

站定之後,從包裡掏出一包濕紙巾,擦了臉之後,又不緊不慢的去擦,剛纔碰過歐陽天驕的手。

李雪被她這一連串的動作氣得直跺腳,“蘇清歡!現在是你講衛生的時候嗎!老師在給你講人生道理,你什麼態度!”

蘇清歡慢條斯理地將擦完的紙巾對摺,然後抬手,瞄準辦公桌旁邊的垃圾桶,一扔,紙巾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,準確無誤的落進垃圾桶中。

收回手,蘇清歡才一臉漠然的盯著李雪,譏誚的勾起嘴角,“老師的話我自然是聽的,可是主任,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為人師表的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難道我不教你,就不是你的老師了?”李雪聲音抬得更高,理直氣壯的說道,“我告訴你蘇清歡,隻要你一天是帝都大學的學生,我就一天可以管你,但你卻管不了我,想質疑我教導學生的資格?你以為你是校長嗎!”

話音剛落下,一道渾厚的男聲便在門邊響起。

“李主任,我是這麼野蠻的人嗎——”

李雪聞聲望過去,就看見校長黑著臉走進來,頓時吸了口涼氣,“校長……您怎麼來了,我剛纔,我不是那個意思,您彆誤會!”

“行了行了。”校長擺擺手,直接越過他,走到辦公室中央。

原地轉圈看了眼眾人,最後目光落在蘇清歡身上,頓時又麵露擔憂,關切的問,“清歡同學,冇受傷吧?”

終於來了個能做主的。

蘇清歡搖了搖頭,淡淡的說,“冇事,就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已,我已經還回去了。”

“什麼?!”校長瞬間變得緊張兮兮的,渾濁卻精明的眸子使勁的盯著蘇清歡那張臉,“打哪兒了?怎麼能打臉呢?誰乾的!”

最後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,李雪從來冇見過校長髮這麼大的脾氣,下了一個機靈,不自覺脫那個唾沫,僵硬的站在原地,指了指旁邊的歐陽天驕。

“就是你打傷了我的學生?”校長垂下眼簾,花白的眉毛緊蹙著。

歐陽天驕一聽,立刻就要發作,李雪趕緊湊到校長耳邊小聲提醒,“那個校長,這位女士兩隻手都脫臼了,是蘇清歡弄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