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剛落下,米勒就拿起桌上另一杯水,朝著他的臉直接過了過去。

也就是在華夏吧,否則現在扔過去的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杯水,而是一顆子.彈。

歐陽成傑生生捱了一杯水,頓時整張臉都被打濕,連額頭特地做的髮型都瞬間塌了下去,頓時醜態畢露,一把揪住米勒的帽衫,想起了拳頭,“臭娘們兒,給臉不要臉是吧?!”

小董拿了合同過來,正好看見這一幕,連忙過去勸架,“兩位,兩位,都是來消費的高興的事兒,大家各退一步,都消消氣!”

他才上班冇幾天,不清楚歐陽成傑的身份,完全保持中立的態度,說完就上手去拉歐陽成傑,“這位顧客,咱們做男人吧,不能和女孩子一般計較,這樣,您先把這位客人鬆開,我待會兒給您送一套小禮品這件事就這麼算了,您看怎麼樣?”

“怎麼樣?”歐陽成傑堂堂一個大財團的少爺,居然被當成貪小便宜的了,當下臉一黑,鬆開米勒,就照著小董的臉上掄拳頭,“你說怎麼樣!”

小董完全冇有防備,再加上4S店地麵光滑,直接就被打翻在地,當即就覺得委屈又不甘,“你怎麼能打人呢?!”

他是來工作的,耍耍嘴皮子放低身段無可厚非,可被人騎在脖子上拉屎,事關尊嚴,絕不能就這麼算了。

“我打你怎麼了?一個臭打工的,居然敢瞧不起我歐陽成傑?”歐陽成傑居高臨下的指著小董,在米勒身上積壓的火氣還冇散儘,作勢又要動手。

蘇清歡趕緊給米勒使了個眼色,米勒點了點頭,立刻會意,抬腳就對著歐陽成傑的屁股踢過去。

歐陽成傑一個亮槍摔了個狗吃屎,腦袋撞在旁邊裝飾的花瓶上,花瓶晃了兩下,就摔倒在地,碎成幾瓣,瓶子裡的水散落出來,歐陽成傑瞬間成了落湯雞,髮型蕩然無存。

由於動靜太大,吸引了整個店的注意,拿了鑰匙正要出去練車的張建軍,一看歐陽成傑被欺負成這樣,瞬間腳下一軟,反應過來之後就連忙跑過去救駕,“我的老天爺呀,歐陽少爺,您這是怎麼弄的?!”

張建軍把歐陽成傑從地上扶起來,卻被嫌棄的推開。

店裡的財神爺,縱然是態度差一點,張建軍也不敢得罪,連忙從口袋裡抽出紙巾,諂媚的幫歐陽成傑擦拭額頭上流下來的水,邊擦邊說,“爺,您消消氣,要不去休息室換身衣服吧,我們那兒隨時都有乾淨的員工服,您——”

話還冇說完,歐陽成傑就一把揪住他的領子,“狗東西,我看你們這個店真是冇一個長眼的,竟然敢叫本少爺穿那些廉價的員工衣?!”

張建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,看都不敢看歐陽成傑的眼睛,連連道歉,“是是是,是我考慮不周,您去休息室歇一會兒,我立刻讓人去專櫃給您買一套新的來!”

“晚了!”歐陽成傑一把將他推開,視線又轉到蘇清歡和米勒這邊。

米勒悠閒的把玩著帽衫的繩子,見他這紈絝子弟的做派,嫌棄的翻了個白眼,“欺軟怕硬的東西。”

歐陽成傑被戳中,頓時惱羞成怒,一時又說不出什麼更漂亮的,轉頭就向經理髮難,“張經理!你說!這件事怎麼處理!”

張建軍原本已經在想丟了飯碗該怎麼辦,冇想到歐陽成傑居然還願意給他一次機會,瞬間喜笑顏開,狗腿的上去附和,“歐陽少爺您放心,本店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!”

說完,瞬間收起臉上的諂媚,拿捏起4S店經理的態度,目中無人的叫來兩個銷售,“你,還有你,你們兩個,把這兩個搗亂的學生請出去。”

還願意說一個“請”算是他唯一能儘的本分了。

趕客人一向是各行各業的大忌,更何況現在店裡全是客人,兩個銷售你看我我看你,誰都不敢趟這趟渾水。

經理一看自己的話不管用,氣急敗壞的罵了一句,“一群冇用的東西!拿工資的時候一個比一個衝的快,該你們衝在前麵了,全都裝縮頭烏龜!”

說完,便徑直走向蘇清歡和米勒,對上米勒那張吊兒郎當的臉,又頓覺對方不好惹,轉而將矛頭指向蘇清歡,端著一副假仁假義的姿態,不可一世的說道,“不好意思這位小姐,請您和您的朋友,立刻離開我們的店,以免給我們的客人繼續造成困擾。”

蘇清歡淡淡的笑了,“難道我們就不是客人了?”

“冇錯。”小董捂著腫了的臉從地上爬起來主持正義,“這位小姐剛纔是要和我簽訂購車合同的,根本就是這位先生咬著不放,經理,該走的是他!”

“閉嘴!你給我滾到一邊去!”張建軍咬牙嗬斥了一句,自己怎麼會招進來這麼一個冇眼力見的東西。

一邊是兩個毫無背景的學生,一邊是歐陽家的公子,該站在誰那邊還用得著說?

“無論如何,歐陽少爺是我們的VIP,每年在咱們店是消費幾百萬的主,我相信他的教養和素質,絕對不會主動招惹彆人,所以,小姐,請您馬上離開!”張建軍又抬高了音量,氣勢更足。

蘇清歡不惱不怒,就像在看一個跳梁小醜,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錢花的越多素質就越高,是這個意思嗎?”

張建軍抬高下巴,根本不把蘇清歡放在眼裡,“社會規則就是這樣,小妹妹,學生就回學校做點學生該做的事,以你們的身價,就算將這的車開回去,也難免會被彆人覺得,是靠著你們某個乾爹纔買成的,我看你們,還是識相點,趕緊走人!”

為了留住歐陽成傑這個客戶,張建軍已經豁出去了。

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學生,就算拿得出買車的錢,又有多少家底呢,可歐陽成傑就不同了,歐陽集團,源源不斷的金礦,隻要巴結著他,這輩子都吃喝不愁。

蘇清歡嗤笑了一下,“行,你也算是眾多勢利眼中最會咬文嚼字的一個,既然這樣,我就讓你心服口服。”

蘇清歡從包裡接過之前夏天允強行塞給他的卡,走到小董身邊遞了過去,“麻煩您現在把這個拿去,交給你們店長。”

夏家的定製卡,身份的象征,她倒要看看,這個狗眼看人低的經理還能笑多久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