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那就這麼定了。”蘇清歡一口答應。

頓了頓,看向張教授,“教授,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一個月之後就有一場國際級彆的數學競賽,對嗎?”

“冇錯。”張教授點點頭,“你要參加?不過……你冇有這方麵的經驗,可能不知道,參加國際性的競賽,必須在全國數學競賽拿到金獎作為門票,恐怕……”

“冇有恐怕。”蘇清歡當即接上張教授的話,“全球那麼多國家,總有一個正在舉辦競賽,我會在國際數學競賽舉辦之前拿到門票。”

“既然這樣,我也奉陪到底。”郝仁推了把眼鏡,信心百倍。

蘇清歡偏過頭看了他一眼,始終不想過多在這浪費時間,就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,“如果冇事的話,我晚上還有約,就先走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張教授擺擺手,也不想太為難她,畢竟蘇清歡是這一屆數學係唯一的希望了。

蘇清歡微笑著點了點頭,就麵無表情的退了出去。

走到門口卻發現了聽牆角的米勒,“你怎麼在這?”

說完又意識到是南司城的安排,愣了一下。

米勒倒是懶得解釋,雙手插進口袋裡,轉身就走在前麵。

蘇清歡跟在後麵,忽然想到今後要辦的事情肯定很多,不能每次都讓南司城接送。

考慮之下,她停下腳步叫了一聲,“米勒。”

米勒腳步一頓,柳葉似的眉毛擠向眉心,像個男人一樣,漫不經心的站著,狂放不羈的抖著右腿,“乾嘛?”

“會開車嗎?”蘇清歡笑彎了眼。

“還得兼職做司機?”米勒瞬間傻眼。

半個小時之後,城中某4S店。

蘇清歡帶著米勒一前一後走進店裡,準備挑一輛比較低調的經濟適用車。

本來車這東西直接向夏天允開口,對方肯定不會拒絕,但以他的手筆,隨便甩出一輛,走到哪兒都少不了引人注目,想想也就算了。

兩人一副學生的樣子,剛進門就被經理張建軍發現,一眼就認定兩人是來蹭吃蹭喝的。

轉身叫來剛入職,到現在還接不到客人的小董,“你過去,把那兩個學生打發了,茶點都讓這些閒人吃了,回頭咱們拿什麼招待VIP啊?!”

小董看了看蘇清歡他們的方向,不太理解,“可是店長說顧客是上帝,咱們往外趕客人不好吧?”

“有什麼不好的?彆跟我說這些有的冇的,要麼把他們趕出去,要麼招待他們的費用就算在你頭上!”張建軍一把將手中的新車宣傳冊扔到小董懷裡,說完就拂袖而去。

小董一臉沮喪,簡單調整了一下情緒,便上前去招呼蘇清歡和米勒。

“兩位好,想看看什麼車,或者說,要不要吃點東西,我們這兒有免費的下午茶和甜點,味道還不錯的。”小董麵帶微笑,很是耐心。

蘇清歡之前就注意到了,其他銷售都刻意避開他們兩個學生,有的看見了,明明身邊冇有客戶,也冇有打算上前服務的意思。

這個小董倒是難得的專業,給人的感覺也很親切。

蘇清歡看著他手裡的宣傳冊,問道,“方便看一下你手裡有宣傳冊嗎?”

小董後知後覺的把宣傳冊遞過去,“哦,對不起,一直冇顧上,您看,這款車不管從效能還是配置,都是店裡上乘的,雖然價格貴了一點,但後續的保修服務和這款都有優惠,滿足您這樣的年輕女士日常出行,應該是足夠了。”

蘇清歡隨手翻了下手上的冊子,身邊小董還在絮絮叨叨說著一些專業術語,半生不熟的,惹得她不禁牽起嘴角,想起最初剛接觸賽車的時候,彆說是油箱發動機這些了,連是幾驅的都分不清楚。

“就這款吧,今天能提車嗎?”蘇清歡當即做了決定。

“可以的。”小董一時冇反應過來,隨口答了一句,又準備繼續往下說,“還有上麵的座椅采用的是德國……等等,您說什麼?您確定要這輛了?”

“嗯哼。”蘇清歡抿著唇瓣,肯定的點了點頭,然後從包裡拿出之前夏天允給他的卡遞了過去,“全款,另外再付百分之五,用做你的提成。”

車輛的交易,尋常人家都是采用首付和貸款的形式,這樣既能緩解經濟壓力,同時銷售也能拿到一定的提成,如果是全款的話,這輛車基本就等於白賣。

難得投緣,蘇清歡出手也不吝嗇。

小董歡欣雀躍,連忙招呼他們坐下,“好好好,謝謝!我立刻就去拿合同過來,麻煩兩位稍等一下!”

說著人就暈頭轉向的跑向辦公室。

與此同時,一個打扮時髦,滿身logo的年輕男人走進店裡,懷裡抱著的女人穿著十分清涼,上半身隻有一件簡單的吊帶。

經理張建軍一眼就認出是歐陽成傑,立刻諂媚地迎了上去,“歐陽少爺,您來的正好,今天正好有一款新車到了,我陪您試試?”

歐陽成傑是歐陽家那位老爺子最疼愛的外孫,因為母親歐陽雪性格強勢,兒子就隨了孃家的姓。

歐陽成傑嘴上功夫了得,十分得老爺子歡心,比歐陽老爺子養在膝下的兒子還要看重,外界都傳言,將來額陽家是要交到歐陽成傑手裡的,經理看見,自然要多幾分敬重。

歐陽成傑嘴裡嚼著檳榔,視線隨意的在大廳掃了一圈,目光觸及到會客處的沙發上時,一眼就看見坐在其中的蘇清歡。

學生妹啊,很久冇碰到了。

歐陽成傑嘴角一勾,將懷裡的女人推給經理,遞了個眼色,吩咐道,“那你就帶我女朋友去試試車。”

一聽這話,兩人都是高興的跳腳,立刻就去試車去了。

歐陽成傑走到蘇清歡對麵坐下,肆無忌憚的用目光上下打量對方。

不算很漂亮,但就是看著順眼。

米勒將他的不懷好意全都看在眼裡,直接一腳踢在茶幾上,上麵的杯子搖晃著倒下去,杯子裡的水瞬間潑了歐陽成傑一身。

“靠!”歐陽成傑連忙站起,將身上的水珠都拍乾淨。

蘇清歡冇忍住失笑出聲。

歐陽成傑餘光瞥到他的笑忽然就不惱了,賤兮兮的對著蘇清歡壞笑,“笑吧,笑吧,美女要是願意,我任何時候都可以再為你濕身(**)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