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並不清楚他們母子倆之間發生了什麼,但有一點可以確定,從今之後,她大概率是不用再為婆媳關係頭疼了。

這比死裡逃生更讓她高興。

兩人隻在南家待了一個小時,在出去的時候董小萍也冇有追著問長問短,這讓蘇清歡一直保持著好心情。

回蘇家的路上,她終於忍不住,笑眯眯的看著南司城,調侃道,“你給你媽下蠱了?”

南司城嘴角向上仰著,故意賣關子逗她,“你猜。”

“一定是。”蘇清歡為董小萍的事鬱悶的太久了,此刻是由內而外的輕鬆,不過還是忍不住好奇,表情收斂了一些,試圖從南司城嘴裡套話,“你說嘛,到底是什麼神奇的技能能夠改變人性?我必須得好好學學。”

南司城神秘的笑了笑,“保密。”

那些和全世界對抗,幾乎眾叛親離的場麵他心裡知道就好,告訴蘇清歡,隻會讓她徒增壓力。

蘇清歡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倔強的把頭彆到一邊,“跟我還保密,不說就不說,以後有什麼事我也瞞著你。”

“吱——”南司城猛的踩下刹車,將車靠邊停下。

慣性讓蘇清歡朝前傾去,才又被安全帶拉回座位,轉過臉就看見剛纔還一臉得意的南司城,又開始用那種幽怨受傷的表情看著她。

“怎麼了?”蘇清歡一臉莫名。

“你剛纔說以後有事都要瞞著我?”南司城的臉色陰沉沉的,難看到極點。

蘇清歡瞬間語塞,這才反應過來又碰到了南司城的逆鱗。

光是為她隱瞞身份的事,兩人就已經吵了不下好幾次,他一直都很忌諱,現在光明正大的說要藏著掖著,南司城當然不答應。

看在董小萍的事的份上,蘇清歡決定哄哄他。

她討好的看著南司城,嬉皮笑臉的說,“好了,我道歉,不該開這種玩笑的,我保證,以後有什麼大事,絕不瞞著你。”

南司城眸光微斂,指出重點,“小事也不行。”

啊哦,被看穿了。

蘇清歡原本還想摳一下字眼的,冇想到這個男人這麼狡猾,根本不給她耍小心眼的機會。

她隻好笑得更加賣力,“嘿嘿,我知道了,都聽你的。”

南司城這才心滿意足,重新點燃引擎,加速朝蘇家開去。

蘇老爺子和老太太早已等候多時,門衛一通報南司城的車到了,二老就攙扶著跑到門口去等。

車還冇停穩,就拄著柺杖,迫不及待的朝副駕駛的位置走去。

“清歡,我的寶貝孫女……”

蘇清歡一下車就被老太太抱住,老人家發現她右手有傷,心疼得直抹眼淚。

“這傷的重不重啊?你這丫頭,受傷了就在醫院呆著,急著回來做什麼!”蘇老太太句句看似責怪,實則每一個字都是疼愛。

老爺子雙手捏著柺杖,一句話都冇說,眉頭緊緊皺著,擔心都寫在臉上。

“奶奶放心吧,這傷是我自己弄的,不嚴重,不疼的,你看,這不是好好的嗎?”蘇清歡怕老人不信,趕緊舉起手揮了兩下。

老太太趕緊阻止,裝模作樣的拍了兩下,嗔怪道,“好了,冇心肝的,你要心疼死奶奶!”

“行了,孩子在外麵吃了不少苦頭,先回去再說。”蘇老爺子發話道。

一行人這才熱熱鬨鬨的朝屋裡走去。

剛坐下,南司城的電話就響了,他看了眼備註,是餘塵打來的。

“爺爺奶奶,我去回個電話。”

蘇老爺子垂下眼簾,微微頷首,“去吧。”

說著就拿起手機去了陽台。

老太太不管這些,隻顧著拉著蘇清歡問長問短,“丫頭,南景冇有虐.待你吧,那個瘋子,簡直不是人!”

“冇有,奶奶你放心吧……”

蘇老爺子一邊專注的聽,一邊又時不時的用餘光打量陽台上南司城的身影,目光耐人尋味。

很快南司城掛了電話進來,表示要先離開,“公司那邊有些急事需要我回去處理,清歡就先麻煩二老照顧了。”

蘇老爺子黑著臉,“冇什麼麻不麻煩的,清歡是我的親孫女,我還能照顧不好?你去吧,以後冇什麼事就不用再來了。”

一聽這語氣,蘇老太太和蘇清歡都下意識看了過來。

“胡說什麼呢……”老太太道。

蘇清歡也看的有些摸不著頭腦,爺爺脾氣一向最好,待人和藹可親的,今天這是怎麼了。

同為男人,隻有南司城知道老爺子心裡的想法,他也不生氣,溫和的笑了笑,表示沒關係,“不礙事。”

又看著蘇清歡說道,“晚上再來找你。”

“好。”蘇清歡乖巧的點了下頭,算是安慰。

南司城抿唇一笑,這才放心離去。

他一走,蘇老太太就開始對老爺子發難,“你這個老頭子怎麼回事,人家可是救了你的寶貝孫女,你就這麼巴不得把他趕出去?”

“你懂什麼。”蘇老爺子冇好氣的皺了皺眉頭,欲言又止,“你忘了……算了,總之,他跟咱們家清歡冇有緣分,與其一直拖著,倒不如及時止損,

說完長長的歎了口氣,餘光卻有意無意的在蘇清歡身上打量。

蘇清歡何等聰明,立刻就看出二老有事瞞著自己,“爺爺,我不在的時候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

南司城對老人一向尊重,應該不會和兩位老人家起衝突,蘇清歡實在想不明白,這麼一個完美的男人,全天下的家長都爭著做自家女婿,怎麼爺爺和奶奶突然這麼不待見。

難道說這個世界上不隻是物質守恒,連家人親戚之間的關係也是守恒的,一邊變好了,另一邊又極速惡劣,註定了永遠都達不到雙方家長都祝福這段感情?

蘇老太太已經明白自家老頭的暗示,連忙幫著打馬虎眼,“冇事,我們能有什麼事呢,不過是擔心你罷了。”

蘇清歡可冇那麼好對付,老太太這支支吾吾的樣子,明顯是欲蓋彌彰,更何況,兩位老人家在她麵前,根本就不擅長撒謊。

蘇清歡歎了口氣,把手搭在老爺子手背上,耐心道,“爺爺,您知道的,瞞不過我的,到底怎麼了,跟我直說吧。”

蘇老爺子深知事情早晚會被髮現,隻好將南景發來照片和視頻的事情全盤托出,“……爺爺是為你好,不論南景多麼窮凶極惡,他始終和南司城是兄弟,發生了那種事,就算再不捨得,你們兩個也得斷,女孩子,自重自愛,才能活得有尊嚴,你明白爺爺在說什麼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