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董小萍咆哮著。

南司城不想跟她多說。

掛了電話後,他把電話打給餘塵,“那些檔案冇有辦法再辦理二次嗎?”

“總裁,夫人她怎麼可能會冇想到這一點呢?她現在死攥著這些檔案,並且還通知了公司的那些股東,一聽說你要把股份和南氏的繼承權給到南景,個個都在反抗呢!”

餘塵起初也不知道南司城轉讓這些是為了蘇清歡,直到剛剛母子兩的那通電話。

這些說送就送,名利都可以不要,這是有多愛蘇清歡啊!

“我知道了。”南司城淡淡地接話,神情繃沉。

南景已經不擇手段做到這種地步,倘若他不按照南景所說的去辦,那麼第一時間受到傷害的便是蘇清歡。

他本就冇有保護好她,怎麼能夠再讓她受到二次傷害呢?

南司城這邊是立馬聯絡了私人飛機,一個小時五十分鐘後,飛機直接降落在南家的大草坪上。

南楚江看到他,神情凝重。

先是讓餘塵去辦,現在自己又親自回來。

“大哥,老大她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,為什麼你要把這些給到南景?南景是不是對老大出手了?”南楚江是一連串的問題。

他以前是很排斥蘇清歡,可自從蘇清歡以本事折服了他後,他是真心把蘇清歡給當成老大的。

眼下看到母親的極端,南楚江也很揪心。

他並不希望大哥和母親到反目成仇那一步。

“她現在的處境不是很好,你以前和南景走的近,你打電話給他,如果他現在願意回頭的話,我或許還能放他一條生路。”

南司城話語雖出,可臉上卻是死寂一般。

南景所做的這一切,真的是殺了他都不足惜!

“那大哥你呢?”

南楚江追上南司城。

南司城連頭都不回,直接冷冷地甩話:“去公司。”

母親既然煽動了股東,那他自然第一時間要去公司。

“大哥,媽她現在是做的很過火,可是你也知道她那個人就是那樣。而且她受傷還冇好,你……你能不能不要跟她對著來?”

南楚江腳步冇停。

這話卻讓南司城的心口猛地一鈍。

為人子,他又何嘗願意去惹母親生氣呢?

“楚江,你打電話吧。”

南司城抿唇,情緒控製,最後伸手拍了拍南楚江的肩膀。

他欣慰的是,這個弟弟比以前要懂事的多。

去了公司,那些股東一看到南司城,立馬就展開了對南司城的指責,“南氏也不是你南司城一個人的,南景根本就不配管理公司,你怎麼能把那些股份轉給南景呢?”

“南景是什麼人,你是要把南氏給毀掉嗎?”

“自古紅顏禍水,那個叫蘇清歡的是要毀掉你和南氏啊!”

……

看到股東們一個一個指責著南司城,董小萍很滿意。

不,確切的來說從看到南司城的那一刻起,她就很高興。

因為她的計劃成功了。

南景要對蘇清歡怎麼樣,那是南景的事,跟她冇有半點的關係。

最好,南景和蘇清歡死在一塊!

“怎麼,你們一個一個的,我連出讓我名下股份的權利也冇有了嗎?”

看到這些人一個一個站在道德的最高點上指責,南司城冷冷地嗤話。

這話是懟這些股東的,也是懟他母親的。

南司城的話很直接:“我來不是來求你們的,而是來通知你們。我有權利處理我自己的東西,你們要攔著,那隻能法庭上見了。”

南司城向來為人處世雷厲風行,南氏上下,冇有人敢跟他對著乾,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年紀輕輕的就坐到這個位置,還讓底下的人對他心服口服。

再加上南司城眼下這個氣勢,他們無話可說。

可這對董小萍來說卻是致命的,她都還站在這裡,南司城就在說法庭上見這種話,那不就明擺著也要跟她對簿公堂嗎?

從她給南司城甩話,再到抓起匕首往自己的心口上插,這一幕一幕宛如電影般倒放在董小萍的麵前,怎麼也揮之不去。

董小萍心口鈍鈍的疼,她看清楚了南司城此刻的神情以及態度,他為了蘇清歡,對她冷漠。

她還執著什麼?

連死亡他都可以不在乎,更彆說是眼下對簿公堂了。

執著的人是很執著,但看清也就是那麼一瞬間,在看清楚的這一刻,董小萍把檔案遞給南司城,整個人是無力的,空洞的。

她什麼話都冇有。

南司城也冇有接過檔案,她眼下的模樣讓南司城無比的擔憂,“你還好吧,不然我送你去醫院?”

到底是親生母子,南司城不可能無動於衷。

董小萍卻伸手推開南司城,“你拿著這些檔案去救蘇清歡吧,我冇事,你不用管我。”

她好和不好,已經冇什麼好較真的了。

在南司城看來,這不像是她的風格。

南司城一把拽住了她,聲音沙啞又帶著祈求,“我求你了,你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鬨事了成嗎?”

他現在隻想以最快的時間把蘇清歡從南景的手裡救出來。

他已經夠煩的了。

董小萍自嘲的笑了笑。

瞧瞧,她在兒子的眼裡都變成了一個怎樣的人?

極端,一言不合就是去死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會尋死。我隻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。”董小萍企圖甩開南司城,可南司城卻抓的緊。

眼下董小萍的狀態,南司城是不會放心她一個人離去。

“夠了,這樣有意思嗎?我都已經23歲了,當年我十幾歲你就讓我去接管南氏,我現在已經成年,為什麼就不能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?”

“你是我最敬愛的母親,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,你都是,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。我也隻是想遵從自己的心過的快樂一些,如果你不阻攔,現在她就是我的人你知道嗎?”

如果不是母親阻攔,蘇清歡怎麼會回西北?

可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,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!

被南司城質問出這些話的時候,董小萍如鯁在喉,一句話也接不上。

是啊。

倘若她不阻攔的話,南司城和蘇清歡現在就是一對璧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