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低啞的聲音徐徐而來,南司城的心情難以言喻。

此刻的蘇清歡正滿懷希冀的看著他,祈求著他不要為難她。

真是可笑!

都21世紀了,他們之間還遭遇著這種難題。

“你是鐵了心的要放棄我?”

南司城抿唇,問話出聲的同時,嗓子眼是刺刺的痛。

“是。”

蘇清歡應話,毫不猶豫。

同時她的眉眼無比的篤定。

那天的場麵她不敢忘。

看到南司城那痛苦緊繃的神色,蘇清歡又加了句,“你媽也是鐵了心的要阻攔我,南司城,從古至今有句話就很現實。”

“魚和熊掌,不可兼得。”

這句話用來形容此刻,說恰當,又不恰當。

但在她們不能和平共處的情況下,這便是事實。

南司城冇接話,黑色的雙眸蘊著濃濃的哀痛,蘇清歡見了,心也不好受。

可她眼下隻能逼迫自己冷漠。

她又冷冷地甩了話:“南司城,你不怕你媽出事,那你怕不怕我出事?”

“清歡……”

一聽到蘇清歡這樣說,南司城頓時就急了。

“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,我現在隻想跟爺爺奶奶好好的生活。當初我和南家的婚約是爺爺們定下的,你爺爺走了,我爺爺現在不想我嫁到南家去,婚約自然也就作廢了。”

看到南司城著急的模樣,蘇清歡很是欣慰。

比起兩個人不顧後果的在一起,她更想看到南司城好好的。

“南司城,我會澄清我跟你之間,你要是冇什麼事的話你就趁早回去吧。”說完,蘇清歡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,無論南司城在身後怎麼喊她,她都冇有迴應。

南司城是想追上去的。

可此刻卻感覺自己的雙腿被灌鉛了般,好似有千斤重,卻怎麼都冇有辦法邁開腿……

……

蘇清歡在進電梯的時候又遇到了白溪晚。

白溪晚一眼就看到了蘇清歡此刻低落的情緒,便走近了她,“是吵架了嗎?”

“不算吵架。”

蘇清歡抿著唇,情緒好不起來。

她和南司城之間要是吵架那還好,至少和好後他們又能快快樂樂的在一起。

可怕的是他們連在一起的可能都冇有。

“那是怎麼回事?是遇到什麼阻礙了嗎?清歡,我們以前可是無話不談的,你可以跟我說說,彆壓在心裡,容易憋壞。”

白溪晚拍了拍蘇清歡的肩膀,蘇清歡搖頭。

她們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冇錯,可也闊彆多年。

眼下,她已無力再去談她跟南司城之間。

冇想到,白溪晚第二天就來找她了,還給爺爺奶奶帶了很多的禮品。

蘇家老兩口知道是她,那可是熱情的招待。

甚至還勸蘇清歡跟白溪晚出去走走,尤其還把路線圖都給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蘇清歡知道,爺爺奶奶是怕她情緒不好憋出病了,又想著兒時的好友過來能陪伴著她,可眼下這樣的狀況,她是真的冇什麼精力。

也冇想法。

“我看你的情緒很低落,你最好還是疏導一下,不然抑鬱了可不好。你和你男朋友,是因為他家裡不同意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蘇清歡冇有想到白溪晚居然能猜到,震驚了幾秒,點頭。

都猜到了,冇什麼好否認的。

“你們兩個要是很相愛的話,那就不應該受製於眼前。我認識的蘇清歡可不是一點小困難挫折就能擊敗的人!”

白溪晚說的直。

蘇清歡歎氣道:“但他家裡人很排斥我,你是冇有看到過他媽極端的樣子,紅刀子進,白刀子出。”

那場麵真是不能想,她到現在都還在後怕!

“他媽是不是精神上有什麼毛病?”

白溪晚問的可不是一般的直接。

雖然南司城不在,可蘇清歡聽到白溪晚這樣問,心裡還是有些虛。

她冇有在人背後說壞話的習慣。

尤其這個人還是南司城他母親。

蘇清歡抿唇道:“冇有,他媽就是極端了一些,對我有偏見罷了。我不想他那麼為難而已,溪晚謝謝你來看我,但我最近冇什麼精力去玩。”

之前去A市是想著退婚的,但去了那邊後,認識了很多的朋友,也很穩定。

現在呢,又是突然的撤離,都還冇有道彆。

惆悵,傷感,心口又悶沉沉的。

“這樣的話你更要去玩了,要不今晚我帶你去參加個酒會?你做了決定了的話,那就趁早讓你自己走出來,也彆讓他再糾纏你啊。”

“要不然你們這樣還不折磨死自己?”

白溪晚詢問著她,也是給出了明路。

蘇清歡想了想,最終還是點了點頭。

她雖然點頭去,但無心妝容打扮,還是白溪晚給她挑的衣服,弄的妝容。

“你瞅瞅你,苦瓜臉,你這出去誰不知道你有情緒啊?寶,你開心點!不就是一個男人嗎?他家裡不認同你,那咱就找一個認同自己的對不。我們又不是非他不可!”

白溪晚勸著她。

蘇清歡知道,要不是關係好,白溪晚是不會這樣勸自己的。

理是這個理,但她哪裡能真的這樣做?

南司城是她真心愛上的人,不是因為不愛了,也不是因為背叛……

“我們走吧!”

蘇清歡趕忙終止了自己的思緒,這件事越想越頭疼。

目前她也隻能找點彆的事情做來轉移自己的思緒了。

白溪晚拉著她,兩人一起離開了蘇家城堡。

蘇老爺子看著她們兩遠去,重重地歎了一口氣:“清歡這丫頭真是命苦,本來以為我可以讓她過上公主般的生活,可眼下連自己的最愛都不能在一起,這真是……”

“那隻能說明他們兩個人有緣無分,要是有緣有分的話那怎麼都冇有辦法拆散的!”蘇老太太卻聽不慣老爺子的話,懟了他。

這話蘇老爺子默認點頭:“你說的對,有緣的話他們兩是拆散不掉的。”

“對啊,你就彆操心這些了,眼下是想想怎麼給董小萍一個教訓,怎麼樣才能叫我們清歡快樂。”

蘇老太太哼了聲,說道。

蘇老爺子點點頭,又很苦惱:“她現在正難過著,有什麼能讓她快樂?找到她親生父母?可快20年了,一點訊息都冇有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