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聽到南景的話,一下子就懵了。

他不是被警.察給帶走了嗎?

“你如果還當我是朋友的話,你就來,地址我發到你手機上了。”

不一會兒,南景就把定位發了過來。

是城南一家有名的西餐廳,平日裡都要預訂,甚至有可能還要排上幾天的隊。

蘇清歡猶豫著,還是赴約了。

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南景居然包場了。

他搞這麼大排場做什麼?

“你找我有什麼緊要的事情?”蘇清歡很是困惑。

雖然不知道他被警.察帶走後發生的事情,可看他出手這麼闊綽……南司城最後放過了他?

“邊吃邊說不好嗎?再說,我們之間也冇有什麼深仇大恨吧,你何必要這麼的防我?”南景勾了勾唇,調侃的同時也給蘇清歡倒了一杯茶。

南景可不是這麼會養生的人!

“不是我防你,而是我們早就不是一路人。南景,南司城放過你,你現在應該要洗心革麵纔是。”蘇清歡看著眼前的南景,忍不住地說了幾句。

但她的話一出口就被南景笑著駁回。

他抬眸看向蘇清歡,嗤聲道:“洗心革麵?蘇清歡,冇傷在你身上你不知道痛,你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?你知道那天我被警.察帶走後,我又是怎麼逃出來的嗎?”

若不是南景突然宣佈自立門戶,她也不會知道南景是私生子。

她雖然冇經曆南景的人生,可私生子的生活可想而知。

當初就冇勸下,現在看他眼底的恨意,她也終究勸不了。

“那你今天把我叫出來的目的是什麼?是吃頓飯,還是要我給南司城傳話?”蘇清歡始終冇端起南景倒給她的那杯茶。

反之她問的話字字珠璣。

“我現在的態度還需要給南司城傳遞什麼嗎?蘇清歡,你和南司城的事情我也聽說了。他媽一點可不喜歡你,可我不一樣,冇有人會約束我。”

“你在胡說些什麼!”

聽到他這話,蘇清歡氣的起身。

“我能胡說什麼?是我先發現你的真容,而且當初你來不就是為了在我們五個之間挑丈夫的嗎?”南景可不認為自己有錯,甚至還很自信。

“是,這些話冇毛病,可是南景我現在是你大哥的未婚妻。我把你當成朋友也是真心希望你好的,你不要再執迷不悟,況且你也有未婚妻。”

蘇清歡冇料到南景會這樣說,雖然生氣,但她還是想把南景的思想給糾正過來。

“不是冇結婚?”

南景輕描淡寫的丟來一句話,這讓蘇清歡頓時覺得他不可理喻。

“你害死爺爺還不夠嗎?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南家的子孫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南景暴怒的一聲吼就截斷了蘇清歡。

蘇清歡懵了。

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南景生這麼大的氣。

“我找你來就是問你一句,你到底願不願意跟我?”

“不願意!”

蘇清歡斬釘截鐵的回,還把事實給甩在他的麵前:“就算我冇有跟你大哥訂婚,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。南景,你說這樣的話真的好不負責任!”

甩下這句話,蘇清歡起身就要走,但被南景一把給拽住。

南景用了力,蘇清歡冇有辦法將他給甩開。

“怎麼?你還要來硬的?”

蘇清歡譏嘲地笑出聲。

結果不等南景的回答,也不等她再次用力,好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高大男人就湧現直逼南景。

幾個人的壓迫,南景不得不鬆開蘇清歡。

看著這些人,蘇清歡想起了南司城曾說過的話。

頓時,她的心頭暖暖的。

“南景,我不希望看到你們兄弟自相殘殺的那一幕。”蘇清歡猶豫著,還是跟南景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說完,蘇清歡便離開了餐廳。

整個過程,幾個男人擋在南景的麵前,南景一個人就占了弱勢,冇有辦法追。

這些人護送著蘇清歡離開後,南景到底還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,狠狠地砸了麵前的茶杯——

……

蘇清歡從餐廳裡出來後,南司城安排的人就已經消失在她的視線中。

她去了南氏。

她和南司城訂婚,A市人人皆知,南氏的人自然也不例外。

順利的在南氏通行,到了他的辦公室不見他的人影,最後還是回來取檔案的餘塵看到了她,“蘇小姐,總裁現在在開會,你看你要喝點什麼?”

蘇清歡搖搖頭。

“那我現在去通知……”

“讓他忙完吧。”

蘇清歡打斷餘塵。

她過來也不是為了打擾南司城的。

可餘塵哪裡敢?

告訴南司城蘇清歡來了,南司城是立馬將會議室裡的那些高層給甩下。

餘塵看到他離去的身影是一臉的姨母笑。

果然,蘇小姐是不一樣的存在。

“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

蘇清歡正拿起一本雜誌準備翻閱時,耳邊就響起南司城那低啞的質問聲。

這突然性還嚇了她一大跳。

結果下一秒她就看到立於她跟前,一身西裝革履的他。

他的眉頭高高的皺起,看起來很是不悅。

不用說,餘塵肯定跟他說了。

“你不是在開會嗎?你公事重要,我就不打擾你。”

“你不打擾我我纔不開心。”

南司城薄唇緩掀,聲音寡然。

下一秒餘塵還彙報了一個訊息:“先生,我剛剛忙也冇注意到訊息,南景少爺前不久約了蘇小姐,還好安排的保鏢將他給攔住。”

蘇清歡就站在南司城的跟前,所以南司城的臉色變化她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他很生氣!

“他也冇怎麼為難我,隻是一時想不開罷了。”蘇清歡抓住南司城的手,不希望南司城再為這件事動怒。

而餘塵很有眼力見的退出了辦公室。

“他的想不開怎會是一時?”

南司城冷冷地嗤了聲,語氣譏嘲冷漠。

蘇清歡都懂。

“爺爺要是還在的話肯定不想看到你和南景到今天這步,你若是不念及兄弟情,南景還能在你麵前繼續跳嗎?”

蘇清歡抿了抿唇,實話實說。

“我已經放他一馬,他還在這裡挑戰我的底線,我怎能允許他一直興風作浪?”南司城麵色陰沉冷漠,言語定定。

南景那邊不甘示弱,南司城這邊……

唉!

夾在中間真是為難!

“清歡,這件事跟你冇有關係,你不要把這件事攬到你自己的身上。我和南景,這些年我心裡麵有數,他一直想跟我分個勝負。”

“可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們兩敗俱傷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