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有的同學都排成了一條長隊站在一旁,看著同學們陸陸續續進入場地接受檢測。

展悅是排在前麵的,然而她50米跑下來勉勉強強及格,整個人卻是累癱了,很快到了徐佳清,她一臉輕鬆的站在起點處,在聽到教官喊了一聲開始後,她猛的朝前跑去,動作十分快,狠,穩的跨國障礙點,引得周圍同學尖叫聲連連。

“哇,她也太厲害了吧!”

“我天,這個障礙我一直過不去,她竟然輕輕鬆鬆就過去了。”

“為什麼我做起來難如登天,她做起來簡簡單單!”

徐佳清在眾人的驚歎中,以兩分37秒的成績成功過關,最後贏得了大家陣陣掌聲,就連教官都忍不住的讚賞道:“徐佳清同學表現的非常不錯,能跑出這個成績已經在滿分之上了,大家可以多多向徐佳清同學學習。”

徐佳清麵露笑意,有些謙虛的說:“謝謝教官,這個項目我從小練到大,纔會如此,大家平日裡都鮮少鍛鍊,跑的不好也是正常的,完完全無不同跟我比。”

“佳清你真的好厲害!”

“佳清真羨慕你可以從小接受訓練,體質這麼好。”

“佳清,你就是我們班的N1。”

徐佳清聽著大家的話,心底有些飄飄然,隨即看向了教官,四目相對,教官忍不住輕咳了一下,瞬間轉移了目光。

“好,下一位同學!蘇清歡!”

教官點到了蘇清歡的名字,蘇清歡恩了一聲,站到了起點去。

“好,計時開始。”隨著教官話音落下,蘇清歡邁開步子朝前跑去,輕輕鬆鬆的跨過了第一個障礙,動作比徐佳清的動作還快,周圍的同學瞬間看呆了。

隻見蘇清歡沿著跑道奔跑,動作十分連貫,幾乎冇有片刻的停頓,一一的跨國障礙點,最後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向了終點。

“媽呀!她的速度好快!”

“我還冇有反應過來,她就到終點了。”

“教官,她成績多少?”

教官連忙回過神來,好在第一時間為蘇清歡記錄下的成績,然等他低頭,看到了計時器上的數字後,整個不淡定了。

“一分59秒!”

這個數字一出,周圍倒吸了口氣。

“教官,我冇有聽錯吧!她她她一分59秒,這麼逆天嗎?”

教官再次確認。“冇錯,這位蘇清歡同學的的確確隻用了一分59秒。”周圍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,見蘇清歡朝著這邊過來了,大家忍不住的喊道。

“蘇清歡,你太厲害了!”

“一分59秒,你簡直就是我們班的神話!”

徐佳清聽著眾人的呼喊,臉色變得青一陣,白一陣,十分難看。

明明幾分鐘前,她還是被大家吹捧的對象,然而不過轉瞬間,所有的目光都被蘇清歡吸引走了,一分59秒,這是她想也不敢想的成績。

可就這麼輸給蘇清歡,她是真的很不服氣!

這麼多年的訓練付諸東水,她怎麼可能輸給一個普普通通的蘇清歡?

徐佳清的手無聲的握緊在一起,冷眼看著走過來的蘇清歡,眼眸深處一點點的暗了下去。

“蘇清歡同學,你這項成績很不錯,已經超過專業運動員的水平,我冒昧的問一句,你以前是不是接受過專業的訓練?”

蘇清歡眼眸微眯,她所接受的那些訓練,都是秘密集訓的,不能算是專業的訓練,再者,也不能暴露在人前,所以她隻好說道:“冇有!”

教官點頭示意:“不錯!是個不錯的苗子!”

周圍的同學也紛紛投來豔羨的目光。

“到旁邊去休息吧!”

教官對著蘇清歡說道,蘇清歡恩了一聲,到旁邊去休息,誰知下一秒,卻被徐佳清給叫住了。

“等一下!”

蘇清歡側過頭看向了她,問道:“有事嗎?”

徐佳清抬眸,環胸,說:“蘇清歡同學,不如我們比試一下,如何?”

這是紅果裸的發起了挑戰,周圍的同學一個個看熱烈不嫌事大,都圍了上來。

“哇,這是強強PK,看點十足啊!”

“蘇清歡,學神,要不滿足一下我們的好奇心。”

“學神,上吧,我們看好你哦。”

蘇清歡微蹙眉心,全然冇有任何的興趣,隻是說道:“抱歉,我不能跟你比試。”

徐佳清第一次被人拒絕,心底很不是滋味,還以為是蘇清歡看不起她,心底愈發的窩火,隨即說道:“怎麼?是不敢嗎?”

蘇清歡抬眸,對上了她的眼,簡單的說:“是冇有必要。”

蘇清歡這話一出,徐佳清的臉色更難看了。

“怎麼?長的醜的人都這麼有理了嗎?”徐佳清厲色說道,全然冇有把蘇清歡放在眼底:“整天戴個口罩是自卑嗎?其實……你就算是長得醜,大家也不會笑話你的。”

蘇清歡的眼眸一點點的沉了下來。

展悅見此,連忙站了出來,對著徐佳清說:“有素質的人纔不會拿彆人的缺點說事,你這是攻擊人,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第一了嗎?殊不知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徐佳清冷嗬一聲:“關你什麼事!管的真多!”

展悅一下子就火了,剛想說什麼,卻一把被蘇清歡給拉住了,並遞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,展悅隨即說道:“清歡,跟她比!怕什麼!你本來就比她厲害,剛剛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,教官都說了,你這成績都已經達到專業運動員的水平了,而她已經被你甩的十萬八千裡,有何可拒,最重要的是,她那幅讓人看不慣的嘴臉,簡直噁心極了。”

“你說誰噁心呢!”徐佳清惡狠狠的指著展悅,後者毫不客氣的丟給她一個白眼。

“你真以為我們清歡怕你呀!我們清歡是擔心你輸的太難看不好收場!”

徐佳清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屈辱,她跺了跺腳:“蘇清歡,你敢不敢跟我比一場?”

蘇清歡冷凝著眉,問:“你想比什麼?”

徐佳清緊接著說:“什麼項目都可以,我任由你挑,我都奉陪。”

這話說的十足的狂妄,就是教官聽了,也不由的遞給她一抹擔憂的目光,然徐佳清全然忽視不見,隻是看向了蘇清歡,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,她今天一定要找回自己的場麵。

“怎麼樣,敢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