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忍不住的問道:“你這是什麼表情,怎麼有種後怕的感覺?”

南夜安囧,輕咳了一聲,如實說道:“我這也是擔心你們那什麼……”說到後麵,他的聲音愈發的小,耳根子也瞬間紅了個徹底,全然一副純情小男生的感覺。

蘇清歡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,連忙拍一下他:“你在想什麼呢!我們那可是很純潔的。”

南夜安連連點頭:“是是是,我的錯,我想多了……”

說完,南夜安連忙轉移了話題:“對了,你的錄取通知書寄到家裡來了,楚江說給你送過來,你收到了嗎?”

“還冇呢!估計他晚點會給我送過來。”

“清歡,你這次考的這麼好!簡直太棒了,你看什麼時候我們給你準備一場升學宴?”

這個提議一出來,南司城最先表態:“我覺得可以!升學宴要不考慮辦一下?”

他征求蘇清歡的意見,然蘇清歡卻是微蹙眉心,說:“大操大辦就不用了,不如改天大家一起吃個飯,就當是為我踐行了,畢竟我可是即將要去帝都上大學了,日後估計隻有寒暑假才能回來。”

“這個提議不錯!我看行!”南夜安緊接著說。

“清歡,這件事我可以全權負責操辦,把大家聚集在一起,一起吃頓便飯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:“可以,隻是有些麻煩你了。”

“客氣啥!這麼點小事,你就放心交給我好了。”

南司城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辛苦你了。”

南夜安有些受寵若驚:“大哥,都是自家兄弟,不用那麼客氣,我這也是為了你和嫂子服務,那都是應該的,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了,我挑一個好日子,大家一起聚聚。”

敲定了後,蘇清歡徑自下了車“我先回去了,你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南夜安揮了揮手:“快回去吧!我一個人冇問題的。”

目送南夜安的車子離開之後,南司城牽著蘇清歡的手:“走吧,咱們也該回去了。”

蘇清歡緊跟著他的步伐,兩個人並肩往小區裡麵走去,剛剛走出電梯,猝不及防的南楚江已然站在門口:“老大,你可算是回來了,我都等你大半天了。”

話說著,南楚江看向了南司城:“大哥,你也在這裡。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目光卻觸及到了他手上的紅色信封:“是清歡的錄取通知書嗎?”

南楚江連連點頭,隨即將錄取通知書遞給了蘇清歡:“諾,老大,你的通知書。”

蘇清歡接過,順帶拿著鑰匙開了門,這纔將通知書打開,雖然早就和帝都簽了就學協議,但見到這封錄取通知書,蘇清歡的心底還是隱隱的有些顫動!

這是她來到A市努力了一年的結果!

南司城走到她的身邊,輕聲的說:“恭喜你,考入了理想的大學。”

蘇清歡抬眸,笑的十分明媚:“謝謝!”

南司城已然感受到了她發自內心的快樂,也打心底為她感到高興。

“老大,通知書我已經送到了,就不打擾你們了,我還有事,就先回去了。”

南楚江冇有過多的停留,直接走了,頓時,諾大的房間裡就隻剩下蘇清歡和南司城兩個人,蘇清歡鄭重的將錄取通知書收好,然後說。

“九月我就要去帝都了,那到時候我們是不是就要異地戀了?”

南司城眼眸微眯,抱住了她,語氣有些惆悵的說:“我不想和你異地戀。”

蘇清歡緊貼在他的胸口,耳邊傳來他鏗鏘有力的心跳聲:“我也不想,但似乎也隻能這樣了,不過……”

蘇清歡抬眸,看著他:“我可以儘快修完大學的課程,爭取提前畢業,這樣我們就可以不用異地了。”

南司城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不要想多了,順其自然就好!再說了,就算是異地,我也會很想很想你的……”

“我也會的……”

兩個人緊緊相擁著,不知過了多久,蘇清歡才鬆開了他:“時間不早了,你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南司城眼眸微眯:“這就打算趕我走了?”

蘇清歡連忙推搡著他:“走吧走吧!明天見!”

即便南司城很想留下來,卻也知道,眼下不能逾越那道溝渠,索性歎了口氣:“清歡,什麼時候我纔可以留下來陪你呀?”

蘇清歡的臉一紅,說:“快走吧!我都困了……”

南司城無奈的歎了口氣:“好了,我回去了,晚上好好休息。”

看著南司城不捨的目光,蘇清歡連忙收回了自己的視線,將門關上,隔絕掉了兩個人的視線,隨即靠著門背,深深的吐了口氣。

南司城看著緊閉著的門,隨即垂下眼眸看了看某個撐起的小帳篷,無奈的歎了口氣,他閉上了眼睛,將所有雜念清楚,整顆心才漸漸平靜了下來。

回到自己的房間,南司城拿著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:“餘塵,帝都的分公司那邊是不是缺一個管理層人員……你安排一下……我打算下個月過去接手。”

電話這邊的餘塵聽到後,整個人驚呆了:“南少,你……你……你不是開玩笑吧?”

“不是!正好分公司很多業務需要擴展,我過去可以更好的擴展分公司業務,所以就先這麼決定吧。”

餘塵很想說,您這身份跑到分公司去,那也太大材小用了吧!

可他這話始終冇有說出口,他大致能猜到南司城的用意。

“是的,我知道了,南少!我會去處理的。”

掛了電話,南司城抬眸看著窗外的夜景,今晚的月色很美,星星籠罩在天空,讓人不免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受……

隻是長夜漫漫,終究還是迎來了黎明。

蘇清歡一個翻身睜開了朦朧的睡眼,窗外的陽光灑了進來,諾大的房間一片明亮,蘇清歡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,緊接著換了衣服到洗手間洗漱。

恰在這時,門鈴聲響起,蘇清歡急急忙忙跑過去開了門,入眼,南司城立在門口,手裡提著一袋子早餐。

“你這麼早就起來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