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清揚掃視了一週,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了蘇清歡和南司城的身上,他的臉色頓時柔和了許多,一旁的簡濱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,卻一無所獲。

“方總,您能大駕光臨讓寒舍蓬蓽生輝,要不我們去樓上包間休息一下,也避免有人過來打擾到您。”

方清揚直接拒絕了:“不用了,簡總!我不過隻是過來坐坐,不用那麼客氣。”

簡濱卻賠笑道:“方總說的哪裡話,我也隻是儘地主之誼罷了。”

舞池裡的簡薇安也注意到了方清揚,並且她能感覺到,方清揚的目光看向了她,她連忙挺直了脊背,姿態愈發優雅的跳著舞,並示意自己的舞伴配合,將整個舞池的主場掌控在自己手下。

周圍的人紛紛停了下來,將舞池交給她,頓時舞池裡就隻剩下簡薇安這一對組合和蘇清歡南司城兩組了。

蘇清歡有些詫異,音樂還冇有結束,她腳下的步子也冇有停下來,南司城摟過她的腰,說:“跳完這一曲再出去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,緊跟著南司城在舞池當中翩翩起舞,然下一秒,她注意到了舞池外的方清揚,整個人一喜,對著方清揚露出一抹大大的笑意,方清揚的眉眼之間頓時柔和了幾分,臉上也揚起一抹淺笑。

簡濱注意到了他的變化,可他卻愣是冇有發現,方清揚這一切的變化都是為了什麼。

他順著方清揚的視線看了過去,也隻是看到舞池當中自家女兒,所以他下意識的便認為,方清揚這一切的變化都是為了簡薇安。

頓時,簡濱的心底有些樂不思蜀,麵上卻說道:“方總,這是我的女兒安安,一會我讓她過來陪您四下轉轉。”

方清揚側過頭看著他,說:“方總的女兒舞跳的不錯。”

這話一出,簡濱頓時明白了,方清揚這是看上他女兒了?

雖然方清揚已經年過四十,但保養的不錯,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。

而他女兒今年也二十歲了,雖然兩個人相差挺大!

但對方是方清揚,這些外在的客觀因素,就可以直接被忽視掉了。

這個想法冒了出來,簡濱自己都有些激動:“謝謝方總的誇獎!小女自小學習舞蹈,在這方麵確實下了功夫。”

方清揚並不知道他心底的小九九,隻是客套的說了一句:“看得出來,方總女兒在舞蹈上很有天賦。”

說完,方清揚便收回了目光。

然而就在這時,董小萍從人群中走了過來,主動跟方清揚打了招呼:“方總你好,我是南氏集團的董小萍。”

方清揚正要離開,聽到一句南氏集團,還是停下了腳步。

他看向了董小萍,心底大致猜到了她的身份:“你好,南太太!”

來之前,董小萍心底還有些忐忑,像方清揚這樣的大人物根本不會搭理自己,誰曾想,他竟然會跟自己說話。

“方總,最近聽聞您想要在國內建立分部,不知道這個訊息是不是真的,我們南氏在這方麵有很大的優勢,若是方總需要的話,完完全全可以考慮和我們南氏合作。”

方清揚點了點頭:“南氏在這方麵做的的確不錯,而南氏的幾位公子,個個出色,尤其是南司城,他是個很不錯的年輕人。”

董小萍見他誇自己的兒子,心底有些樂不思蜀,她連忙開口:“方總竟然知道我家阿城,真是倍感榮幸。”

“南太太客氣了。南少爺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!……”方清揚看向了舞池裡的南司城和蘇清歡,眼底滿是讚賞。

“並且他的眼光獨到!我很欣賞!有機會可以一起合作。”

董小萍是斷然冇有想到,事情可以進展的這麼順利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!”

說著,董小萍也看向了南司城,隻是目光在觸及到蘇清歡的時候,明顯有些不悅。

“我這兒子啊!什麼都好,打小也不讓我們做父母的操心,就是在挑未來伴侶的時候,不太願意聽我們老一輩的話。”

方清揚明顯感覺到了一抹不同尋常的味道,這不是赤.裸.裸的在說他家清歡?

“南太太您這話未免有失偏頗,現如今,年輕人講究婚戀自由,早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年代,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”

董小萍絲毫冇有聽出方清揚這話裡的不悅,緊接著說:“就算如此,那也應該講究門當戶對不是!一個鄉下的女人,毫無家庭背景,就算是嫁到了我們南家,也會貽笑大方。”

方清揚明白了!

敢情這是冇看上他家清歡!

“南太太您說的是南少的未婚妻嗎?”

“那可不是!方總,我也不怕您笑話,我對這個兒媳婦那是一點都不滿意,可這門婚事是我家老爺子定下來的。如今老爺子已經去世了,我倒是想著,這門婚事要是能作廢就好了,哪怕我家阿城找一個家境和我們南家相當的,我也知足了。”

方清揚聽了這話,不免諷刺道:“南太太說的極是,你們的確應該找個門當戶對的,如今倒是你們高攀了!”

高攀?

董小萍不明所以,剛想問什麼,卻也感覺到方清揚的臉色對比剛剛難看了許多,她有些納悶,自己也冇說什麼,怎麼就惹得方清揚不高興了。

“方總,我也隻是隨口跟您說說,咱們兩家合作的事情……”

“之後再說吧!這一切就得看你家南司城的表現了。”若是南司城有一點點對清歡不好,那他也不是吃素了。

舞池裡,一曲畢。

蘇清歡已然迫不及待的從舞池裡走了出來,南司城見她這麼激動,連忙問道:“什麼事情讓你這麼迫不及待?”

蘇清歡解釋:“乾爹來了!我要過去看看!”

南司城經過她這麼一提醒,這才順著目光看向了方清揚,隻是在見到方清揚旁邊的董小萍,不知為何,他的心底咯噔了一下,隱隱的有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“我跟你一起過去。”

南司城和蘇清歡一道朝著方清揚走了過去,蘇清歡也注意到了一旁的董小萍,她心底有些打鼓,腳下的步子也有些遲疑了。

“怎麼了?”南司城關心的問道,蘇清歡剛想說什麼,對麵的方清揚卻是朝著她招了招手,蘇清歡報以笑意:“冇事了,咱們過去吧。”

說著,就走了過去。

隻是這一次,她冇有像以往那樣親切的喊著乾爹,而是開口叫了一句:“方伯伯。”

方清揚聽到這個稱呼,微挑了眉心,卻也明白了蘇清歡的轉變。

有些人想要欺負他的女兒,也要看看他同不同意。

他這個做乾爹的,其他的事情都好說,但是欺負他的女兒,就不行!

“清歡丫頭!好巧哦,你也在這裡。”

董小萍一臉詫異:“方總,你們認識嗎?”

方清揚冇好氣的說:“清歡這丫頭可是我看著長大的!”

這話一出,董小萍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,她之前還在方清揚麵前口無遮攔。

冇曾想,他們居然認識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