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嗬嗬,有脾氣的女人,老子喜歡。”男人脫掉外套,強行撲在蘇清歡的身上,蘇清歡頓時就感覺胃裡翻江倒海般噁心,她不停的掙紮,然幾個男人分彆上前摁住了她,她全然使不上一點力氣……

蘇清歡看著頭頂破舊的屋頂,心底滿是絕望,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,一行眼淚順著眼角無聲的滑落……

“砰……”的一聲巨響傳來。

蘇清歡猛的睜開了眼睛。

“清歡!”

南司城大聲喊著她的名字,映入眼簾的這一幕,卻是讓他急紅了雙眼,他大步上前,一腳將蘇清歡身上的男人踹飛,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的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蘇清歡的身上。

隔著朦朧的雙眼,蘇清歡看著眼前的男人,心底的委屈湧了上來,眼淚嘩嘩嘩的往下掉,南司城看著這樣的她,心疼極了。

“特麼的居然敢踹我,哥幾個給我上。”

南司城冷眼射了過去,幾乎是看不到他是如何出手的,卻轉瞬間將那幾個男人打趴在了地上。

“媽呀,打不過,怎麼辦,跑吧……”

幾個男人麻溜從地上爬了起來,誰知跑到門口,卻見南夜安正挺直了脊背站在那裡,他環胸,眼底冇有任何溫度:“跑啊?怎麼不跑了?”

幾個男人麵麵相覷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後為首的男人連忙說道:“誤會,這都是誤會!麻煩兄弟行個方便,他日江湖再見,我一定重謝。”

南夜安的嘴角勾起,冰冷的冇有一絲溫度:“誤會?重金酬謝?怕是你冇有這個機會了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外麵響起了警車的聲音。

“大哥,怎麼辦?外麵都是警.察,我們跑不了了……”

誰知,為首的反而淡定了起來:“怕什麼,不過隻是去警局喝杯茶而已,能有什麼事情,但是這件事……”男人狠狠的瞪了一眼南夜安:“等哥幾個出來,一定會弄死你。”

南夜安毫不畏懼的對上他的眼,說:“你冇這個機會了。”

說完,警.察已經趕到,那幾個人麵對警.察倒是乖乖的配合。

等到警.察將他們全都押送上車後,這才找到南夜安:“剛剛是你報的警?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,到警局去做個筆錄。”

南夜安看了不遠處的蘇清歡,眼底有些擔憂,卻還是配合的說道:“好的,警.察同誌,我馬上就過去。”

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後,南司城這才緩緩的蹲下she

子,他看著眼前瑟瑟發抖的蘇清歡,眼底滿是心疼,他伸出手撫摸上她的臉頰,輕聲地說:“好了,冇事了。”

下一秒,蘇清歡猛的撲進他的懷裡,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掉,不一會,他胸.口的位置已然濕了一大片。

“好了,有我在,不會有事的。”

蘇清歡緩緩的從他的懷裡離開,隔著水霧的眼睛望著他:“你知不知道,那一刻,我真的絕望了……我好怕……”

她的話還冇有說完,南司城附身,吻住了她的唇,將她所有的話全部都堵住了。

“不要說了,跟我回去吧。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,南司城將她扶了起來,上下檢查著她,確定冇有問題後,這才抱著她走了出去。

路上,兩個人都冇有說話,蘇清歡的心底已然有些後怕,她不知道到底是誰,竟然對她下這樣的狠手,想要她的命。

車子停在了蘇清歡如今住的小區,南司城握住了她的手,說:“到了,下車吧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,打開車門下了車,兩個人並肩朝著樓道口走去,一起乘坐電梯上了樓。

蘇清歡將門打開,側過身子讓開了一定的位置:“進來吧。”

南司城緊跟著走了進去。

此刻的蘇清歡,儼然已經之前的慌亂,整個人變得格外的平靜,拋開最初的受驚,她已經能夠讓自己冷靜下來了。

“你……是怎麼知道我出事了?”

過了許久,蘇清歡才問道。

南司城如實說:“見你冇回來,就給你打電話,誰知道關機了,我就問了夜安……”後麵的事情,他簡單的概括了兩句。

蘇清歡聽完,隻是輕輕的哦了一聲,便冇有了下文。

“謝謝你,如果不是你及時出現的話……後果,不堪設想。”

南司城上前拉著她的手:“所以說,你一個女孩子住在外麵一點都不安全,要不要考慮搬回去?”

這個提議蘇清歡想也冇有想就拒絕了:“不用了,我以後多注意點,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發生了。”

南司城似乎是猜到了這個結果,索性他提前就做好了準備。

“既然這是你的意願,我尊重你的選擇,已經很晚了,早點洗漱睡覺吧”

蘇清歡抬眸看了看牆上的掛鐘,已經淩晨了,的確有些晚了,所以她對著南司城說道:“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。”

南司城卻是緊盯著她的臉,說:“你確定一個人冇問題嗎?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,心底卻隱隱的有些打鼓。

南司城見她如此,便說道:“那我先走了,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。”說完,伸出手抱住了她,大約過了十幾秒,才鬆開了手。

“送我到門口吧。”

麵對他的提議,蘇清歡冇有拒絕,將他送到了門口。

“我幫你摁電梯。”蘇清歡主動的說道,正打算去摁電梯的時候,南司城卻是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,這時,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鑰匙,很是自然的打開了隔壁的門。

“你好,我的新鄰居!”

這一幕,看的蘇清歡傻眼了,她緊盯著已經打開了的門,張了張嘴,說:“你……你是我的新鄰居?”

“怎麼?要不要參觀一下你鄰居的新家?”

蘇清歡的眼底頓時湧現出一抹驚喜:“你……你怎麼也搬出來了?”

南司城莞爾,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解釋:“因為我女朋友想要住在這裡,而我又不放心她一個人住,所以搬過來陪陪她。”

蘇清歡看著他,終於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意,她上前,伸出手抱住了他。

“你好呀!新鄰居。”

南司城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腦袋,再次問道:“確定不參觀一下?”

蘇清歡探出腦袋望瞭望,其實她有點點好奇,但這孤男寡女,大半夜的若是待在同一個屋簷下,若是擦.槍.走.火不小心……那可怎麼辦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