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很欣慰夏天允的懂事,收了手機,繼續沉迷於題海當中,她漸漸的發現,攻克難題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正所謂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無法自拔。

然而與此同時,被拒絕的南司城心情差到了極致。

助理小心翼翼的彙報:“南少,對方拒絕了咱們的邀請。”

南司城停下了手裡的動作,眉心緊緊擰在一起皺成了一個川字。腦海裡不由的回想到上次賽車場上那一幕,女人修長的身姿伴隨著瀟灑的姿態,在他的腦海裡久久揮之不去。

這段時間,他一直在找這個女人!

隻是這個女人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,全然冇有一點蹤跡,哪怕他斥巨資想要和她再來一次友誼賽,對方都全然無動於衷,這反而讓南司城對她的興趣更濃了。

“那就把價格加到五千萬,務必要把她給找出來。”

“是,南少。”助理擦了擦額頭的汗,悄悄退了出去,頓時,諾大的辦公室裡就隻剩下南司城一個人,他側過頭看向了窗外沉思,不一會,拉開抽屜,將裡麵的一個CD盤拿了出來,然後插進麵前的電腦。

隻見電腦的螢幕畫麵出現了一段賽車視頻,那是三年前在法國國際賽車上,一位來自中國的選手Su奪得國際賽的冠軍,響徹國際。

也是在那個時候,原本就對賽車有著濃厚興趣的南司城就對這個叫Su的有著極高的印象,他一直想要找到Su,出於私心,想要跟她學習360度旋轉漂移的技巧。

隻是不知為何,在國際賽之後,Su就像是銷聲匿跡了一樣。

他動用了很多的關係,都冇有找到一點蛛絲馬跡,直到上週,那個女人的出現,讓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曾經Su的影子。

到底會是她嗎?

南司城深邃的眼底劃過一抹深意,他視線緊盯著電腦螢幕,隻見螢幕上的Su一招非常漂亮的360旋轉漂移,車子穩穩的停了下來。

緊接著,車門打開,那抹身影從車上下來,她的嘴角掛著一抹很淺的幅度,卻致命般勾住了南司城的眼球。

僅僅一眼,便是萬年。

南司城在心底暗暗的想,不管費多大力氣,他一定要找到她,一定!

……

夏天允原本以為,自己拒絕了對方,對方鐵定不會在繼續執著,誰知道,對方直接出了五千萬的價格,這下都快把夏天允的下巴給驚掉了。

“你確定,冇有搞錯,是五千萬?”夏天允再三確定問了一遍,在得到對方肯定回答後,夏天允傻眼了。

可一想到老大說的話,他還是直接拒絕了。

“不好意思,還是算了吧。我們家老大說了,她最近很忙,冇有時間。”

“沒關係,夏先生,如果是價格的問題,我想我們還可以商量,隻要你這邊可以答應,多少價格都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聽到這話,夏天允再也坐不住了,敢情對方為了想要和老大來一場友誼賽,竟然不惜花費天價?

夏天允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麵,思索再三,還是決定不把話說死,等過兩天再跟老大商量商量,畢竟這價格實在是太誘人了些。

“那好吧!我們再商量一下,晚些再給你回覆。”

對方聽到夏天允這麼說,大大的鬆了口氣,“好,那我們這邊就等你的好訊息了。”

切斷了電話,夏天允已然想著怎麼跟蘇清歡說這件事,可老大最近要去參加奧數比賽,還是等老大比賽完了再說吧。

……

蘇清歡倒是冇有想到對方這麼執著,此時,她全然把心思都花在奧數上,幾乎每天都在不停的刷題,就連英語課上也不例外,這可惹惱了英語老師。

“蘇清歡,tra

slatethisse

te

ce。”

英語老師突然點到蘇清歡的名字,蘇清歡下意識的抬頭,便見全班同學整齊的目光都看到了她的身上,這時,英語課代表阮安然忍不住的說了一句:“老師,她從農村來的,怕是以前冇有學過英語,老師,你要不跟她說中文吧。”

這話一出,全班鬨堂大笑,英語老師也生氣的看著蘇清歡:“既然英語底子差,就不要在下麵搞小動作,眼看月考就要到了,彆因為你一個人拖了我們整個班的後腿。”

蘇清歡微蹙眉心,隻是輕掃了一眼黑板上的內容,然後站了起來,說:“這句話的意思是,如果世界變得渾濁,清白就是一種罪過。”

蘇清歡的嗓音不急不緩卻清楚的傳進每個人的耳朵裡,包括英語老師在內,一個二個都傻眼了。

尤其是英語老師,這個句子是她在課外抄錄過來,完全超出她們目前所學習的範圍,她原本就想著藉此打擊一下學生的自信心,讓她們不要不知天高地厚。

誰知道,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蘇清歡居然正確的將她翻譯過來。

“老師,我翻譯的對嗎?”蘇清歡一臉坦然的問了一句,英語老師輕咳了一聲,掩飾著自己的尷尬:“完全正確,蘇同學請坐。”

英語老師的態度和之前全然是天差地彆。

全班同學聽到這,一個個臉上都掛著不可思議的表情,這個土包子居然還會英語?

坐在旁邊的南楚江也是一臉意外:“蘇清歡,你真是越來越會蒙了,連這都猜對了。”

蘇清歡無情的給了他一個白眼,一次兩次都蒙對可能是運氣好,次次蒙對,這可能嗎?

隻是南楚江斷然冇有往這方麵去想,隻是覺得蘇清歡這蒙的水平挺高,他突然之間有點擔心他們的賭約了。

可轉眼一想,哪有人運氣那麼好,次次都蒙對。

再說了,那可不是其他什麼考試,而是市區的奧數競賽,蘇清歡一個農村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會拿獎,他可真的是太高估她了。

蘇清歡也冇有想到,自己不過隻是翻譯出了一個句子,卻惹了班上好幾個同學的不滿,其中對她意見最大的就是英語課代表阮安然。

要知道,以前全班隻有她可以完全正確回答出老師超綱的翻譯題目,所以英語課一直都是她的主場,她也因此風光無限。

誰知道今天,蘇清歡竟然把她的風頭全都搶了去,若是輸給其他人,她倒是覺得冇什麼,自尊心不會如此受挫。

可這個人偏偏是蘇清歡這個土包子,這口氣,她又怎麼咽的下去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