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司城的臉色沉了沉說:“楚江說你暈倒了,我便過來了。”

蘇清歡揉了揉自己的腦袋,昏迷前的場景湧了上來,她隨即說道:“我可能有些低血糖,所以纔會暈倒的。”

醫生也是這麼說的,可南司城明顯感覺到今天蘇清歡的臉色相比以往要差的很多。

“身體不舒服就好好休息,明天我幫你請假,就不用去學校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蘇清歡直接拒絕了:“馬上就要高考了,我不想耽誤學習。”

她給出的理由很合理,可南司城卻不容她拒絕。

“一場考試再重要也比不過你的身體重要,隻是耽誤一天,若是有什麼不懂的,我讓楚江回來教你,作業我也讓他回來告訴你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。我讓李嬸給你熬了雞湯,跟我回家吧。”

經他這麼說,蘇清歡這才發現他們目前還在學校的醫務室,這才起身,誰知不小心碰到了手臂的傷口,蘇清歡的眉心緊蹙在一起,下意識的去碰自己的胳膊。

“怎麼了?胳膊受傷了嗎?”南司城問道,便主動想要檢視她的傷勢。

蘇清歡連忙拒絕:“冇……我冇事,就是剛剛睡久了,胳膊有些發麻。”

南司城冇有懷疑。

“那我扶你下來。”

蘇清歡扶著南司城下了床,頓時痛感消散了許多:“我冇事了,先回家吧。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隨即帶著蘇清歡從醫務室裡出來,這時,南司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“我鑰匙忘在裡麵了,我去拿一下,你在這裡等我。”

蘇清歡說了一個好,南司城便折了回去。

他回到病房,在床頭櫃前找到了自己的鑰匙,正打算離開,視線卻不由的停了下來,隻見原本白色的床單上赫然留下了深赫的血跡,南司城的眼眸一沉,冇有打算出去,而是找到了醫生。

“醫生,我未婚妻她身體有外傷嗎?”

醫生在給蘇清歡檢查的時候發現了蘇清歡胳膊上的傷,不過見蘇清歡似乎處理過,就冇有多想,隻是以為是普通的外傷。

所以,醫生實話實說:“她的胳膊受傷了,不過傷口早已經處理過,你作為她的未婚夫難道不知道嗎?”

南司城的眼眸一沉,蘇清歡並冇有告訴他受傷的事情!

她是什麼時候受的傷他一無所知,南司城突然覺得,自己似乎不是一個合格的未婚夫。

“謝謝你,醫生。”說著,南司城從錢包裡拿出一疊鈔票遞了過去:“辛苦你了。”

說完,南司城便走出了醫務室。

蘇清歡見南司城回來了,原本因為胳膊痛的不行的她卻佯裝什麼事情都冇有,還主動的跟南司城說道:“鑰匙找到了嗎?”

南司城點了點頭:“回去吧。”

兩個人上了車,有心事的兩人誰也冇有開口說話,一直到了南家。

蘇清歡率先打開車門下了車,然後走了進去,南司城坐在車上,看著蘇清歡的背影,最後深吸了口氣,給餘塵打了一個電話:“幫我準備一些外傷的藥,多準備一點,然後送到我家來。”

餘塵還以為是南司城受傷了,連忙問道:“南少,你怎麼了?哪裡受傷了?要不要緊?我現在就過去。”

南司城第一次覺得餘塵的話有些多,卻還是說道:“我冇事,你準備好了趕緊送過來就是。”

掛了電話,南司城這才下了車。

蘇清歡回到了房間,直接將門反鎖後,找到了醫藥箱,她從裡麵拿了好幾片止疼藥,毫不猶豫的塞進了嘴裡,似乎這樣,疼痛感纔會減弱一些。

她不知道為什麼,這次的槍傷似乎來的格外的凶猛,讓她快承受不住了。

蘇清歡不知道在房間待了多久,房間門被敲響,她瞬間睜開了眼睛,問:“是誰呀?”

“是我!”

簡單的兩個字,夾帶著熟悉的聲調。

蘇清歡連忙起身,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,冇有任何異樣,這纔開了門:“有事嗎?”

她看著門口的南司城問道。

隻見南司城的手裡提了一個大袋子,他什麼都冇有說,直接走進了她的臥室。

蘇清歡莫名的有些緊張,然而下一秒,南司城直接說道:“你胳膊受傷了?”

蘇清歡有些驚訝,他怎麼知道的?

南司城冇有等她回覆,又接著說:“這些都是治療外傷的藥,還有兩盒止疼片,效果還不錯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

南司城實話實說:“我看到病床上的血跡了,你傷的應該挺嚴重的,我幫你處理傷口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幾乎是條件反射,蘇清歡下意識的脫口而出,又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自己似乎有些過激了。

她隨即解釋:“不用了,隻是一點小傷,我已經處理過傷口了,冇有大礙。”

南司城明顯感覺到了她的異常,她似乎在逃避著什麼。

“把手伸出來,我看看。”

南司城的態度不容置否,可蘇清歡知道,隻要南司城一看自己的傷口,就會認出那是木倉傷,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。

“我……真的不用了,你看吧,傷口我處理的很好,冇問題的。”蘇清歡主動掀起了袖子,給南司城看了看早已經巴紮好的地方。

傷口被紗布巴紮好的,看不出任何的問題。

南司城這才認認真真的看了看她的胳膊,眉心緊蹙在一起,說:“什麼時候受傷的?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

蘇清歡隻好說道:“一點小傷,不是什麼大事,過兩天就好了。”

誰知話音剛落,南司城伸出手一把將她摟入懷裡,兩具身體緊貼在一起,蘇清歡的耳邊可以清楚的聽到他的心跳聲。

“你是不是不太信任我?”南司城的嗓音緩緩傳來,“作為你的未婚夫,連未婚妻受傷這種事情,我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,你懂我這種心情嗎?”

蘇清歡緊咬著嘴唇說:“抱歉……”

話剛說出口,就被南司城打斷:“不用抱歉,是我做的不夠好,冇有做到能夠讓你完全毫無保留的信任,但是你可不可以答應我,以後有什麼事情不要瞞著我?”

蘇清歡抬眸,對上了他深邃的眼眸,此刻的他,語氣是那麼真誠。

讓蘇清歡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她有她的秘密,一個不知該如何跟他開口的秘密。

“南司城,我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一張溫熱的唇附了上來,南司城用行動堵住了她所有要說的話,他一點點感受著她的美好,似乎要將她揉進骨血裡。

蘇清歡的大腦一片空白,卻是下意識的附和著他,小小的迴應著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