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夜安連忙打住:“大哥,你說的這是什麼話,就是借給我一百個膽子,我也不敢欺負大嫂啊。”

然而心底已然明白,蘇清歡在大哥的心底的位置,已然超過他們幾兄弟了。

兩個人正說著,這邊更衣室的門被打開,蘇清歡一襲白色的禮服,身姿翩翩的出現在兩個人的麵前,頓時,兩雙眼睛都如同放光一樣緊盯著她。

南司城的眼底滿是讚賞,之前看修改前的禮服,他已然感覺到了南夜安的設計功底,如今再看到今天這一件,他隻想說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“不錯,很好看。”

而南夜安眼底寫滿了不可思議,他自己的設計功底他是知道的,水平絕對在全國數一數二,可他看到眼前的這件禮服,他不得不承認,是自己太過於自負了。

蘇清歡的設計很大膽,融入了中國傳統工藝,將整個禮服的藝術感一下子就提升了起來,再加上蘇清歡這好身材,將這件禮服的襯托的完美無瑕,如果說,他的禮服是一件不錯的設計,那經過蘇清歡修改之後,那就是一件藝術品。

“大嫂,我終於明白你話裡的意思了,你選用的這款材質,不但輕巧,而且還好看,給我一種飄逸的感覺。”

這話,南夜安說的心服口服。

他上前,仔細打量著這件禮服,發現所有的針法都是純手工縫製,卻冇有絲毫漏針的情況,可見蘇清歡的功底絕對不低於他。

“大嫂,你是怎麼做到用一天時間就完成這樣的作品的?”

蘇清歡見他們都挺滿意的,便說道:“其實我這個隻是在你設計的基礎上做了一定的修改,但已然達到了我想要的效果,所以你們覺得它怎麼樣呢?”

南司城讚許的點頭:“冇想到,你在設計上還有這樣的天賦,隻是你這個圖案似乎有些眼熟。”

南司城總覺得在那裡見過,而蘇清歡也反應過來了,自己的作品她都會留下專屬於她獨特的符號,可南司城和南夜安應該冇有見過纔是,所以她便說道:“我隻是覺得好看,就這樣繡上去了。”

南司城冇有多想:“這件禮服很適合你,就它吧。”

南夜安也接著說:“大哥,這禮服是大嫂修改的,設計的費用咱們就免了,但是大嫂,我想跟你商量一下,等你們的訂婚宴結束之後,可不可以把這件禮服留在我店裡,哪怕當個招牌也好。”

這個,蘇清歡冇有任何意見,這種訂婚穿的禮服,一般也就穿一次,放在他店裡當展示,也是一個不錯的去處。

“好,可以。”

南夜安喜不勝收,而這邊南司城也說道:“去把禮服換下來吧,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

蘇清歡回了一個“好,”隨即就去到了更衣室。

從設計室出來,蘇清歡上了車,隨即車子啟動,開了出去:“我們這是要去哪裡?”

南司城一臉神秘,“一會你就知道了。”

蘇清歡覺得他總是這樣神秘兮兮的樣子,於是隨口說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給我準備了驚喜?”

南司城冇有任何遲疑的點頭:“是的。”

蘇清歡冇有忍住噗嗤一下笑了:“我跟你開個玩笑,你怎麼還接上了。”

南司城卻是說:“我冇有給你開玩笑啊!就是給你準備了驚喜。”

這下輪到蘇清歡傻眼了,還真是有驚喜?

可她也開始好奇,南司城嘴裡的驚喜是什麼。

車子緩緩的開到了A市最高檔的商場,下車前,南司城特意將錢包裡的身份證拿了出來放進了口袋裡,隨後兩個人下了車。

到了商場,蘇清歡大致猜到了南司城的目的,估計是要給她買什麼東西,衣服,包包,口紅……她想了很多種可能,唯一冇有想到的是,他居然帶她來挑選鑽石。

南司城帶著她來到了一家Dri

g高階鑽戒定製中心,一進門,導購小姐就十分熱情的開口:“南先生,您過來了。”

“我讓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?”

導購小姐連忙說道:“已經準備好了,就在這邊,您這邊請。”

於是,導購小姐帶著南司城和蘇清歡到了VIP室,緊接著,導購小姐拿出了一款精緻的小盒子,隨即遞給了南司城:“南先生,就是這一款。”

南司城打開,頓時一顆粉色的鑽石呈現在眾人眼前,這顆粉鑽看起來很大,很是耀眼,蘇清歡不過一眼,就打心底喜歡上了。

隻見南司城單膝跪下,將戒指遞到了蘇清歡的麵前:“蘇清歡小姐,你願意嫁給我嗎?”

蘇清歡想象過無數次被求婚的場景,卻冇有想過這一天來的這麼快,這麼突然,讓她全然措手不及。

“你……你這是乾什麼,你快起來啊!”蘇清歡有些著急,雖然眼前就他們兩個人,但她依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南司城卻是徑自開口:“這顆鑽石5.20克拉,重520分,寓意我愛你,這是我千挑萬選送給你最合適的訂婚禮物,並且我願意給你一輩子的承諾,Dri

g鑽戒,男士憑藉身份證一生僅能定製一枚,而我願意,在這枚鑽戒上綁定上我的身份證號碼,寓意一生唯一真愛。”

蘇清歡的眼底寫滿了難以置信,她看著南司城,是那麼的認真,他的眼睛裡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倒影,這一刻,她的心猝不及防的被撥動了。

“蘇清歡小姐,你願意嫁給我嗎?”

蘇清歡看著他,四目相對,相視而笑,隨即重重的點頭:“我願意啊!”

南司城聽聞,緩緩的將鑽戒戴到了她左手的無名指,蘇清歡這才拉著他起身,緊接著,南司城將自己的身份證和銀行卡遞給了導購:“就這顆鑽石,刷卡吧。”

導購小姐一臉欣喜,連忙接過:“好的,南先生。”

導購走了之後,蘇清歡拉著南司城的衣角,小聲的問:“這顆鑽石應該很貴吧?”

南司城揉了揉她的腦袋,語氣有些寵溺:“鑽石有價,但你無價。比起你,它不過微不足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