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,蘇清歡挽著蘇奶奶進了房間,蘇爺爺藉以自己要去喝茶下了樓。

房門合上,蘇奶奶這才一臉認真的跟蘇清歡說道:“歡歡丫頭,你和阿城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。”

蘇清歡怔了一下,隨即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:“那你們這次來是為了參加我們的訂婚宴嗎?”

蘇奶奶拉過蘇清歡的手:“歡歡丫頭,你老實告訴奶奶,這是你心底的真實想法嗎?雖然我和你爺爺都覺得阿城這個小夥子不錯,可奶奶還是覺得你的想法最重要,若是你不喜歡,可千萬不要勉強自己。”

蘇清歡知道,在這個世界上,還是爺爺奶奶對她最好:“奶奶,你放心吧,我是因為喜歡他才答應和他訂婚的。至於結婚的事情,我現在還太小了,還冇有到法定的結婚年紀,所以再等兩年再說吧。”

蘇奶奶聽到蘇清歡這麼說,心底那顆懸著的大石頭總數是落了地。

“隻要是歡歡你挑的,奶奶就是一百個一千個支援,隻是這時間過的太快了,眨眼間,我的歡歡就要嫁人了……”蘇奶奶撫摸著蘇清歡的髮絲,語氣不免有些惆悵,蘇清歡倚靠著他:“奶奶,我一定會過的很好的……”

“恩,奶奶相信。”

祖孫兩說了些話,蘇清歡這才送蘇奶奶回了房間,然而剛剛轉身,就見到南司城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在了她的身後。

“你……你回來了?”

南司城看著她,說:“爺爺奶奶休息了嗎?”

蘇清歡點頭:“他們勞累了一天,已經睡了。”

“那就好,爺爺奶奶有什麼需要就告訴李嬸,快要過年了,家裡也熱鬨一些。”

蘇清歡抬眸,對上了他的眼:“爺爺奶奶是你接過來的嗎?”

蘇清歡的心底已經大致猜到了,卻還是問了一句。

南司城恩了一聲:“你一個人在這邊太孤單了,正好要他們陪陪你。”

蘇清歡心底一暖,說了:“謝謝!”

簡單的兩個字,卻讓南司城的心底湧現出一抹異樣,他朝著她走近,兩個人的距離隻有一拳的位置停了下來:“我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,他們是你的爺爺奶奶,也就是我的爺爺奶奶,我們是一家人。”

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,心卻砰砰砰的跳個不停,她看著南司城附身,那張大臉不停的朝著她靠近,蘇清歡下意識的伸出手擋住了他的臉:“我……我我先回房間了。”

說著,也不等南司城的回覆麻溜跑了。

一直到回了房間,她才關上房門,心跳聲卻還是那麼劇烈,她的腦海裡迴響著剛剛那一幕,南司城居然想要吻她!!!

蘇清歡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好在自己跑得快!可為什麼竟然隱隱的有些小小的遺憾?

蘇清歡,承認吧,其實你自己也挺期待的,隻是似乎不太願意麪對。

這一夜,蘇清歡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,腦海裡一直浮現出南司城低頭吻她的那一幕,一直到後半夜,她才沉沉睡去,這一覺就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“老大,趕緊起床了……”南楚江在房門口敲著門,蘇清歡有些不耐煩的翻了個身;“不要吵我,我要再睡一會。”

而南楚江此刻卻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,因為一大早期末考試的成績就出來了,他看著手機上的成績,歡喜雀躍,這一次,他竟然考了全班第三名。

所以,南楚江依然鍥而不捨:“老大,快起床,期末成績出來了……”

蘇清歡隻想用枕頭塞住自己的耳朵,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,麻溜的從床上坐了起來,隨即打開了房門:“你丫的大早上能不能不要吵了?”

南楚江看著還冇睡醒的蘇清歡,隨即說道“老大,都快中午了……”

這一句話,蘇清歡如夢初醒,瞬間來了精神:“啥?快中午了?”

南楚江點了點頭,蘇清歡這才轉身,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,將南楚江隔絕在門外,頓時,南楚江到嘴的話隻好嚥了回去,“老大,你快一點起床,我在樓下等你。”

蘇清歡回到房間看了看時間,居然已經11點了,她連忙洗漱之後,下了樓,蘇奶奶和蘇爺爺正在客廳裡讀報,蘇清歡連忙撲了過去,一把挽住蘇奶奶的胳膊:“奶奶早上好啊!”

蘇奶奶合上了手裡的報紙,說:“不早了,都中午了。”

蘇清歡吐了吐舌頭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“嘿嘿,我睡過頭了。”

“快去吃點東西,早上不吃飯胃會受不了的。”

蘇清歡麻溜起身:“我知道了,奶奶,我這就過去。”

“老大,快查成績,已經出來了。”一旁的南楚江一臉激動的說,蘇清歡見他這般,就知道他應該考的不錯:“考的怎麼樣?”

南楚江很是嘚瑟的朝著她比劃了一個三字:“全班第三哦!”

蘇清歡莞爾一笑:“那不錯,進步挺大的。”

南楚江連忙湊了上來:“那之前答應我的遊戲今晚上是不是應該兌現了?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說:“可以,就今晚吧。”

南楚江覺得自家老大真是個信守承諾的好老大:“得咧,那我叫上KK他們,晚上一起上線開黑。”

“好啊!”

晚上,晚飯後,蘇清歡就回了房間,她拿著手機一個人窩在沙發上,這時,群裡KK發了訊息。

【KK】:“幾點開始?”

【南楚江】:“一會,等我。”

【蘇清歡】:“上線了叫我。”

【南楚江}:“ok”

蘇清歡看了回覆後,退出了群聊,刷了微博,不到半個小時,南楚江已經上線了。

“老大,快上線,咱們開始吧。”

蘇清歡回覆了一個“好。”

隨即打開了遊戲頁麵,這一次,她找回了她的大號,一登錄就陸陸續續收到了很多的私信,蘇清歡蹙眉,打開看了一眼,全然是上次自己上線後那些遊戲裡麵的玩家給她發的資訊,大多是問她什麼時候可以迴歸。

與此同時,群裡炸了【KK】:“媽呀,你們猜我剛剛看到什麼了,我一進去發現歡神也上線了。”

【南楚江】:“我也看到了,歡神難的上線,簡直太難得了。”

【KK】:“要是能和歡神一起打遊戲就好了,人生無憾啊!”

【南楚江】:“我也想,不過歡神一般是不和我們這些普通玩家一起玩遊戲的……”

南楚江的話剛剛發出來,遊戲的介麵就出現一行字“歡神邀請你加入……”

南楚江手一抖,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,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