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知道了,老師。”

大家迴應著,隨即將課本合上,蘇清歡將書本收拾好了之後,就打算離開教室,誰知到了走廊,卻被數學老師給叫住了:“蘇清歡同學,老師知道你基礎好,但你這學期請假著實太頻繁了,若是有跟不上的,及時來問我,馬上就是期末考試了,希望你可以保持你原有的水平考出一個理想的成績。”

蘇清歡能感受到數學老師對她的期望:“謝謝老師,我會好好加油的。”

數學老師見她這般,也不好再說什麼,隻是臨走的時候,還是不忘叮囑了兩句:“有不懂的就來問我,不要覺得不好意思。”

蘇清歡報以笑意:“我知道了,謝謝老師。”

說著,蘇清歡便揮手離開了,數學老師看著她遠去的背影,不免歎了口氣,這可是他教學生涯這麼多年遇到的唯一一個天才型數學學生,若是她以後有專研數學這樣的想法,那一定是數學界的一道榮光。

蘇清歡並不知道老師所想,回到家後,就見南楚江老老實實的在複習,蘇清歡挑眉,問:‘怎麼樣?這次有把握嗎?”

南楚江恩了一聲:“應該冇多大問題,不過超過你還是有一定距離的。”

蘇清歡卻是鼓勵道:“你不用跟我比,你隻需要跟自己比,隻要每次考試都有進步就可以了。”

南楚江抬眸,看著她:“老大,放心吧!我會好好加油的,爭取早日超過你。”

“好呀,加油。”蘇清歡又問了一句:“今天有哪裡不懂的嗎?”

南楚江嘿嘿一笑,連忙將自己的習題冊遞了過去,“這道題給我講一下唄。”蘇清歡瞄了一眼,腦海裡就已經有了清晰的解題步驟,她拿著草稿本給南司城演算,兩個人很是認真,全然冇有注意到南司城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在了不遠處。

“步驟大致如此,算出來的結果是根號3。你可以自己再驗算一遍。”蘇清歡說著,放下了筆,這才抬眸,看到了南司城,有些驚喜的說: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南司城走了過去:“剛到冇一會。”

隨即看了看兩個人的草稿本,說道:“聽說你們要期末考試了,那是不是要放寒假了?有什麼計劃嗎?”南司城看向了蘇清歡,後者笑著說:“寒假我打算回去,陪爺爺奶奶過年,等到明年開學我再回來。”

“不行,老大,你還答應我等我考到前三陪我打遊戲,你要是回鄉下了,哪裡的網絡一定跟不上。”

蘇清歡緊接著說:“不會啊,我們哪裡的網絡挺好的,不會出現這種問題,再說了,你隻要能考進前三,哪怕我用5G流量,也一定可以陪你打遊戲的。”

南楚江嘿嘿一笑: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南司城的眼眸卻是一沉,蘇清歡要是回家了,那是不是表示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她?

一想到這,南司城的心底竟然湧現出一抹不捨。

他甚至巴不得自己可以跟著蘇清歡一起回家,然而這個想法冒出來了之後,南司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,眼底閃過一抹黠意:“你們先忙,我上去了。”

丟下這句話,南司城轉眼上了樓,隨後打了一個電話給餘塵。

……

考試前一天晚上,南楚江複習到很晚,而蘇清歡卻是按照正常的作息時間,早早的睡覺了,第二天一早,蘇清歡精神抖擻的起床,而南楚江竟然也起來了,並且一邊吃著早餐,一邊看著英語週報。

“早呀,老大。”南楚江跟蘇清歡打著招呼,蘇清歡訝異他的精神狀態居然可以這麼好,忙問了一句:“你這是打了興奮劑嗎?精神狀態這麼好?”

南楚江神秘一笑,說:“老大,興奮劑倒是冇有,不過新鮮的現磨咖啡你要不要來一杯?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,身後的李嬸連忙會意,將現磨好的咖啡端了過來:“清歡小姐,這咖啡剛剛煮好的,你快嚐嚐。”

“謝謝李嬸,我已經很久冇有喝到這麼醇香的咖啡了。”說著,蘇清歡喝了一口咖啡,頓時,口腔裡瀰漫著咖啡的醇香,味蕾得到了極致的滿足。

“老大,我吃好了,就先去學校了。”南楚江放下碗筷,一溜煙跑了,就連李嬸都忍不住的誇獎道:“楚江少爺這段時間可用功了,放學就回來寫作業,一大早起來就在背英語單詞,也不知道是什麼讓他突然之間轉性了,這可是以前從來冇有過的事情。”

蘇清歡卻倍感欣慰,看來南楚江這個傢夥還是挺有毅力的,以後一定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“李嬸,我也吃好了,先去學校了。”

蘇清歡正要出門,遇上下樓的南司城,“我送你去學校。”

不容置否,南司城連早餐都冇有吃,就直接開車送蘇清歡去了學校,臨走的時候,蘇清歡不忘叮囑他:“早餐很重要,一定要按時吃哦。”

南司城原本不當一回事,卻下意識的答應了下來:“我知道了,你快去考試吧。”

蘇清歡對著他揮了揮手,朝著學校走去。

而南司城鬼使神差的,竟然去了一家早餐店,點了一份早餐,看著眼前精緻可口的食物,南司城的心情不免大好,就連眉眼之間都柔和了幾分。

林夢琪已經不知道自己多久冇有見到南司城了,自從被當成聯姻的工具之後,她已然冇有了任何靠近南司城的身份,卻還是或多或少從旁人嘴裡得知關於他的訊息,林夢琪一直都知道,哪怕自己如今委身在他人身下,心底想的唸的,依然隻有一個南司城。

而她也斷然冇有想到,自己不過是出來買早餐,卻正巧碰到了他,而他似乎心情很不錯,竟然看著眼前的早餐笑了起來,林夢琪發誓,她認識南司城這麼多年,從來冇有見南司城笑的這麼開心過,大多見到他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,不曾想,有一天,可以從他的臉上看到這樣的笑容……

林夢琪不由的朝他走進:“司城哥,好久不見!”

南司城聽到這話,所有的情緒瞬間消失殆儘,取而代之的隻有一如既往的冷漠,他甚至覺得,林夢琪的出現讓他的胃口全無。

“林小姐,我和你應該冇有這麼熟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