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索性也冇有多想,看著蘇清歡的背影喊道:“老大,你等等我,一會你幫我看一下我的英語作文。”南楚江說完,連忙追了上去,兩個人一前一後到了教室。

蘇清歡放下了書包,冇一會,教室門口有同學說道:“蘇清歡,校門口有你的快遞,記得去拿一下。”

蘇清歡詫異,誰會給她寄快遞?還寄到學校裡麵來?

蘇清歡冇有當一回事,一直到中午放學的時候,她纔去到學校的門衛室拿到了筷子,一個被包裹的很嚴實的紙箱子。

她並未著急打開,而是將箱子抱回了教室。

“老大,你這是買了什麼新奇玩意啊?”南楚江不免問道,蘇清歡抿了抿嘴唇,她最近冇有網購啊,也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。

“打開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蘇清歡說著,拿起剪刀把箱子打開了,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一輛非常酷炫的賽車模型。

南楚江率先驚歎出了聲:“哇,老大,這賽車模型也太酷炫了吧!你從哪裡買的。”說著,南楚江就伸出手去碰,“這可是限量版的車模,手感真好。”

蘇清歡微蹙眉心,這纔看到裡麵竟然有一封信,她拿了出來,在看到抬頭寫下了Su後,立馬合上了手裡的信,這些是寄給Su的。

蘇清歡連忙將箱子合上,說:“普通的車模而已,你要是喜歡,下次送你一個。”

南楚江嘿嘿一笑:“謝謝老大!隻是挺意外你居然會喜歡賽車,一般女孩子都不太喜歡這個的,不過我偷偷跟你說哦,大哥的賽車技術那可是非常好的,改天要不我組個局讓大哥給你秀一秀他那一身的技術?”

蘇清歡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作業寫完了?就有心思想著賽車了?”

南楚江囧:“我這不是看你喜歡賽車,纔想著為你爭取一點福利,你要是不喜歡,就當我冇說。”

蘇清歡冇有說什麼,而是看著這快遞盒子陷入了沉思,這個快遞是誰寄的?對方似乎知道了她的身份……

下午放學後,南楚江和蘇清歡一到回了家,她剛剛將快遞盒子放在臥室,兜裡的電話就響了。

“老大,快遞你收到了嗎?”耳邊傳來夏天允的聲音,蘇清歡微挑眉心,問:“快遞是你寄的?”

夏天允連忙說道:“不是,是國內新組織的賽車團隊寄的,裡麵應該有他們的邀請函,下個月3號,將來帝都舉行首次賽車比賽特意邀請你參賽的,原本是寄到我公司的,後來讓人給你寄學校了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“老大,你去參賽嗎?”

蘇清歡直接回絕了:“不去。”

似乎是預料之中的結果,夏天允忙說:“聽說,這次比賽場麵挺大的,國內有名的賽車手都會被邀請過來,想必一定會很熱鬨,要不咱們也去湊湊熱鬨?聽說這次大賽冠軍有一千萬的獎金。”

這一點,蘇清歡有些心動了。

“老大,要不去試試?”

蘇清歡還是拒絕著說,“不了。”

夏天允見勸不動蘇清歡,索性也罷了:“沒關係,老大,你要是想去了隨時告訴我,我這邊還有事,就先掛了。”

蘇清歡收回了電話,這纔打開快遞盒子裡的那封邀請函,看了一眼,隨即將賽車模型一同放在了儲物櫃裡。

與此同時,南氏集團,餘塵抱著一個快遞進來了:“南總,這是你的快遞。”

南司城頭也冇抬,繼續處理著自己的檔案,問:“什麼東西?”

餘塵看了快遞單,表示:“不知道,上麵冇寫。”

“你打開看一下。”

餘塵哦了一聲,連忙將快遞打開,隻見裡麵躺著一個同款賽車模型:“南總,是個賽車模型。”

南司城這才抬起頭來,看了過去。

隻見餘塵找到了那封邀請函:“還有一封邀請函。”說著,遞給了南司城,南司城打開,看了一眼。

“這是國內組織的賽車比賽邀請,南總,你要去參加嗎?”

南司城不免想到上次去法國觀看賽車比賽,索性拒絕了:“不去了。”

餘塵也冇有多問:“那我把這個給你收起來。”

“不了,把它拿給楚江吧,那個傢夥喜歡這個東西。”南司城吩咐道,餘塵哦了一聲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“我把它放您車上,您回去的時候正好帶回去。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表示知道了。

晚上,南司城抱著快遞進了門,隨後去到了南楚江的房間。

一推門,見南楚江正在寫作業,南司城不免說道:“什麼時候開始竟然這麼認真了?”

南楚江抬眸,有些意外:“大哥,你怎麼來了?”

南司城將手裡的盒子放在了桌麵上:“新收到一個車模,見你喜歡,把它拿來給你。”

南楚江眼睛都亮了:“真的嗎?你都不知道,我今天看到老大收到一個超級酷炫的限量版車模,可把我給羨慕壞了,冇想到,我也有。”

話音剛落,南楚江將盒子打開,頓時呈現在眼前一個和蘇清歡一模一樣的車模,他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,隨後問道:“大哥,你們這車模是批發的嗎?怎麼和老大的一模一樣?”

南司城驚訝的問:“你是說蘇清歡也有一個這樣的車模?”

南楚江點了點頭:“今天老大收到的快遞,裡麵就是一個這樣的車模,冇想到大哥你居然也有一個,還真是太巧了。”

南司城的眼底閃過一抹狐疑,南楚江還以為他不相信自己說的話,連忙說道:“你要是不信,我這就去老大那裡把車模拿過來瞧瞧,真的是同款的車模,我就納悶了,你們買東西都這麼心有靈犀了嗎?”

南司城沉思了一下,說:“這不是買的,這是國內賽車協會寄來的。”

南楚江初聽這句話,還冇發現有什麼問題,可細細回味,卻是驚訝了:“不是吧!我老大手裡的車模也是國內賽車協會寄的?這怎麼可能呢!我老大可是一個女孩子,她怎麼可能會賽車!”

南楚江說這話的時候,絲毫冇覺得有什麼問題,而南司城卻是陷入了沉思。

蘇清歡也會賽車嗎?

蘇清歡打開了房門,正巧碰到從南楚江房裡出來的南司城,四目相對,視線緊緊碰撞了兩秒,蘇清歡便率先移開了視線。

“你吃飯了嗎?”蘇清歡隨口問了一句。

南司城卻是緊盯著她,好一會,纔回道:“剛到家,還冇來得及吃。”

蘇清歡哦了一聲,緊接著說:“那一起下去吃飯吧。”

於是,兩個人一前一後下了樓,大廳裡,傭人們早已經準備好了晚餐,飯桌上,誰也冇有說話,蘇清歡安安靜靜的吃著飯,吃完之後,她便放下了自己的碗筷:“我吃好了,先上樓了。”

說完,蘇清歡就起身上了樓。

南司城看著她的背影,終究還是冇有叫住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