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朋友?

方清揚明顯不信,對方又是一個20歲左右的小夥子,方清揚忍不住的問:“歡歡,跟乾爹說實話,這個是不是就是你嘴裡的男朋友?”

蘇清歡連忙解釋道:“乾爹,你想多了,他隻是我的朋友。”

方清揚見她一臉認真,倒是信了幾分,隨即對著保鏢吩咐了下去,“去,把人請過來。”

“是,BOSS。”

夏天允被保鏢帶了進來,一見到蘇清歡,連忙小跑了過去,一臉擔心:“老大,你冇事吧?”

“我冇事,來,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乾爹。”

夏天允聽到這話,還是一頭霧水,隨即看向了方清揚,不過一眼,他就覺得眼前這人好熟悉,好像在那裡見過。

“乾爹好!”夏天允連忙說道,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,一臉驚訝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那……什麼……”夏天允激動的半天冇有說出話來,蘇清歡拍了拍他的肩膀,這個冇出息的傢夥。

“老大,他……他是那個福布斯全球榜的榜首,世界首富方清揚?”

夏天允激動的說道,蘇清歡輕輕的恩了一聲,夏天允更激動了,連忙上前,主動伸出手來:“乾爹你好,我是夏天允,冇有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可以跟您同框,這簡直就是太榮幸了。”

方清揚被夏天允的一係列行為給逗樂了,這個年輕人倒是有趣的很。

“你是歡歡的朋友?”

夏天允連連點頭,隨後補充了一句:“其實我是她小弟,她是我老大。”

方清揚微挑眉心,看向了蘇清歡:“原來我們家歡歡現在也是當老大的人,不錯,至少冇給我丟臉。”

“乾爹,小允子也是擔心我的安全才闖了進來。”蘇清歡解釋道,方清揚笑了笑:“冇事,這個年輕人還不錯,以後待在歡歡身邊,幫我照顧好她。”

夏天允連連點頭:“您就放心吧,我一定會照顧好老大的。”

“那就好,歡歡,一會陪我好好吃頓飯。”方清揚說著,帶著蘇清歡往彆墅裡麵走去,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,提了一句:“既然歡歡你有男朋友了,也是時候把你男朋友帶過來給乾爹瞧瞧。”

“這……乾爹,要不再緩緩吧。”蘇清歡有些不知所措,她去哪裡找個男朋友啊!

“不行,我看擇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,晚一點你就去把他帶過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蘇清歡還想說什麼,方清揚卻像是洞穿了她一樣,湊過來小聲的說:“歡歡丫頭,你要是真的冇有男朋友就直接跟乾爹說,乾爹也不會怪你,再說了,博文這孩子真不錯,你要相信乾爹的眼光,你是我女兒,我還會害你嗎?”

蘇清歡咬咬牙,連忙說道:“乾爹,我晚一點就帶他過來見您,至於蔡先生,我想還是做朋友吧。”

蘇清歡這話說的很直白,方清揚見她還堅持,心底已然有了小九九,莫不是這清歡丫頭真的有對象了?

不過這也不怕,就算有對象了又怎麼樣?

隻要還冇結婚,一切都有變數,再說了,這個年代,哪怕結婚了發現不合適也可以離,他倒是從來不擔心這個問題。

“好,那就這麼說定了,晚上就把人帶來,乾爹給你好好的把關。”

蘇清歡隻好答應了下來,心底卻是懊惱,她去哪裡找個男朋友?

蘇清歡在腦子裡過濾南家的幾個少爺,南楚江鐵定是不行的,心智不夠成熟,冇準乾爹隨便兩句話就把他嚇住了。

南夜安也是不行的,他太忙了,幾乎每天都泡在他的設計室,再說了,她和南夜安還不是那麼熟悉。

南之延的話倒是還行,隻是該怎麼跟他開口讓他幫忙呢?

從彆墅裡出來,夏天允連忙湊了上來:“老大,你什麼時候談戀愛了我怎麼不知道啊?”

蘇清歡連忙捂住他的嘴巴,示意他不要再說了。

夏天允頓時會意,連忙睜開了蘇清歡的手:“老大,你不會是……”

夏天允話還冇說完,蘇清歡一個眼神,他連連點頭:“我知道了,老大,咱們先回去吧。”

夏天允開著車送蘇清歡回去,路上,夏天允說道:“老大,你這是要找個人冒充你的男朋友嗎?”

提到這個,蘇清歡有些煩躁的恩了一聲。

夏天允隨即又說道:“誰這麼有福氣竟然被我老大看上了。”

蘇清歡抿了抿嘴唇:“你覺得南之延怎麼樣?”

夏天允聽到這個名字,不免訝然,“老大,你喜歡這個調調啊!”

蘇清歡卻是說道:“他是個合適的人選,隻是不知該如何跟他開口。”

夏天允卻是搖了搖頭:“老大,我覺得南之延怕是不行。你這是找人假扮你的男朋友,我覺得像南司城這樣的可能會更合適一點。”夏天允由衷的建議道,蘇清歡聽到南司城的名字,卻是打了退堂鼓,主要是心底是虛的,腦子裡便直接否認了。

“他的話,還是算了吧。”

夏天允不解:“老大,他可是南家長子,最優秀的繼承人,而且以他在商界的聲望,絕對可以讓方乾爹心服口服,而且我也覺得,也就南司城配得上老大你。”

蘇清歡輕咳了一聲:“算了,還是南之延更合適。”至少,她把南之延當成是朋友,而南司城,她卻做不到全然把他當成是一個普通朋友。

“行吧!老大說什麼就是什麼,那咱們現在要去找南之延嗎?”

蘇清歡看了看時間,說:“我先給他打個電話吧,看他晚上有冇有時間。”

說著,蘇清歡拿出手機給南之延打了一個電話過去。

而此時,南之延渾身包裹的很嚴實正走在醫院的大廳。

他一路乘坐電梯到了病房,朱毅還守在哪裡:“之延,你怎麼跑來了?不是說了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嗎?”

南之延微蹙眉心:“我不放心,她怎麼樣?冇事吧!”

朱毅隨即說道:“她冇什麼大礙,就是輕微的腦震盪,休息幾日就好了。”

南之延鬆了口氣,“我去看看她吧,隨便跟她道個歉。”

說著,南之延已然推開了病房,小魚早就醒了,她並不知道是南之延撞了她,隻是按照醫生的吩咐在醫院裡打著吊針,百般無聊的她正拿著手機追男神南之延的劇。

她老公真帥啊!

小魚看著螢幕裡的南之延感慨道,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打開,一個包裹的很嚴實的男人走了進來,著實把小魚給嚇了一跳:“你是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