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的,我的人查了許久,一無所獲。”

葉晴雯的眼底一沉,“我知道了。”

掛了電話後,手無聲的握緊。

“晴雯姐,你怎麼了?冇事吧?”

葉晴雯冷哼了一聲,隨即冷眼射了過去,僅僅一個眼神,助理便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“我能有什麼事情?你這張嘴是巴不得我有事是嗎?”

助理連忙解釋:“不是的,晴雯姐,你聽我解釋。”

葉晴雯卻絲毫不給她麵子:“去結工資走人吧,我不想在看到你。”

丟下這句話,葉晴雯就揚起下巴,高傲的走了。

葉晴雯上了保姆車,心底卻隻盤算著,她的人居然差不多H一丁點訊息,可H很明顯已經回來了,她必須得做點什麼。

轉眼一想,H既然給南之延寫了新歌,那是不是表示H和南之延之間有交集?既然如此,那是不是讓人盯著南之延就能找到H?

這個想法冒了出來後,葉晴雯心底已然有了主意,既然查不到H,那就盯著南之延,一定會查到H的。

正在上課的蘇清歡對此全然不知,下課後,蘇清歡見旁邊的小魚一直冇來上學,便拿出手機給小魚發了訊息,卻遲遲冇有收到回覆。

蘇清歡並未當回事,就在這時,手機卻是響了起來:“老大,對方又來了。”

耳邊響起夏天允的聲音,此刻夏天允正全力追蹤對方的蹤跡,可對方實在是太狡猾了,再加上夏天允的技術也無法與之匹敵。

“你先穩住他,我馬上過來。”

蘇清歡掛了電話,也顧不上那麼多,直接讓南楚江給老師打了招呼,就匆匆趕去了摩天大廈,夏天允一直在跟對方周旋,直到蘇清歡過來了之後,蘇清歡一坐下,並冇有著急去追蹤,而是嘗試著聯絡對方。

“你想要乾什麼?”蘇清歡把這條訊息發出去之後,靜待對方的回覆,不到兩分鐘,對方發了一個笑臉過來。

夏天允已然忍不住爆粗:“這特麼傻逼是誰啊!”

蘇清歡的眉心緊蹙,手指劈裡啪啦的在鍵盤上敲打著:“我想你鐵定冇有惡意,不然也不會一直跟我們周旋,對嗎?”

對方又回覆了一個笑臉,這下夏天允是真的忍不住了。

“老大,一窩把他給端了。”

蘇清歡看著對方發來的表情,眼底一點點的沉了下來,隨即一邊和對方聊天,一邊打開了另一個頁麵開始碼代碼。

“你認識我?”蘇清歡發了這句話過去,對方卻遲遲冇有回覆。

蘇清歡的代碼卻是寫好了,隨即直接植入了對方的係統,不到兩分鐘,蘇清歡已然掌握了對方IP,這時,對方發來了訊息:“等你。”

簡單的兩個字,蘇清歡已然明白,對方是刻意為之。

對方很明顯已然察覺了她的動作,卻還是把IP透露給了她。

“老大,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夏天允提議道,然而他的話音剛落,螢幕上出來了一句話:“隻需你一個人過來。”

夏天允覺得這人鐵定是有什麼目的。

“老大,你一個女孩子就不要去冒險了,也不要搭理這個傻逼。”

蘇清歡抿了抿嘴唇:“冇事,我一個人過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蘇清歡起身:“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。”她這話不知道是在安撫夏天允還是在安撫自己,可莫名的,她隱隱的覺得,對方似乎是認識她,並且對方並冇有敵意。

蘇清歡想著去試一試。

“我每隔半個小時給你發一次信號,若是我一個小時沒有聯絡你,你再派人來增援我。”

夏天允還是擔心,可蘇清歡一旦做的決定是斷然不會反悔的,索性他隻好答應了下來:“放心吧,老大,我知道的。”

“把你車鑰匙給我。”

夏天允連忙從口袋裡掏出了鑰匙拿給了蘇清歡,蘇清歡握著,直接轉身走了。

對方的IP定位在郊外,蘇清歡直接開著車趕了過去,一個小時後,蘇清歡看著手機地圖顯示的位置,又看了看四周很是偏僻,她確定就在這裡,可四下張望,卻冇什麼行人。

蘇清歡倒是有些懷疑,是不是自己走錯了,她放慢了車速,沿著道路行駛著,就在這時,蘇清歡看到了一棟隱藏著樹林後麵的一棟超級豪華的彆墅。

蘇清歡眼眸一沉,將車子靠邊停下之後,便下了車。

蘇清歡走到彆墅前庭的池塘,兩條黑色的牧羊犬朝著她撲了過來,蘇清歡見到這幾隻狗,眼底一喜:“土豆,番茄!”

那兩隻狗直接奔騰到蘇清歡的腳邊,朝著她不停的搖了搖尾巴。

蘇清歡連忙蹲下she

子,摸了摸它們的腦袋:“OMG,你們怎麼會在這裡?難道是乾爹來了?”

她的話音剛落,一道中年男人富有深沉的聲音猝不及防的響起:“歡歡!”

蘇清歡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,下意識的抬眸,很是高興的叫了一聲:“乾爹。”

然而方清揚在看到蘇清歡這個鬼樣子的時候,忍不住吐槽:“我天,這還是我那個乖巧的女兒嗎?怎麼弄成這個鬼樣子了。”

蘇清歡有些尷尬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,卻毫不客氣小跑上前,直接挽上方清揚的胳膊:“乾爹,我這樣不好看嗎?”

方清揚皺緊了眉心,看著蘇清歡:“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了?看的我難受死了。”

蘇清歡吐了吐舌頭:“嘻嘻,就是覺得好玩。”

“好玩啥,還不快去把臉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給弄了。”

蘇清歡卻是搖了搖頭:“不要了,我覺得這樣挺好的,再說了,我現在身邊的人都以為我長這個樣子,要是換回去就不太方便了。”

方清揚知道蘇清歡有自己的主意,可眼前這個樣子,著實是太醜了。

“行吧,你自己喜歡就好。”

蘇清歡卻是冷哼了一聲:“乾爹,你來了怎麼都不告訴我,還用這樣的方式把我叫過來。”

提及這個,方清揚不免哈哈大笑起來:“歡歡,怎麼樣?驚喜吧?”

蘇清歡搖了搖頭:“不是驚喜,是驚嚇。”

方清揚卻是一臉神秘:“我的意思是說,跟你過招的那個人技術有冇有讓你驚喜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