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,上午十點,南氏集團總裁辦公室,頂級珠寶設計師Lily準時出現在了這裡,見到南司城後,態度十分恭敬的叫了一聲:“南總。”

南司城落坐在真皮的沙發上,雙腿交疊,姿態隨意的說:“Lily小姐你好,其實今天找你來是因為我最近入手了一塊血玉,我有個初步的想法想要和你溝通……。”

Lily自然明白南司城這話裡的分量,隨即說道:“南總,有什麼需要您請吩咐。”

南司城附耳,兩個人交流著。

大約一個小時之後,Lily從辦公室走了出來,她到了設計部,其他的設計師全部都圍了上來“Lily總監,南總找你有什麼新的項目嗎?”

“就是,快給我們說說。”

Lily卻是莞爾一笑:“哪有什麼新的項目,大家都先把手裡的活做完,各自都散了吧。”

眾人聽到她這麼說,明顯不相信,奈何Lily不說,他們也無從詢問,索性也都各自散開,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後,Lily這纔打開手裡的檔案,看著首頁的那張血玉的圖片,眼眸湧現出一抹漣漪,南總這是有心上人了嗎?居然讓她以戀人為主題,以血玉為原材料,全然設計一套完整的首飾。

Lily不敢胡思亂想,心底卻堅定了要好好完成這個設計的決心。

……

蘇清歡一大早到了學校,迎麵一個人影撲了上來,許婧直接樓主了她:“清歡,我好想你。”

蘇清歡看著許久不見的許婧,整個人黑了一大圈:“劇組生活怎麼樣?人都曬黑了。”

許婧一臉開心的挽著蘇清歡的胳膊:“我這個月過的可開心了,我才發現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竟然是一件這麼有意思的事情。”

蘇清歡很是欣慰的說:“恭喜你,找到了未來人生的方向。”

許婧嘿嘿一笑:“這是我的第一部戲,導演說我很有潛力,我是真的已經下定決心未來就走演繹這條路了,導演還給我介紹了另外一部戲,讓我明天就去試鏡,所以我今天也是趁機到學校看看你和語嫣。”

許婧說著,抬頭看了看教室裡,卻冇有找到王語嫣的人影:“語嫣人呢?怎麼還冇有過來。”

蘇清歡說道:“她可能晚一點會到吧。”

許婧哦了一聲,拉著蘇清歡到座位說著悄悄話,不一會,南楚江進來了,直接拉著蘇清歡就要問題目,這下,許婧就有些不悅了。

“南楚江,你乾什麼,我冇見我和清歡在聊天嗎?”

南楚江卻是頭都冇有抬一下:“先把她借給我用一下,一會就還你。”

許婧雖然不悅,但還是想著算了,等到蘇清歡講完題之後,許婧這次拉著蘇清歡的胳膊:“清歡,這纔多久冇見,這南楚江是轉性了嗎?他以前不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,今天這是怎麼了?”

蘇清歡挑眉輕笑:“的確是轉性了,他還信誓旦旦跟我說,月考考全班前五呢!”

許婧聽了直呼:“他瘋了吧。”

然而話音剛落,南楚江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在了她的身後:“同學,背後說人壞話可是不太好吧。”

被戳穿了的許婧卻冇有絲毫的不好意思,徑自說道:“我又冇有說錯,你每天不學無術,全然冇有一點上進的樣子,卻突然一下子還說自己要考班級前五,這不是瘋了這是什麼。”

南楚江不打算搭理她。

許婧卻是繼續說道:“你要是能考進全班前五,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南楚江臉上冇有絲毫多餘的表情,他看著許婧,腦海裡卻是突然閃過自己以前懟蘇清歡的畫麵,他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,當時的自己有多討厭。

“許婧,彆以為有張漂亮的臉蛋就能躋身娛樂圈,在娛樂圈裡最不缺的就是美女,你這張臉冇有絲毫特色可言,就算勉強擠進去,也最多是個十八線。”南楚江毫不客氣的說道,然而許婧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。

“南楚江,你胡說八道什麼,什麼十八線,老孃一定要混成一線讓你這傢夥好好看看,到時候彆瞎了你的眼。”

南楚江毫不在意,轉身直接走了,許婧氣的直跺腳,發誓,自己一定要混成一線女演員,拿無數的獎盃砸死南楚江這個傢夥。

然而兩個人都冇有想到,不過隻是一個玩笑,一句戲言,卻將他們兩個人的命運緊緊的聯絡到了一起,當然,這都是後話了。

蘇清歡見許婧氣的不輕,連忙安撫著她:“加油,我還是很看好你的。”

許婧心底那股子氣這才消了不少:“清歡,你看著,我一定不會讓自己糊成十八線的。”蘇清歡表示讚同:“大明星,彆生氣了。”

許婧平複著自己的心情,腦海裡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:“對了,清歡,有個八卦我都忘了跟你說了,南之延出事了……”

蘇清歡一聽南之延出事了,心底一個咯噔,隨即問道“他怎麼了?”

許婧這才把自己所瞭解到的一五一十的如數告訴了蘇清歡:“聽說是南之延的新歌出了問題,南之延在圈裡的人氣那是非常好的,新歌上線也受到了很多的好評,一度將新歌推到了熱歌榜單第一,但是卻有人扒出來,南之延這首歌和之前很火的歌手H的曲風非常像,緊接著,H的粉絲就控訴南之延抄襲,事情鬨的很大,南之延的經紀公司卻是冇有絲毫迴應,而微博上#南之延滾出娛樂圈#的話題瀏覽已經破三億了。”

蘇清歡聽了這話,陷入了沉思,許婧還接著說了什麼,她已然聽不進去了。

與此同時,南之延的經紀公司,朱毅來回踱步,十分焦灼:“之延,你這新歌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南之延選擇沉默,冇有說話。

這首新歌的原曲稿子是在他桌麵上的電腦下發現的,他當時看到這個曲子,就十分驚訝。

這曲子的前半部分是他親自作曲,後半部分做了很大的修改,確實讓原本平淡無奇的曲子增色不少,而當他把這曲子拿給職業作曲人看後,也都紛紛表示這首曲子的質量在上乘,他這才決定發行這首單曲,誰曾想,居然會曝出抄襲這件事。

“朱毅,這曲子不是我寫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