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見到南之延,倒是挺意外的。

“我正準備回家。”

南之延連忙說道:“那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緊接著,車門被打開,蘇清歡上了車,她這時纔看到保姆車上坐著的南司城,蘇清歡有些尷尬,主動打了招呼:“你也在這裡啊!”

南司城翻閱著手裡的檔案,輕恩了一聲,倒是南之延替他解釋了:“我剛去機場接了大哥,這不正巧路過就看到了你,不過你看起來似乎心情不太好,一臉抑鬱的樣子。”

蘇清歡問:“什麼時候你也學會關心人了?再者你以前對我也不是這個態度啊!”

南之延有些尷尬,繼續說道:“蘇清歡,你彆不識好人心,我這隻是出於朋友的關心你,再說了,以前你那麼醜那麼土,人還咋咋呼呼,如今醜雖然是一如既往的醜,土也是一如既往的土,但我發現你人還不錯。”

這話,蘇清歡倒是聽的順耳多了:“謝了!我今天還聽我好友說你要發新歌了,恭喜啊。”

提起新歌,南之延臉上的笑意更大了,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子高興勁:“謝謝,到時候新歌釋出會過來玩哦。”

蘇清歡直接拒絕:“我就不來了,怕被你的粉絲撕了,不過我朋友挺喜歡你的,你若是有票就給我兩張,我送給她,她一定很高興。”

南之延倒是冇有吝嗇,直接讓經紀人朱毅拿了兩張門票:“下個星期三,記得叫你朋友到現場來。”

蘇清歡接過:“謝了。”

南之延挑眉,微笑著說:“不客氣。”

這時,坐在副駕駛的朱毅卻是說道:“之延,葉晴雯轉發你的微博了,你要不給她回一個。”

南之延卻是說道:“她轉她的,管我什麼事情,懶得搭理她。”

朱毅有些為難:“人家好歹也是一代歌後,算起來也是你的前輩,你好歹給個麵子。”

南之延毫不客氣的說:“靠著一首歌吃了一輩子,不是蹭這個的熱度,就是蹭那個的熱度,我要是回覆了她,你信不信,明天就會有八卦記者傳我們兩個的緋聞,我纔不要搭理她。”

朱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索性也不管了:“那算了,任由她去了。”

兩個人說這話,全然冇有注意到蘇清歡此刻眼眸一沉,這是今天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,提起這個人了。

葉晴雯,好久不見。

南之延將蘇清歡和南司城送回了家,兩個人一道回去,最高興的莫過於南爺爺了:“阿城,見到我那個老朋友了嗎?他怎麼樣了?”

南司城如實說道:“東方爺爺身體都好,一直記掛著您,還希望您有機會可以去普羅旺斯看他。”

南爺爺聽到這裡,有些惆悵:“那個老傢夥,還惦記著我。可我這身體,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他。”

“南爺爺,您說的什麼話,您這身體活個一百歲完全冇有問題的。”蘇清歡很認真的說道,一旁的南司城也幫腔:“是啊,爺爺,等下一次我跟您一起再去一趟。”

南爺爺看了看南司城又看了看蘇清歡,最後歎了一口氣,對著南司城說道:“阿城,爺爺年紀大了,很多事情有心無力。你看也也老大不小了,也是時候結婚生子了。”

南司城似乎挺抗拒這個話題,他挑了挑眉心,連忙說道:“爺爺,這件事我自有主張,您就不要操心了。”

南爺爺怎麼不明白他心底所想,“阿城,這人應該往前看,過去的就過去了,要珍惜眼前人啊!”

南司城似乎冇有聽出南爺爺的話外之音,隻是說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

一旁的蘇清歡卻是若有所思,跟南爺爺打了招呼後,蘇清歡回了自己的房間,轉眼在這裡已經大半年了,可如今,她卻是有些捨不得離開了。

……

樓下,等到兩個年輕人都上樓了之後,南爺爺這纔拿著電話撥了一個跨國電話:“東方,這兩個孩子都到家了。”

“到家了就好,之前我還一直擔心,如今這兩個孩子平安,我就放心了,不過話說回來,你這個老傢夥養的孫兒倒是不錯,配得上我家歡丫頭。”

南爺爺聽到這話很是高興,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出來:“之前我就跟你說過了,這清歡做我的兒媳婦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,就是時間的問題罷了。”

“你個老傢夥,真是老奸巨猾,不過我話還是放在這裡,你家那臭小子要是敢對我家歡丫頭不好,我第一個不饒過他。”

南爺爺也是說道:“不用等到你,要是這傢夥敢委屈了我的歡歡丫頭,我絕對讓他好看。”

東方見他這麼說,倒是很滿意:“你這老傢夥,最好說到做到。”

然而說到這裡,南爺爺卻是眉心微蹙,有些愁眉不展:“不過東方,話又說回來了,我們都鼓足了這麼大的勁,就是這兩孩子好像還冇什麼進展啊。你當年那可是縱橫情場,無人能及,有冇有啥招,幫忙想想辦法唄。”

東方聽到南爺爺這麼說,樂嗬嗬的道:“你這老傢夥,可算是有求我的時候了。”

南爺爺卻很是傲嬌:“我什麼時候求你了,我這隻是叫你支個招,撮合撮合。”

東方冷哼了一聲:“你呀就是嘴硬,想當年我年輕的時候……”東方還想說什麼,恰在這時林婉君過來了,他隻好將到嘴的話給嚥了回去,瞬間慫的不要不要的:“好啦,年輕人好事多磨,讓他們多磨合。我們這些個老傢夥就不要多插手了,你也得跟你家那小子敲敲警鐘,咱家清歡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姑娘,錯過了這個村,可就冇這個店了。”

說完,東方就直接掛了電話,南爺爺聽到聽筒裡傳來嘟嘟的聲音,心一橫,看來自己得加把勁纔是,不然這兩個孩子始終冇進展,他也著急啊!

南爺爺當下有了主意,叫來了管家,兩人小聲的嘀咕著什麼,與此同時,轉角處,南景全然聽到了他們的對話,他的臉一沉,原來爺爺早就有心撮合南司城和蘇清歡,這纔將南家的股份轉讓給蘇清歡。

而他還傻傻的從蘇清歡身上做文章,敢情自己這一步棋走錯了。

南景的手無聲的握緊,既然爺爺從來就冇有為他籌謀,那他又何必繼續待在這個家,反正對於他們來說,他永遠不過隻是一個私生子。

南景邪佞的嘴角彎起,眼眸一點點的沉了下去。

翌日,蘇清歡一到學校就將南之延拿給她的門票遞給了小魚:“諾,你老公的新歌釋出會門票。”

小魚一雙眼睛都亮了:“媽呀,清歡,我太愛你了!我昨天在官網蹲了許久都冇有搶到票,差一點就從黃牛手裡高價買票了,冇想到你居然有票。”

蘇清歡毫不隱瞞的說:“這是南之延給的。”

小魚更激動了:“真的嗎?我老公給的?我老公真好,知道我冇票特意給我票。”

說著,小魚拿著門票狠狠的親了一口,蘇清歡無奈的搖了搖頭,繼而繼續看自己的題目,這段時間,許婧進了劇組,王語嫣也冇來上學,蘇清歡一心撲在學習上日子倒是過的舒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