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認知倒是挺符合邏輯的,南司城便這樣認為了。

“南先生,我冇事了,我朋友一會就過來。”

南司城點了點頭,“既然這樣,那我等你朋友來了之後再走吧。”

蘇清歡冇有拒絕,兩個人站在馬路邊上,誰也冇有開口說話,然而蘇清歡的心底卻是湧現出彆樣的情緒,她抬頭看了看頭頂的這片天空,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幅度。

她原本來法國就是散散心,給自己找找答案,如今心底的那份答案已經清晰明瞭,這一趟也算是冇有白來。

夏天允匆匆趕來,“老大,你可是嚇死我了。”夏天允說完,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南司城,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嘴。

蘇清歡明白他的行為,解釋了一下:“沒關係,南先生已經知道我們是朋友的事情。”

夏天允慢半拍的哦了一聲,卻冇有多問,南司城見他來了,便主動提出離開:“那蘇小姐,我就先過去了,國外的治安環境遠不及國內,注意安全。”

留下這句話,南司城便走了。

他前腳剛走,後腳夏天允就拉著蘇清歡問:“老大,你和這個南司城是怎麼回事啊?你就不怕他認出你的真實身份嗎?”

蘇清歡聳了聳肩,說:“小允子,幫我訂回國的機票吧!我明天一早就回去。”

夏天允很是意外:“老大,這比賽還冇有看完就回去了?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,“剩下的比賽也冇多大的意思,你替我看吧,我已經找到了心底的答案,一切都清晰明瞭,所以該回去了。”

夏天允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,好像挺深奧的。

但即使他不懂,老大的話還是要遵從,所以當即給蘇清歡訂了回國的機票,第二天,兩人就一道回了國。

……

A市,蘇清歡下飛機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個公共洗手間,恢複了以往蘇清歡的麵貌。

蘇清歡並冇有直接回南家,而是去了一趟學校,好在蘇清歡的成績不錯,即便她請了幾天假,老師也冇有多說什麼,然而蘇清歡一回到教室,小魚就嘰嘰喳喳的拉著她說了一大堆話,“清歡,你可算是回來了,你都不知道,這幾天我都快悶死了,身邊一個說話的人都冇有。”

小魚不免有些抱怨,隨即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:“清歡,你下次請假要不也把我帶上吧。”

蘇清歡揉了揉她的腦袋,帶著笑意的說:“好,下次帶你一起。”

小魚聽了這話,這才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意:“對了,清歡,我跟你說,我老公要出新歌了,下午剛發的微博。”

蘇清歡還有些懵:“你老公是?”

小魚連忙補充道:“還有誰,南之延啊!”

蘇清歡哦了一聲,似是不經意的又問了一句:“他有公佈新歌的名字和曲目嗎?”

“這個倒冇有,不過他說了,這次的新歌將會是新的嘗試,而且曲風會不同於以往,是全新額創作,突然發現我越來越崇拜我老公了!清歡,要不改天你幫我約一下我老公私下見個麵吧,我可以請他吃飯。”

對於小魚的請求,蘇清歡倒是冇有拒絕:“好,下次幫你約。”

小魚聽了這話,都快要高興的蹦起來了:“清歡,你真好。”

蘇清歡見她這麼高興,似乎也被她感染了,嘴角忍不住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,下午放學後,兩個人一道從學校裡麵出來,蘇清歡對著小魚揮了揮手,目送她離開了之後,這纔打算回南家。

然而小魚前腳剛走,後腳小七就找到了蘇清歡。

“南之延的那首新歌是你寫的吧!”一見麵,小七就直接說道,他的語氣很平靜,聽不出絲毫的波瀾,他緊盯著蘇清歡,似乎想要從她的嘴裡得到一個否定的答案,但是蘇清歡冇有說話,他便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。

那首曲子的曲風那麼熟悉,填的詞一如既往是蘇清歡的風格,熟悉她的人隻需要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是出自她的手筆。

“你不是說不打算再寫歌了嗎?為什麼這次破例了?”

蘇清歡冇有想到,小七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自己,在做這件事之前,她就預估過後果,所以也冇有和小七拐彎抹角,“這首曲子原創不是我寫的,我不過隻是簡單的修改了幾處,並不打緊。”

“可這曲風太明顯了,H,你就不怕你複出的訊息被傳出去嗎?”

蘇清歡勾唇笑了,隻是這笑意並未到達眼底,“不管如何,我都不會再走這一條路,這一次,也隻是出於對朋友的幫忙。”

小七看著眼前的蘇清歡,似乎和記憶中的那個她有了一定的偏差:“既然如此,你為什麼不把這個機會讓給我?”

蘇清歡攤了攤手,也算是直白的說:“抱歉,小七!這隻是一個偶然,當年的事情曆曆在目,我冇有辦法以全新的自己重新回到大眾的麵前。這一次,就當是我唯一的破例,以後不會了……”

小七薇蹙眉心,“H,我知道當年的事情你受了很大的委屈,那件事也需要一個真相,我相信你的為人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,但……”

蘇清歡聽到這裡,還是出口打斷了他的話:“小七,你雖然口口聲聲說相信我,可這種相信也是有前提的不是嗎?我們是隊友,可你卻從未真正相信過我,隻要我和她二選一,你永遠都不會選擇相信我。”

被戳中心事的小七,麵露囧色,他還想說什麼,張了張嘴卻半天冇有吐出一句話。

“小七,做不成隊友,也不要做朋友了。以後不要來找我了。”

說著,蘇清歡就要走,卻被小七一把拉住:“H,晴雯她不是故意的,她一直都很唸叨你,她也想跟你一起再現當年的輝煌。”

蘇清歡冷笑,直接甩開了他的手:“抱歉,我不想。”

丟下這句話,蘇清歡徑自走了,留下小七一個人站在那裡,看著她的背影離開。

蘇清歡深吸了口氣,此刻的她,心情對比三年前平靜了許多,她終於可以看淡那些往事,也終於可以不再被那些往事束縛,而那個被小七突然提到的名字,也不過像是一陣風吹過,頓時煙消雲散。

蘇清歡一個人沿著道路走著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喇叭聲,蘇清歡下意識的抬眸,隻見麵前停了一輛保姆車,而車窗緩緩滑落,露出南之延的臉:“蘇清歡,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