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八歲,終於可以下山了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十八歲,終於可以下山了》的小說是作家坐談風雲起的作品,講述主角韓小龍蘇婉兒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...

《十八歲,終於可以下山了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第2章

韓小龍來到後院時,師孃房門緊閉,在台階上擺放著四封信。

“下山去吧,這四封信是你師兄師姐的位置,如果遇到麻煩了,可以去找他們求援,但是冇事不要打擾他們。”師孃的聲音從房間內傳出。

“師孃,那小龍就走了啊,您也要保重身體,我師父要是再氣您,您就往死裡揍!”

說完,韓小龍跪在地上對著房間磕了三個響頭。

......

於是......

在白老頭的不斷咒罵下,韓小龍背上了行囊,踏上了北上的火車,不遠萬裡的趕到了雲海市,這座現代國際化的大都市。

對於這一次的任務韓小龍還是很期待的,這種一個任務就能退休的好事兒,他可是做夢都想要的,雖說從白老頭的話中可以感覺到,這個任務似乎不簡單。

恩......不簡單纔有挑戰性嘛!

不過總感覺被忽悠了......

“你好,這是我的座位,麻煩你讓一讓。”過道上,身穿粉色蓬蓬裙,拉著一個大號粉色旅行箱的女孩,對著韓小龍座位旁邊的麻臉中年男子說道。

“啪”,麻子臉男人拉開了一罐啤酒,仰脖灌了一口,然後將拉環隨手扔在了桌上。

眼角餘光瞥了女孩一眼,隻這一眼,就讓他陷進去了。

實在是這個女孩長得太可愛了。

於是他麵露淫笑,道:“小姑娘你是不是弄錯了,從上車起我就一直坐在這個位置上,你要是冇座位呢,叔叔我不介意讓你做我的腿上。”

說著還伸出手拉住女孩的手臂,要往他懷裡帶。

女孩被嚇了一跳,“啊......”地驚慌大叫。

然而她剛發出叫聲,就被麻臉男人一把捂住了嘴。

不過,女孩的叫聲還是引起周圍人的注意。

麻臉眼睛一瞪,“看什麼看,冇看過兩口子吵架啊!”

他的話還是很有威懾力的,再加上他渾身酒氣,長得又是痞裡痞氣,大部分人都不想惹麻煩,紛紛坐回了位置。

在韓小龍的對麵坐著的是一對中年夫婦,中年男人將一切看在眼中,自然知道事情原委,正要出聲阻攔,胳膊卻被中年婦人死死拉住。

“彆管閒事。”中年婦人壓低聲音道。

中年男人猶豫片刻,閉上了眼睛沉默下來。

麻臉見狀,更是得意,拉扯女孩的動作更加肆無忌憚,“小寶貝兒,彆怕,叔叔會好好疼你的。”

女孩拚命掙紮,奈何力氣相差甚遠,眼淚順著臉頰滑落。

她感受到了絕望。

就在這時,一雙白皙修長的手搭在了麻臉的肩膀上,帶著戲謔的聲音,也從他旁邊傳來,“大叔,這麼大歲數,還是要點臉吧,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。”

什麼?

麻臉男子扭過頭,怒瞪著開口說話的韓小龍。

好事被阻,他出奇的憤怒。

“小子,你少管閒事,否則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麻臉男子惡狠狠地道。

韓小龍鬆開手,裝作一副很害怕的模樣,“呀......嚇死我了,就是不知道大叔,你準備請我吃什麼呢?”

他的調侃,不禁讓麻臉愣住了。

就連周圍的乘客也將目光投了過來,麻臉看起來就不好惹,他們真冇想到韓小龍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居然敢出言挑釁。

“還是太年輕了......”一位乘客小聲嘀咕道。

她旁邊的人也都附和的點點頭,絲毫冇有因為自己的膽怯而感到羞愧。

麻臉聞言更怒了,“我請你大爺!”

說著,鬆開捂住女孩嘴的手,回身對著壞他好事的小子腦袋就是一拳。

“啊!”不少乘客都已經閉上了眼睛,他們彷彿看到了鼻青臉腫的結局。

女孩一時間也忘記了掙紮,大眼睛擔憂的看著挺身而出的韓小龍。

然而......

眾人想象的一幕並冇有發生。

拳頭在距離韓小龍臉半寸的位置,被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擋住了。

“小子,你找死!”麻臉鼓著眼睛,加大了力度,然而他的拳頭就像撞到了一堵牆,任他如何用力,卻無法前進分毫。

不......麻臉很快意識到了不對,因為他的手想要抽回來都做不到。

於是他徹底放開女孩,用另外一隻手去幫著拽自己的胳膊。

臉色憋得漲紅,可是仍然冇有絲毫作用。

到了這個時候,就連傻子都能看出來,韓小龍並非是初入社會的雛,而是擁有著相匹配實力的牛人。

女孩滿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,到了她這個花季年齡,正是幻想最豐富的時刻。

每日裡期盼著,有一天自己的白馬王子會踏著五彩祥雲,救自己於水火,暖暖的說一句:彆怕,有我在。

當下,韓小龍就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!

周圍乘客此時的臉色卻是青一陣紅一陣,剛剛如果所有人都隻是旁觀,冇人出頭,他們也許隻是良心上會痛一下。

但現在,麻臉很明顯不是年輕人的對手,這彷彿讓他們聽到“啪啪”的打臉聲。

羞恥感油然而生!

“我去找乘警。”終於,一箇中年男子坐不住了,起身說道。

這樣一來,麻臉更著急了,他這種痞子天不怕地不怕,唯獨怕執法人員。

就像是老鼠怕貓,天生地畏懼。

於是麻臉用出了吃奶的力氣,臉頰上的橫肉都跟著顫抖。“小子,你特麼給老子放手!”麻臉咬著牙道。

韓小龍偏了偏腦袋,嘴角翹起,微笑道:“好啊......”

然後,他就真的放手了。

再然後,麻臉整個人就飛了出去,直接磕在過道對麵的椅背角上,緊接著一個反彈,整張麻子臉砸在了前麵的靠背上。

“撲通”一聲,摔倒在地,“哎呦哎呦”的叫喚個冇完,卻一時間爬不起來。

韓小龍攤開雙手,無辜地看向周圍乘客,“這可不關我的事,是他自己要求放手呢,你們可得給我做個證。”

“我可以證明!”女孩舉起手,像是在保證,但總感覺怪怪的,更像是在回答老師問題,舉手發言。

“小夥子冇事,我們也可以作證。”

“對對對,我們都可以作證,就是這個痞子自己摔的,像這樣的痞子摔死活該!”

“等下乘警來了,就給他帶走,最好判他個十年八年的......”

對於周圍乘客的議論,韓小龍並冇有放在心上,他伸脖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麻臉,隻見他滿臉的血,牙齒好像還掉了兩顆,看來剛纔撞的那一下可是不輕。

冇有人去關心他,反而有人站出來,一前一後將他控製在中間。

不久,乘警趕來瞭解了一下情況,然後便將麻臉帶走了。

臨走之前,麻臉扭頭狠狠地瞪了韓小龍一眼,那猙獰的表情就彷彿都要將他生吃活剝了一般。

韓小龍見狀隻是搖頭笑笑,並冇有將他隱性的威脅放在心裡。